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7/2016

朴槿惠錯在那裡?

作為一個重要的領導人,應該像是一條超級巨輪的駕駛者。 他應該熟悉海情,更熟悉自己的航船特性,還要知道天氣和地理。他可以安全地把巨輪駛往目的地。

在他的心中,是有方向的。

作為一個遠洋巨輪的駕馭者,他應該遠離毒品與酒精。保持清醒。酗酒吸毒,是船長的大錯。

倘若他在駕駛的途中,偶然到廚房去,偷吃多一塊巧格力奶油蛋糕,或者和其他船員們賭一手,甚至利用賭博去騙乘客的錢,也是需要禁戒的。

這裡有三宗罪。

第一是不懂航行,第二是吸毒,第三是騙錢。

三宗罪裡面, 那一宗才是最大的罪?

一般傳媒都只集中注意朴槿惠有沒有實際牽連貪污。其實這只是小罪惡,是並不太重要的。

根本的大問題在於,原來她是完全不懂得航行的。她根本沒有駕船的執照。也從未學過航行,  一點船舶機械的常識也沒有。

當她坐上駕駛位置的時候,只能靠一位閨中密友遙遠指揮。

似乎,當初選舉她出來的韓國民眾都是傻的。其實錯不在朴槿惠,錯在於選民。

她只說了一句話,韓國民眾就完全相信她了。她說,自己無父無母,也沒有丈夫。
她說, 她已經嫁了給國家。

民眾想,好哇,選她當國母,母親治國,或者大媽治國,有何不好呢?

眾人一致投票,贊成大媽治國。

他們從未考慮, 這一個大媽,是不懂得航行的。

其實這是韓國儒家精神的極度發揮。在幾百年的儒家統治中,民眾已經失去基本的思維能力。

至於後來,大媽由於牽涉到各種人際闗係之中太深,無法自拔而陷於貪污, 也是次要的事了。

還有人指責她牽連邪教,她雖否認,也有待証實。牽連邪教,就好比吸毒了。她需要一種感覺, 感覺自己有能力治國的感覺。所以, 如果有這一種牽連,也是毫不奇怪的。

今日,上百萬的韓國民眾上街示威。他們載歌載舞,敲鑼打鼓,好像舉辦一場盛大的嘉年華。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的首爾街頭, 忽然下了一場初雪。

快雪初晴,城市洗擦如新。唱歌,跳舞,呼喊,興奮。李察置身其中,不由得也歡快了。 大家的臉上,全是笑容。

他們已經把罪過全推到她的身上。

他們已經徹底忘記,是自己推舉她上來的。

更忘記了,如果換另外的一幫人上台,結果會不會一樣。會不會若干時日之後,  又要再來一次。

儒家治國就是這樣。

以小集體為一切的出發點。人們永遠不會以宇宙天下為已任,那只是口頭上說說就夠的。實際上都只是各顧妻子兒女,只要求自己有 一個好好的小單位。

而儒家的所謂[ 人], 不是一個自己生長的獨立的[人] ,而只是一種[關係]。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人其實是一種闗係之中的人。他們是彼此互相定義的。你是我的父親,我是你的孩子。我不是對宇宙天下負責的,我只需要服從父親。在家從父,出嫁從夫,夫死從子。

至於男人,論語中說:你只需要在家侍奉父兄,出外侍奉公卿。

女人三從,男人二侍。

但這仍非問題的死穴。

死穴是關係。儒家的學問,是關係的學問。當一個人只識關係,就甚麼都夠了。不懂得航行,就有人願意遙控支持的。

人們只學會了柔順潤滑。他們以為,機器裡面,最重要的只是潤滑劑。 其他一切全不重要。不需要懂得航行,不需要懂得天文地理,也毋需理會,作為一個人,或者作為一個民族,作為一種文化,要往何處去。

韓國往何處去?  他們想過嗎?

令人十分難過的只是, 韓國曾經被日本人徹底戲弄侮辱,也要面對北韓威脅,還有國際上的種種難題。

他們連飛機也駕駛不了。上次空難,就是因為一個青年人盲目服從長輩,誤了時機。而三星公司也無端端出了一部會自動燃燒的手機。 不該犯的錯都全犯了。

以上的問題,街上的群眾是想不到的。




























11/26/2016

韓國的世宗大王

2016 年十一月,在一場初雪中的世宗大王。他將會目睹一場反對朴槿惠的大型群眾運動。

韓國的未來怎樣?

