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9/2013

人的能量從那裡來 ?





一: 人的能量, 好像核子一樣, 是異常緊密的結構。這核子, 由兩顆或以上的粒子組成。

二:需要有一種力量, 把粒子打破。能量就能迸發。

三:這力量, 並非存在於教條、經文、甚至書本裡。死背教條, 不可能激發能量。

四:這力量, 亦非存在於人的心裡。並非你想要有能量, 便有能量。

五:一種溫和的比喻是種子。種子遇到適當的溫度、濕度, 和土壤, 便能萌發。

六:但是, 人需要的是更加劇烈的刺激, 足夠把人的內在鍵連打碎的大震撼。

七:震撼可能來自對於痛苦的觀察, 亦可能來自對於未來美景的預見。釋迦曾經深入觀察痛苦。而馬丁路德金和耶穌一樣, 曾經預見天國。

八:震撼的要素有二:內在的主動開啟, 與外來的啟示。簡要來說就是:人需要主動打開眼睛, 但要要有所遭遇, 才會看見。

九:所以:腿是重要的。種子沒有腿, 有時能夠萌發, 有時不能。人有腿, 可以主動一些:如果不能主動, 亦不會萌發。

十:亦有人是打開眼睛, 亦看不見的。

十一:開眼只見錢, 或色慾, 當然是看不見宇宙真相的。而負面的惡勢力, 亦會製造假像, 使人虛榮, 看不到真相。

十二:打破鍵連, 也可能只是一時的震撼。但目睹宇宙真相的人, 就會獲得真正的絕對能量。

(參考:莊子原著與莊子原理, 「鍵連」一章。)


8504 人的能量從那裡來 20130328.doc





.

3/20/2013

他怎樣擦鞋?







他一出現, 我便留意到了。未必是因為他滿臉上長著的小肉瘤。或者只是他帶著的那個小小擦鞋箱子。我對木工也有興趣的。只奇怪, 他的鞋箱,為何沒有腳踏。正在想,其實沒有腳踏, 也是無所謂的。只要踏穩就好。

這件事, 發生的時間, 大約只有十分來鐘。但是, 當時卻好像一瞬時那樣的快。今天, 要回想很久, 才想出當時的情景。我慶幸是造物主賜給我的是眼睛。若是用攝影機, 恐怕是半個鏡頭, 也捉不到。

為甚麼我會看到他的鞋箱在先呢?因為,他是很矮的, 也是身手敏捷的。他一來到, 就在人家店舖的外面, 放下鞋箱, 閃身進去。

這是一家老舊的唱片店。店兩側放了很大的兩個音箱, 正在不停的播放懷舊英文歌。

店東正在目無表情地, 側身在飾櫃前倚著。好像已經倚了幾十年那樣。但見那擦鞋郎, 已經把店東的鞋子換出來了。他是帶備了一雙人字膠拖鞋, 去把店東的鞋換出來的。

原來那是一雙拖鞋。我正在想, 哈, 拖鞋也用得著擦的嗎?雖然那是一雙比較精細一些的拖鞋, 是皮製的。 這大約只會發生在印尼的。在香港, 也有擦鞋郎的。趕上班的紳士, 在擦鞋郎的前面站好, 伸出一隻名廠皮鞋踏上, 讓擦鞋郎細心擦拭。但那是另一種情景了。

可以看得出, 擦鞋郎是常來的, 肯定不是第一次。 不然, 店東也不用說一句話, 就讓他換去鞋子。

這才見到, 小木箱不是撂鞋用的, 是他自己坐的。他坐好之後, 第一件事就是從小木箱中拿出來一塊厚布, 還有一根長長的繩子。他用繩子, 把布纏在自己的左邊大腿上。好像一個小小的鞍子。他就把拖鞋, 放在自己的腿鞍上, 捧著工作了。

他是從鞋邊開始的。先用小瓶子, 噴上一點水, 擦拭鞋邊。我原來想著, 大約他會吐一點口沫的。但是沒有, 他只是非常專業的拿出小噴壼來。不說你也不會相信, 原來, 一雙拖鞋, 也有這許多部件的。他開始用一塊布, 清潔拖鞋的鞋裡部份。最後, 才是拿出他的鞋油來。 大約這是他最寶貴的資源了。他不是用牙刷去點鞋油的。他只是用手指去沾那黑色的鞋油。沾一點, 就擦一會。

我正心想, 一雙拖鞋, 也用得著擦這許久嗎?

