8/01/2009



「為甚麼溫柔的總是風」?

 
 
「為甚麼溫柔的總是風」?
(莊式故事  之二  E)
…………………………………………………*李察
(問到底 No.7474   2009 0801     Saturday)
 
   蜈蚣走了之後,蛇就更落漠了。這世界上,蛇是
沒有朋友的。其他生物見到了蛇,都像見鬼一樣。從
來沒有生物跟蛇談話的。蜈蚣也許不知道,蛇已經把
蜈蚣視同知己。蛇會把財產分一半給蜈蚣,如果蜈蚣
遇見凶險,蛇也會拚命保護。但蜈蚣走得太早了。
 
   也是蜈蚣走了之後,蛇才第一次注意到,自己真
是沒有腳的。蛇懶懶的離開了枯樹,身體壓在泥土上。
泥土裡佈滿枯樹葉,還有個小小的水漥。蛇忽然覺得,
這一切都異常討厭。
 
  「我的腳,我的腳,我的腳在那裡!」
 
   蛇不住扭動身軀,把身體扭得好像一團亂繩,更
把地上的枯葉和泥土,搞得亂七八糟。這一場瘋狂的
蛇舞,也不知玩了多久。蛇舞得倦了。偶然抬起頭來,
看到遠方的樹巔上,好像有隻烏鴉,正在陰沈沈看著
自己。蛇生氣起來:「有甚麼好看!」蛇像一枝箭那
樣,逕直往樹巔射上去。卻不料,那烏鴉把翼一張開,
三兩下,已經飛到另一棵樹上。只剩下可憐的蛇,勾
在一根樹枝上,好像打鞦韆,卻無法飛往另一棵樹去。
 
   或者,我們從未曾見過一條憂鬱的蛇。到底,憂
鬱的蛇,會像是這樣的嗎?蛇把一半尾巴,勾纏在樹
枝上,就任由自己吊著,一動不動。過度傷感的蛇,
已經把生死置諸度外,甚麼都不理了。
 
   風就是這時來到的。
 
   也許,風是一視同仁。所有的樹葉,所有的枝杈,
所有的花,所有的草,同時抖了起來。
 
   又也許,風特別探訪的,是這一條可憐的蛇。風
在蛇的鱗片上撫過。雖然蛇剛才在泥漿上玩過,但一
點都沒有弄髒。每一片,都好像珍珠。正在陽光下,
散發七色彩焰。
 
   或者是因為這些鱗片吧。風沒有像吹過樹枝那樣,
過去了便是過去了。風好像被鱗片吸引,只是纏著蛇
那吊著的身體,轉了好一會,都沒有離開。
 
   從來沒有其他生物,曾經如此撫弄蛇的身軀。
 
   蛇吃驚地睜開眼睛。是誰,如此溫柔把我撫弄?
但蛇很快又把眼睛閉上了。或者,蛇是害怕了。蛇怕
自己張開的眼睛,把溫柔趕跑了。又或者,蛇寧願相
信這是一場夢。是誰在夢中,如此溫柔纏上了我?
 
    蛇和風的對話,便是如此展開的。
 
    「朋友,你是風麼?」
 
    「如果我不是風,又是甚麼?」
 
    「如果你不是風,你也不會來找我了。」
 
    「很多人會來找你呢。」
 
    「沒有的,沒有的。你知道嗎?從來沒有人找我
的。」
 
    風發出一陣哈哈大笑。把附近的一叢竹,幌得前
傾後倒:「沒有人?沒有人?剛才你在睡覺,老鷹已
經在上面窺看了。如果我沒有來,怕你早己被老鷹抓
去了。」
 
   「啊,是嗎?謝謝你保護我。但是,我已經不介
意了。」
 
    「老鷹會把你的皮剝開,吃你的肉呢。那邊的懸
崖上,還有很多吃剩的蛇屍體,怪難看啦。」
 
   「那又有甚麼關係?這樣的世界,死了倒乾淨。」
 
    「你好像很不快樂呢。」
 
    「我不知道甚麼叫做快樂。」
 
    「噯,請你不要這樣。」
 
    「我也不想這樣。」
 
    「剛才我看見你還很逍遙呢,吊在樹上,好像打
鞦韆。」
 
    「我只是不想落地。」
 
    「為甚麼不想落地?」
 
     「因為、、、,因為我沒有腳。」
 
     「哈,這真是奇怪的理由。你不是不需要腳的
嗎?」
 
    「甚麼不需要?每個人都有腳。蜈蚣還有一百雙
腳。我卻一隻都沒有。我只能用肚皮爬路。想想看,
在那些爛泥上爬,真是比蒼蠅都不如。全世界最低賤
是我。難怪我一個朋友都沒有。」 
 
  「沒有腳的,也不止你一個。」
 
  「真是笑話。請你告訴我,地球上,還有誰是沒
有腳的?」
 
    「我就是沒有腳的。」
 
    「哦,是的。你是風,你吹得那樣快,沒有腳也
沒有關係了。」
 
   「噢,是嗎?你是蛇,你跑得這樣快,沒有腳,
更加沒有關係了。」
 
 「哈,你說得真對。」
 
    「哈哈,我們都說得真對。請告訴我,你沒有腳,
怎樣走路呢?」
 
    「我只是用肋骨去爬。我可以爬得很快的。如果
舉行森林賽跑,相信也不會輸。」
 
    「啊,真是。不過,我相信你可能不夠我快呢。」
 
    「噢,這當然。你肯定是比我快的。我只是奇怪,
你沒有腳,你連身體都沒有,怎麼這樣快呢?你一定
是全世界最快的,我真是為你高興。」
 
   「哦,那又不是的。我雖然快,但還是有人比我
更快。」
 
    「這不可能。誰可以比你更快?﹂
 
  「、、、、、」
 
    說到這裡,風忽然不言語了。蛇等了一會,見沒
有了答話,立即恐慌了起來。因為蛇害怕風會好像蜈
蚣那樣不告而別,走了也不知道。
 
  蛇開始向四周張望。很明顯,風己經不存在了。
森林裡是死寂一片。所有的枝條、樹葉、小草、花、
都不再活動了。風已經走了。
 
  「風呀,你走了嗎?你再見也不說一聲嗎?」蛇
顫著聲,幾乎要哭出來。
 
    「沒有,我還在這裡。」
 
  蛇趕忙張開眼睛一看,四周又再活動起來,這
才稍為放心了。
 
(李察按:莊式故事,下周二再續。明天請看星期天
籟和聖經筆記。後天請看周一人物。)
 
 
李察顧問服務
查詢電話 2559-4690
★(寶貴意見,大家分享。請寫到以下電郵地址:
Academy2008@hotmail.com
★(或請直接鍵入以下的 "comments" 連結點:
(or, click the "comments" link below.)
(本文貼出日期: 2009.8.1. 香港時間: 4:45 pm)
(明天問題:)

 



用部落格分享照片、影音、趣味小工具和最愛清單,盡情秀出你自己 — Windows Live Spaces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