其實,韓國的未來是早已經決定了的。在五百年前的世宗當政時期,已經決定了韓國的命運。

二次大戰以來,韓國的貪污問題從未解決。 幾乎每屆政府,都以貪污落台。

最近BBC 引述西方學者說,這是因為韓國崇尚儒家,而儒家精神講究報恩,受了恩惠就不得不報。

這是未必正確的。

儒家精神最主要的方面, 是把社會建構成家庭的小圈子。 人不是獨立的人,而是在某種關係之中的人。 一切都講求關係。

從政的人, 未必都是貪心,但卻一定是生活在關係之中。上有老闆與權威,下有兒子媳婦孩兒一大串。行事為人,不得不事事都要照顧一點。所安所插,俱是血緣親屬。一事當前,都要講點人情世故。

這不但是貪污的根源,更使人目光只顧近前,無法以公心看視天下。胸懷狹窄,自然會膽小怕事,怕得罪人,畏首畏尾。偶然得志發財,便是自卑感的相反擴大,若有人稍不尊重,便大發脾氣。

韓國儒家,比台灣大陸更甚。或者可算是更純粹的儒家。大陸港台,有大量其他因素滲雜,儒家未必有這樣的純粹。所以韓國老百姓都是禮義周周的,而街頭罪案也很少。唯一問題是近年的流行文化滲透了色情文化,青年人都講求外在美,男士纖纖文弱,女士則紅唇白面染髮,探索精神和追求真理的精神,在流行文化中極少。

韓國的今天,路向是五百年前的世宗大王制定的。英文是 Sejong the Great 。到今天,韓國人還是很喜歡他。

世宗大王是文字學的高手。他頒布了韓文字母,取代漢字。本來這是正常的政治行為,他想離開中國的影響遠一點,是完全合理的。

但他絕對未有想到, 這樣使用拼音文字,便把一種視覺為主的文字,變成為聽覺為主。用腦的方法,也使本來的右腦傾向取消,變為簡單的數字化的左腦。綜合思維和創意思維的能力, 亦會因此而減少。這方面,韓文比日文走得更遠。 日文還可以把字母還原為漢字,或者是漢字與字母夾雜。 但韓文幾乎是全字母的。 普通人都不能找出原來的方塊字是甚麼。

日本人與韓國人的文字取向相同,但哲學取向相反。韓國十分欣賞儒家的忍讓和服從權威,但日本人則對腐儒精神反感,以武士精神取代。所以日本人凶狠得多, 也從來看不起韓國人。

所以韓國人的命運是五百年前早定的。

一方面取消了語言思維的利器, 另方面頭腦中又太多謙讓忠君服從權威的思想。再加上西方流行文化薰浸,後果完全可以預料。 前年有江南風的庸俗歌舞得到世界第一,有十億以上的網上點撃率。韓國朝野歡喜若狂, 以為是國家之光。

以恥辱為光榮,是重大的警告訊號。但韓國人自己未必知道。


11/22/2016

韓國昌德宮前的儷影

在韓國首都 昌德宮前看到一雙盛服男女,趕忙上前拍照。

問他們是否來這裡結婚,女方連忙否認,說只是同事而已。

原來他們時興扮演。可能只是在扮韓劇中的角色。

11/20/2016

韓國民眾在抗議甚麼?

這幾天,傳媒焦點都在青瓦台。

偶然經過三星總部,看見有員工的抗議横額,上有很多工人死者的照片。都是癌症的患者,有胃癌,腸癌,膀肛癌,血癌, 大約都是在電子零件廠房中染病的。工 人抗議資方不管工友的醫療費用。

我只是在外面看見抗議標語,不知實情,無法確信。另外還有些英文標語,說三星負責人是口含銀匙出生的,根本并無智慧可言。又譏諷三星的note 7 是會燒的手機。

至於在韓國發生的政治抗議事件,除了令 感覺可笑之外,亦令人思考。

韓國和日本一樣,都盡力消除漢字,用拼音字母取代方塊字。他們未必知道,這是影響智慧的大事。方塊字方便右腦的思維運作,取消方塊字,就是同時取消了一種有用的思維利器。

當年的韓文改革者們,未必有這樣長遠的考慮。  一旦事情牽涉短期利益, 當事人很容易迷失。

韓國一方面提倡儒家,權威影響思維。

另外又提倡拼音字,思維傾向簡單化。

這些, 大約朴槿惠都不會知道,更不會明白。她還需要另外的一個婦人去指導她操作政治。天下間最可笑而且最不能接受的事情,都在韓國發生。

韓國人還能怎樣應付未來的挑戰呢?