大約那店東, 也是等得不耐煩了。早已拿出一張紙幣在等著。我的眼力不太好, 也看得到, 那是一張一萬盧比的錢。一萬盧比, 大約是等於港幣十元, 夠在這裡的麥當奴買一杯奶茶了。心想, 這也不錯呀。

但那擦鞋郎仍是很用心, 一絲不苟的擦。那店東不耐煩, 就不再倚著那飾櫃, 走到另一邊坐著等。

到那擦鞋郎擦完,解開腿上的腿鞍, 提著拖鞋進去, 他沒有料到, 店東已經不在飾櫃裡倚著了。 他有點緊張, 提著鞋子四處張望, 要那店東用手招他才看見。我也立刻瞇好雙眼, 看是不是真的一萬盧比。看到, 原來是要找錢的。好像是找回了七千。擦一雙鞋, 他大約能夠賺到三份一杯奶茶。

他出來的時候, 我怕自己看不清楚, 就用手勢和他比劃。我舉起三隻手指來, 問他是不是三千。又怕他不明白, 又換了一下, 只舉起兩隻手指來,問他是不是兩千。他的回答是三隻手指。

他以為我也想擦鞋, 就把人字膠拖拿出來, 遞給我。我低頭看看自己的一雙爛鞋,嚇得趕忙洒手擰頭。我的鞋子, 早讓家中的貓當成是磨爪的利器, 鞋面已經花得不可再花, 還能怎樣擦呢。那擦鞋郎見看見我無心光顧, 就拿起鞋箱, 到另一家店舖找生意了。我望著他的背影, 心裡不由得浮起一種很特別的情緒。很喜歡這滿臉長滿肉瘤的小漢子了。

又或者, 不止是喜歡, 簡直是有點崇敬, 有點仰慕了。



8503 他怎樣擦鞋 20130320

3/19/2013

印尼怎樣開放?





我對印尼的印象, 主要是從書本上來的。香港大學圖書館裡的印尼書, 特別是旅遊書, 幾乎都是十年前的舊著。

書上說, 要前往印尼, 還要注意他們的服飾禮儀。例如女士不可以太暴露, 男士如果穿短褲, 也要蓋過膝才好。更有朋友警告,說不要獨自出門。要有人陪同才好。

但是, 來到一看, 卻完全不是那一回事。

十年前的印尼, 和十年後的印尼, 是很不同的。街上很多女孩子, 都穿得很短。而商場上的巨幅照片, 裡面的比堅尼游泳衣, 也十分性感。穿著短褲的男士, 依然很少。但是, 穿著短褲的女士卻有很多。

自然, 這當然是片面觀察。要仔細研究印尼的社會變化, 也並非三言兩語就夠。但無論如何, 這種方向, 卻是很明顯的。

在唐人街對面, 有一所巨型超市。最初, 只想到那裡面吃點東西。進得到裡面, 才知道, 這不是普通的超市, 而是一個工業零售店的大商場。自然, 這樣的商場, 也未必能夠反映印尼工業的現況的。只能給人一種表面感覺。 這商場販賣的, 多半只是裝勘零件。大約是供應雅加達北部工廠區的需求。

印尼是個大國。遊客很容易就會發覺, 這裡的經濟也是很穩妥的。並未有歐洲那種經濟崩潰的恐慌情緒。商場裡商品很多, 街道上的汽車很多。大約他們的中產階級, 也很多。需然他們無法解決塞車問題。短短距離, 花費的時間卻極長。

這樣的大國, 治理得井井有條。相信他們的領導者, 也是非常聰明的。

作為一個大國, 要在世界民族之林中迄立不倒, 也極不容易。相信他們也是極有辦法的。而這些辦法, 值得研究。

暫時想到的只有一點;

關於所謂「開放」, 其實是很有方向性的。

是向上開, 還是向下開?

再一個十年之後, 如果印尼的社會風氣和其他大城市, 例如紐約倫敦等看齊, 會有好處嗎?

向下開, 讓人們更加性放縱一點, 更加物質化一點, 是很容易的。

但是, 向上開就不容易了。

要鼓勵一個民族, 走上求知慾和愛的大路, 需要極度的智慧。



8502 印尼怎樣開放 20130317.doc



3/14/2013

一個性感的女乞丐


2013.3.23 修訂









從雅加達的清真廟出來, 正要前往一處叫作「新市場」的地方。這回學乖了一點。先從書中查了新市場的印尼語是 Pasar Baru。 果然, 人人都知道這地方, 沿著所指的方向, 穿過一處球場, 對面就是了。

路過球場的時候, 忽然括起了風。吹得球場一角的垃圾在打轉。心想, 大雨就快要來了。這兒四面空曠, 也不知往那躲。或者這也是一個隱喻:人在許多時候, 是無處躲藏的。

自然, 這隱喻也未必成立。前面就是天橋, 天橋雖然很窄, 但有頂, 可以稍躲一會。幸運的話, 跑快一點, 過了天橋, 就是 Pasar Baru, 進了內裡的商舖, 不怕弄濕。赤道中的大雨, 也欣賞得到了。

印尼的天橋, 是跟其他地方不同的。有很長的引道。從這引道走, 上斜也不會太吃力。而且, 引道是之字形的, 一來一回, 共有兩條。

大雨就是在我走完幾乎全部引道的時候來的。還只差五十步就到了。可是, 這五十步就是走不完。又或者, 這五十步也是另一個隱喻。想比喻甚麼呢?

