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4/2012

莊子怎樣說「井底之蛙」的故事?









  井底之蛙的故事,經歷兩千多年的流傳,已經失去了本來的震撼,變成了譏諷眼光狹小者的故事:一隻眼光狹小的蛙,長期居住在井底,無法了解外面的世界。

 

  而偽莊子解釋這個故事,則是以為:一切只要順乎自然,居住在井底的青蛙,也可以是同樣快樂的。

 

  在古印度,同樣流傳著井底之蛙的故事(Kupa manduka)。但印度哲學的解釋不同。印度人以為,人都是被自己的認識能力限制的,就好像一個井那樣。當人盡量努力,擴充自己的知識,就像是把井擴大了。而一個大些的井,仍是井。青蛙如果跳出去,只會跳進另外的一個井裡去。到了最後,整個的宇宙,也只不過是一口大些的井而已。(參考Devdutt Pattanaik 在The Times of India(Sept 8, 2011) 的文章: 「Frog in the well」)

 

  但莊子的意思,不是這樣。「逍遙遊」的寓意是:如果我們擴闊視野,就會看到宇宙之「大」。而「大」是一種境界。而這一種境界,會引領我們看到宇宙人生的真正意義,使我們「無待」,得到真正自由,充份發揮生命。逍遙遊,就是要往「無窮」中暢快遨遊,以有限的人生,探索於無窮的宇宙。

 

  何謂「大」?生活在微細瑣事中的普通人,是很難明白的。後世的偽莊子無法了解這一個觀點,就索性把意思改了。把「大」的境界,變為「大小對立」的思想。以為就算是大,也沒有甚麼了不起。小有小的好處,大有大的好處,云云。

 

  今天,我們以莊子思維的法則,重新檢視厚厚的「莊子外篇」和「莊子雜篇」,就可能發現到,其中大約有十幾段故事或者軼事,是和莊子宗旨相合的。井底之蛙的故事,就是其中之一。

 

  只是,這十幾段文字,都曾經被漢朝的偽莊學者刪改,添加了庸俗的說教。但這也有好處:故事仍然存在,忽略說教部份,就可能得到莊子的真正意思。

 

  「井底之蛙」的原來故事如下:

  

  在淺井中居住的青蛙,有一天,碰到了東海的巨鱉。青蛙對巨鱉說:「你看我多麼快樂。我的井,外邊有井欄,裡面有磚縫。都是我跳來跳去的好地方。在水中,水只來到我的腮邊和腋下。在泥裡,泥也剛好浸沒我的腳背。無論是井中的紅蟲,螃蟹還是蝌蚪,都沒有我那樣快樂呢。我擁有了這水,我獨占了這井,我多麼快樂。你為甚麼不進來看看呢?」

 

  東海的巨鱉,左腳尚未進入,右腳已經跘住了。只好慢慢的退了出來。解釋海有多麼大:「一千里那樣遠的地方,不會比海更大,一千仞那樣高的山,不會比海更深。禹的時候,十年有九年是發大水的,但海水一點都沒有增加。湯的時候,八年有七年是旱的,但海崖也是一樣的沒有減少。無論是時間或者空間,都不會增減海水,這才是海水的大快樂呢。」淺井中的青蛙,聽完這番話,就驚惶失色,感到茫然了。

 

  (李察按:「井底之蛙」故事中,是沒有提到「天」的。相信,「坐井觀天」的故事,是民間輾轉傳述多年的再創造。而故事的重點,也只是譏諷青蛙的無知,而不是啟示一個「大」的境界給讀者。)

 

  (「莊子外篇.秋水」文中的「井底之蛙」部份如下)



   公子牟隱機大息,仰天而笑之:「子獨不聞夫埳井之蛙乎,謂東海之鱉曰:『吾樂與!出跳梁乎井幹之上,入休乎缺甃之崖;赴水則接腋持頤,蹶泥則沒足滅跗;還虷蟹與蝌蚪,莫吾能若也。且夫擅一壑之水,而跨跱埳井之樂,此亦至矣。夫子奚不時來入觀乎?』東海之鱉左足未入,而右膝已縶矣。於是逡巡而卻,告之海曰:『夫千里之遠,不足以舉其大;千仞之高,不足以極其深。禹之時十年九潦,而水弗為加益;湯之時八年七旱,而崖不為加損。夫不為頃久推移,不以多少進退者,此亦東海之大樂也。』於是埳井之蛙聞之,適適然驚,規規然自失也。」





(8461 莊子怎樣說「井底之蛙」的故事20121022)



for more: leechardasks.blogspot.com





李察直線電話:2559-4690

海外請撥: 852- 2559-4690



★來信請寄GPO Box 4048, Hong Kong. 或電郵

Academy2008@hotmail.com

★Or,click the ‘comments’ links below.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