當大家都一窩蜂講究化妝整容,享受流行文化,怎樣能夠在日本人的殖民陰影和北韓的威脅中站穩?

所以,朴槿惠就只能依賴美國了。


11/19/2016

小啟

李察在十一月十九日將會前赴韓國,約十餘天始返。期間希望繼續供稿。

啟迪時代,或已到臨?

對於願意思考探索的朋友來說,目前的國際大局,可能是一個思想轉變的好時機。

許多迷惑不清的問題,忽然都有了重要的轉折。最大的難題是,很多青年人已經習慣了 peer influence  ,甚麼事情,都追逐時尚,以為流行的就是對的。

這尚算是好的。另一種是很多所謂文化人,因為受了好處,身在既得利益階層,就極不容易思想轉寰。除非遭逢大變,或者健康,或者婚姻,或者事業出了大問題,否則不容易啟發。

目前的形勢,從美國大選到香港民主運動變質為港獨運動,其實都是極度思想震撼的。 好像是蒙蔽的黑幕, 忽然被拉開了。猛烈的陽光,忽然直射。

有人忽然明白,亦有人立即戴上盲鏡,寧願不看。

為何代表美國建制的希拉莉, 忽然失敗? 

有人至今仍極力去研究她的選舉策略,以
為那只是策略問題,而不是美國的根本問題。

民主黨的美國,其實已經再走不下去了。美國已經在全世界範圍碰到了岩石。從中東到南中國海到美國國內, 沒有一條路是通行的。至於特朗普,太奇特了,他們無法了解,好像忽然與外星文化相遇。只能用古老的左派或右派,甚至種族主義等等名詞強為解釋。

至於香港問題,是更鮮明的。為何搞民主的人,忽然變成為搞港獨?到底問題在那裡 ?  能夠老實回答的人,就會得到啟迪。

新的時代中,還出現了一位非常特別的人,就是菲律賓的新總統杜特多先生。時代出英雄,他的智慧,使我們遠方的人,大為贊嘆。

時代的轉折,是不容易見到的。許多許多年都不會出現一次。

但願獲得啟迪的人,愈來愈多起來。是擷取智慧的時候了。

11/15/2016

未來的世界大局,關鍵何在?


富裕的最重要基礎,是文化。文化發達,富裕隨之而來。這是拙著[明天誰會富起來 ]中的觀點。

最近 美國大選,新總統上任,政治大局一時間好像迷糊不定,其實是非常清楚的。

富裕的基礎,不在於你有多少政治地盤,或者控制了多少傀儡政權。只要文化保持絕對優勢,甚麼市場,營銷策略,等等都是次要的事。

上世代的 美國政治家,不斷企圖擴張政治影響力,是浪費財力心力,是徒勞無功的。

重要的是做好自己。

所以不能不說,特朗普是有非常智慧的。他就是看穿了這一點。

而憑著這一點,未來的國際大局是非常明顯的,任何人都可能推想得到。

因此,我們看到,

國際形勢的第一點是:

歐洲將會繼續窮下去。其實特朗普是英國脫歐的繼承者。特朗普主張離開北大西洋公約組織,而目前此組織的百份之七十的開支來自美國。若果美國脫歐,歐洲必定更加難以支持。美國可以省回這一大筆開支,更加高速發展自己。

歐洲怎樣窮下去,美國人是不會理會的。

同一時間,歐洲的其他國家,主要是法國,也可能因為選舉而逆轉政策,不再支持舊的難民政策。不排除更多的國家脫歐。如果他們也知道,富裕并不來自一個集體市場的話。

問題是,歐洲可以怎辦?

歐洲不乏聰明人,其實歐洲是有路可行的。且容李察暫時賣一個關子,讀者請留意以後的文章。如果歐洲走上了這 一條路, 可以起死回生。

國際形勢的第二點是:

美俄聯手,共同穩定中東形勢。回顧中世紀以來的宗教問題,都是採取相同手段的。就是殺戮與毀滅。現今多了很多現代思維, 大多數國家都未必採取直接對抗的手段。如果美國和蘇聯合作,直接與激進的回教國家對抗,採取強硬手段限制不適當的宗教發展,很快局面平復。中東會逐步穩定下來。

中東穩定, 難民也有地方回流安置了。

舊的美國政策以為,這樣會造成俄國坐大。特朗普雖然是無懼於這一點,但他必定會借中國日本等國,出人出兵,甚至出錢去中東佔一席位。讓你們不知內情的朋友們去各自爭奪,互相對抗,至於美國則可以全身而退, 節省金錢,更深度的先做好自己。讓那種以為佔據勢力就能發財的人們去發夢,美國則是非常現實的。 雖然美國也不會完全放棄中東地區的石油利益。而美國人也會看到,石油的重要性,亦已今非昔比。

怎樣用最少的財力物力脫離中東,卻又穩保中東的石油利益? 這就是未來棋局的焦點。聰明的人,知道怎樣做了。有能力有遠見的外交家有施展之地了。

國際形勢的第三點是:

美國將會採取非常手段,保持國內的穩定。所提及的建設墨西哥圍牆,限制回教人入境等等,都是虛招。部份記者不斷追問圍牆的建造細節,其實是完全不了解形勢。主要形勢在於美國國內的形勢穩定,不要有更多的外來思想, 不讓外來宗教或者毒品等等,影響國內民眾甚至治安。

本來是思想問題要思想解決。但這是遠水不能救近火。所以,美國未來的政局是思想問題政治解決, 採取行政手段直接限制不良宗教的影響。刀在筆先,就是如此。表面上好像回到了中世紀,但這是對於美國有切實需要的。

以上陳列的共有三點,其實只有一點:

富裕在於文化。這是最重要的。

請參看拙 著   [明天誰會富起來]

---------------------------

本文歡迎轉載,請注明出處,不要私自冒認作者,不要冠上自己的名字。

11/14/2016

奧巴馬忘記了那三樣東西?

新時代的政治大局是很容易看到的。只要你找到了特朗普的繩索線頭,就會連根帶葉,一清二楚。

舊時代以奧巴馬為代表,已經完全離我們遠去。了解奧巴馬,有助於了解新時代。

奧巴馬是三忘總統。

第一是他忘記了愛。

八年前第一篇當選演說,全篇都是建制的安排,一個愛字都沒有。 他忘記了愛。其後本人為文批評了一下,不知他有沒有看到了。此後,在各種重要的演說中,他都不會忘記愛這個字。有一次演說,安慰恐怖事件的死者家屬, 更全篇都是愛字。你以為他是神學院的一年級新生,而不是總統。自然,這是無關大旨的。 大旨是他從來不知道甚麼是愛。否則就不會只在演說中作修改而沒有實際行動。

第二是他忘記了謙虛。

他明明沒有資格拿諾貝爾和平獎。他還是剛剛就任,一點和平貢獻都未有, 瑞典當局就急急封贈一個和平獎與他了。 如果是普通 人,都會覺得汗顏, 但他仍是接納, 并未拒絕。

事實上,他完全繼承了美國建制的外交政策,不斷在各國製造傀儡政權。 難民問題就是他的外交政策逼出來的。激進的宗教新國家也是他逼出來的。敘利亞的所謂反對派,也是他創造出來的。敘利亞戰火不息, 他有責任。他只有一個好處,他是第一個能夠稍為遠離以色列影晌的總統。但他從來未能解決中東問題,更加企圖在中國周邊製造新的緊張。

為何不退還和平獎呢? 如果他稍有一點謙虛心的話。

第三是他忘記了他是一個人。

當德國總理發現,自己的手機被奧巴馬偷聽,他怎麼樣?

他只是尷尬了一會兒,簡略的道個歉就算了。 他只是說漏了嘴,他說他自己是偷聽材料的end user,換言之即是他是直接聽取這些材料的。但是,他仍是繼續逼害揭露他的史諾頓和 阿桑奇。

因為, 他已經再不是一個人了。 他是建制的一部份。他只是機器。

美國已經變成了一種周密完備的建制機器。各種大小事務,都依據建制的邏輯進行,并未有人性之可言。

美國建制有三根支柱:華爾街私心利益集團、政黨高層勢力,還有被全面控制的傳媒。

看看今次選舉就知道了。傳媒一窩鋒支持民主黨,而政黨勢力則在暗中左右。難道全美一個足以抗衡特朗普的人材都沒有?私心利益集團一定要抬個自己人出來,所以輸了。

當一個人失去作為一個人的思考能力的時候,他就只能隨波逐流,把自己變成為建制機器的一部份。

奧巴馬是個三忘總統。但這是不重要的。在歷史大局中,他根本就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在無意中從另一角度引發了新時代的到臨。新時代的全新形勢,都可以從舊建制的失敗之處看到。

新的美國將會更加強大、富裕,并且逐漸擺脫舊建制的影響。如果新的變數與形勢真是這樣順利的話。

而我的希望是:美國會變成更具備人性的國家。

當我在寫作[明天誰會富起來]一書的時候,只是集中在文化角度預言美國的將來。現在 又加上了這許多政治因素,相信,這預言仍會繼續有效的。

11/12/2016

特朗普有甚麼兇險?

美國是一部接近完善的大機器。多年來,這部機器不斷改良,已經無懈可擊。在大多數人的腦中,已經接受了這機器植入的程式,都覺得,一切是如此合理,又如此順理成章。

但這部機器是機器,是沒有人性的。

這機器可以偷聽一切人的電話,亦可以推翻不滿意的政權。這機器有近乎絕對的意志,任何個體, 不能撼動分毫。

這機器有自己的方向。這方向能反映極小部份財團的短期利益。而財團也樂於為機器添加燃料和潤滑,使機器運作暢順。所以,機器的各種政策,包括了中東,亞洲, 甚至歐洲的政策,都是水到渠成,自動形成。

就好像韓國的情況差不多。你放進去一個潑婦也好,老婦也好,無知少女也好,機器運作不會改變。

希拉莉曾說,不能讓特朗普掌握核武器。其實, 像希拉莉那樣的女性, 或者連家中水籠頭壞了都無法處理的女性, 一樣可以操縱核武器的。因為,那是 一個完全自動化的系統。 只有朴瑾惠才會那麼傻,還要去徵詢密友的意見。 大約因為她只是一個人。

最近有人利用電腦洩密的機會,揭露了機器的部份機密。其實整個形勢已經非常清楚,有心人都可能觀察,並得出相同的結論。所披露的機密, 實質上都可以猜想得到。

問題是:為甚麼特朗普所提出的幾乎全部主張,是這樣不同 ?

評論家們喜歡把他歸類,說他只代表某種右派的利益。而華爾街和代表他們的大多數傳媒,則是自認為左派的。

但未必正確。

因為他只是一個人,並非機器的一部份, 所以,主張就跟機器不同了。

他一定正確?  未必一定。他只是不同。任何一個不是機器人的人,都是可能不同的。

而最大的凶險亦在此處。

他能否正確推動機器,往另一個比較合理的方向?

稍一不小心,他就會粉身碎骨。而他亦未必會像菲律賓總統杜特多那樣,早已作好犧牲的打算。

他極有可能像歷史上的拿破倫。有堅強的意志,有無限的傲氣,有極度的主觀,有高度的聰明,但是,亦有巨大的盲點。

拿破倫出兵俄國,滿心以為必勝,總總兆頭和蛛絲馬跡出現,他都視而不見。

他更加可能沒有滿肚子的歷史和文化觀念。

前途凶險,他知道嗎?

他未必完全知道。

而我們知道的只是,拿破倫有約瑟芬,而他也有一個漂亮的太太。僅此而已。

拿破倫在聖赫連拿弧島上,日夕呼喚約瑟芬的哀聲,不知他曾否聽過。

11/10/2016

為甚麼美國人寧選顛佬不要潑婦?

其實我們都被傳媒誤導了。有時你簡直會懷疑,香港的傳媒為何如此偏幫希拉莉。

大選揭盅的一刻,她本來已經預訂了一個地方,準備發表當選宣言。 消息傳來她落敗,她的崇拜者們焦急等候,都想給她一點安慰,但她沒有出現。

這是一件能夠反映她性格的大事。但傳媒輕輕略過。那個晚上,她的支持者相擁落淚,最後只能各自提早散去。

這事件反映她性格軟弱的一面。她不能接受失敗的現實。她背棄了自己的支持者。

可惜, 這畫面我們見不到,所見到的是第二天她過份長篇的落選演說。而傳媒亦不吝嗇寶貴的電波時間,全程轉播。她的演說技巧也確實相當高明。滿臉笑容,講完全篇文采亮麗的文章。

但無論她的辭鋒多麼銳利,演辭多麼有力,都沒有用了。人們寧取顛佬,不要潑婦。

是不是選民知道,瘋狂的背後是天才?

未必。

詞鋒銳利,於事無補。 人人知道這婦人口舌便給,但評價早已定了。

太完美的堆砌,就是虛偽。這是美國普通民眾不能接受的。

美國建制的周密和虛偽,其實從史諾頓和阿桑奇的揭露已經知道。

而眼前剛好有另外的選擇,美國人就知道怎樣做了。

至少,瘋子是像一個人多些的。他可能有很多缺點,但他至少是 一個人,不是完美的機器。雖然今後的一切仍有待觀察, 他會在接觸權力之後忽然變質嗎?沒有人可能逆料。但他卻是美國人唯一的選擇。

甚麼? 你說特朗普是美國 人唯一的選擇?

是的,如果你知道這一個美國神話,已經落到了何種地步的話。

順便最後一提: 特朗普上台,奧巴馬落台,奧巴馬還有一件事是不應該忘記的。如果他忘記了,李察願意提他一下:

他應該歸還那個諾貝爾和平獎的。

他有為世界帶來和平嗎? 如果他肯歸還,而不是掩飾迴避,他就對得起歷史了。不過,除非有奇跡發生,這樣的忠告,他是不會理會的。


明天誰會富起來 李察著

11/09/2016

怎樣觀察特朗普? 20160823

世界上的政治家有兩種。一種是像特朗普那樣的, 他口不擇言,心無顧忌。有人喜歡, 有人憤憤。 

但是, 他是人。而人是有很多種的。以李察不成熟的觀察, 他是屬於拿破倫一類的人。拿破倫有時成功, 有時失敗。但他是人, 是有人性的。人性的所有優 點缺點,他都有權享受。 

  另外的一類政治家, 是不會犯錯的, 是非常周密的。每一步驟, 都經過千萬次計算。 

因為, 他們不是人, 而只是機器的一部份。至於機器要往何處去, 他們是永遠不問的。 

他們是不會錯的。錯的只是機器。 

(新時代已經出現,歡呼吧  !  !  !)

黑衣人是否失去平衡?

一群身披黑衣的法律界人仕,昨日遊行示威,抗議釋法。

本來,如果法律有漏洞,當然是需要由最高機構加以解釋的。

但問題不在這裡。

問題在於,多年來在立法會上演無數鬧劇, 最近更有人公然在立法會上口出粗言,侮辱中華。法律不斷被踐踏,有 人不斷被縱容,但黑衣人視之不見。

更有黑衣人說,釋法猶如斬你一刀。釋法五次就是斬你五刀。如果黑衣人真是曾經受過一點教育, 必定知道,這是比喻法,而比喻法是文學技術, 是不能胡亂使用的。很難相信,這些話會出自一個法律家的口裡。

黑衣人是否已經失去平衡 ?

無法持平,是法律界的大忌。為何對有人盡情踐踏法律視而不見?

11/08/2016

民主派因何捨身護航港獨?

本來,這是很費解的。民主派裡面多的是精英,是聰明絕頂的,但他們挺身維護港獨。

搞民主好像很時髦,但無端端變了搞港獨。

搞港獨是出賣中國人的行為,民主派一向提倡的各種理論,忽然間變為站不住的垃圾。

其實他們只是照抄美國人的憲法。

但到了這一時節,就連照抄得來的政治理論,也丟棄了。

因為,他們所視為神聖的政治理論,原來不是為了建設國家的。他們根本就沒有國家,只有支那。

問題只是: 他們因何可以這樣猖狂。

是不是被縱容得太多了?

立法會主席難辭其咎。 如果他能迅速引咎求去,或者尚可保留 一點人格。

所有最近以來的混亂,就是縱容出來的。雖然這也是一種反面的好事,可以使民主派的理論破產,真相被人看到。

香港的這許多所謂專欄作家,這許多寫文章或者賣口舌的人,都忽然喪失了立足的地台。支持港獨,是會令他們失去內在平衡的。後果可能很嚴重呢。

11/05/2016

人大釋法是有用的嗎?

法律猶如機器。你把機器放到可靠的人手中,一切都可放心。但如果把機器放到另有用心的人手中,就甚麼機器都沒有保障。

好比有的限速公車,車速都鎖定了,司機根本就不能超速。但這只是小保障。如果司機亂來,仍是危機四伏。

所以一部較為完善的法律, 是有必要的。但法律不能保障一切。以後的問題,有待觀察。

梁君彥是應該引咎辭職的。問題之所以發生,并非因為法律不夠完善,而是有人做錯了。有錯不認,或者簡直就是存心鑽空子。

港獨份子如此容易上位,明眼人都知道原因。立法會無法正常運作,觀者痛心。

存有二心,是代理人政治的常見問題。 所以,另外的保障機制也是必要的。如果胡亂行事,就只好請他另謀高就。香港需要有穩定的政治和經濟環境,亂來是不行的。

11/04/2016

[民主] 是怎樣變成[港獨]的?

許多自稱[民主派]的派系中人,滿口民主名詞,以西方知識份子自居,  一向自以為理智,但是,到了某種關頭,他們的民主名詞就變成為粗口,而理智也變成了暴力。當然這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他們連自己的民主理念也改變了,從搞民主變成為搞港獨。

有不少民主人仕,他們辛辛苦苦的經營,好不容易,得到一個報章地盤,就視為珍寶,從此一心一意,以保護自己的地盤為生存目標。

得到了一個地盤,或者一個甚麼大學裡的職位,就從此不再用腦。不必思考,一切以老細的指示行事。

本來很有希望的朋友,在這名利場裡打滾,十年十年的過去,卻是從未見突破, 也毫無建樹。成為名符其實的空頭藝術家。

文章、畫作、音樂,千篇一律。日月逝於上,品貎衰於下。產品空洞無物。有人寄情宗教,以為宗教門戶可以保祐他的地盤,更多人是寄情政治,成為了政治打手,下半世無憂。

但是,光陰仍是如飛過去。人老了,藝術生命也即將結束了 。

沒有任何其他原因,唯一的原因,是他們怕字當頭,怕沒有了地盤,老婆不要他。其實即是用金錢去思考。沒有腦的可憐蟲,就是這樣。

還不猛醒? 不會午夜夢迴的麼? 想想,自己不是要搞民主麼,為何變了搞港獨?變了美國對華政策的小卒?

今日是人人唾罵的港獨,明日會變成甚麼? 會用腦麼?想得到麼?

這麼些一批人,許多本來是李察的好朋友。但今日,李察再想和他們細談 一會,也不能夠了。他們總是盡量迴避,有甚麼聚會,也不會請。在街上碰到,也盡量側面走過, 裝作看不見。 何苦如此?

有一位藝術家, 從他老婆大肚生子那年開始,就迴避了。有一次在街上碰見,他帶著孩子等名校的校車,孩子竟然十多歲了。本來是時相過從的好朋友,卻從未會面。他的孩子,也根本不認識李察叔叔。十年十年的過去,他有進步嗎? 孩子長成,作品卻未見寸進。曹丕典論論文中說,斯志士之大痛也。 這句話,他應該讀過的。

醒來吧,我的好朋友們。

11/03/2016

梁君彥應該引咎辭職嗎 ?



日前在香港立法會發生的事情,是完全不可接受的。

最大問題不是一些不應做議員的港獨人仕竟然 做了議員,而是一大批泛民,用暴力支持港獨份子進場。

這一批泛民,不是把自已變成港獨了? 本來,主張港獨的人是不可以任職立法會的,但現在卻多得很。

不過,此一問題仍不是重點所在。

重點問題是:不應該發生的事情,因何發生。

是不是有人把關不力,甚至是故意縱容,存心製造問題?

請看劉小麗等人,上位多麼容易就知道了。

這就不止是梁君彥一個人了。若干選舉主任,明知某某人是某某港獨份子的繼承人,卻仍不理會,任由這些人參選。

他們應該引咎辭職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