赤道上的大雨, 傾盤倒下來, 而我是很不想弄濕鞋襪的。因為我有香港腳的背景, 弄濕了, 等下香港腳復發, 就麻煩了。(主修文學的學生或者會說: 噢, 這兒又是一個隱喻。但我是真有香港腳的。還寫過一篇治療香港腳的稿。)

就在我停步的時候, 忽然, 察覺到腳下有人。

一個女子, 正在伏著在我的前面, 沒差點踩到她。她正盤膝伏著, 頭垂得很低。同一時間, 小小的五十步天橋, 忽然人都擠上來避雨了。主要是附近的摩托車司機。他們好像都慣了, 一上來, 就脫下頭盔, 縛在天橋的欄杆上。司機們在高談闊論的時候, 其中一個司機, 好像搞了那女子一下。當時, 我其實完全沒有意識到甚麼的, 不然, 我會更加留心看看司機是怎樣搞她的。

那女子有一個膠袋, 就是人們在市場買魚 用的那種紅色膠袋。裡面有一個膠水瓶, 還有一點雜物, 看不清楚。那女子穿一件很奇怪的白色罩衫, 從頸部開始, 把上半身完全圍著。下半身, 也是同樣的罩衫, 只是已經灰黑了。她有時也會取膠瓶出來喝水, 喝完, 就把膠袋收進罩衫裡去。那司機, 就是趁她取水喝的時候, 乘機檢查她的膠袋裡面的。她也很依順, 任那司機看過夠。

雨不停的下。看看錶, 已經超過十五分鐘。在香港, 這是所謂的「豪雨」, 通常都是一陣子就過去。但這裡, 卻是好像要落一整天。要多久呢?這雨, 迫我站在她的前面看她。

我開始研究她的罩衫。為甚麼她要穿這一件東西呢?語言不通,也沒有想過要去問。她的精神正常嗎?好像有點不正常。我相信, 她的罩衫底下的那一件, 才是她本來的衣服。這罩衫是另外的人們讓她穿上的。好像是中東人的那樣罩衫, 而這是印尼, 比較少見的。

是否有人怕她受欺負, 就讓她穿罩衫?

在香港, 也曾發生過一件悲劇。一個母親, 照顧一個弱智女兒。到母親六十幾歲生病的時候, 弱智女兒已經二十幾歲。母親知道自己不能永遠照顧這孩子, 就帶著孩子雙雙自殺死去。

我們的文化和法律, 還有這許多嚴密的機構, 能夠保護弱者嗎?母親之死, 是她不相信這文化, 也不相信這社會的証據。

而這件罩衫, 就代表另一種文化的力量。這力量夠不夠?能保護她嗎?

而我也不是甚麼新聞工作者, 無法把她的生活追蹤寫出來。既不知道她的過去, 也不知道她的將來。只是, 她不像是在挨餓的。她的身體, 也胖胖的, 長得很好。總是有人給她飯吃的。但另一問題是, 這樣子的身軀, 就更容易使她陷入絕境。

在香港, 是很少女乞丐的。多的只是男乞丐。女乞丐是更容易被毀滅的。也有一個女乞丐, 在街上睡了不久, 就不知如何地大肚子了。結果如何?也沒有報導。

另一方面, 要說說我自己了。如果她是個男乞丐, 我會這樣看嗎?當然是不會的。我只會站遠一些。我也想看看她罩衫底下的情況嗎?無法否認。如果否認了, 我就是不誠實的人。

我能否在性慾上絕緣?

曾經寫過一種絕緣理論: 金錢的絕緣。金錢只不過是工具, 而所謂「絕緣」就是不要讓金錢變為生活的目的。你可以賺錢, 賺很多的錢。但要永遠確証, 這些錢不是自己的。這些錢, 是屬於地球的, 是屬於宇宙主宰的。人就好像牛一樣。牛是吃草的。牛也許希望, 吃一點更好的草, 青嫩些的草。但當牛吃魚翅的時候, 牛就不是牛了。人也一樣。當人想到要吃魚翅, 或者吃不該吃的東西, 享受不應該享受的生活之時, 人就不是人了。

這就是界線。所謂「絕緣」, 就是在界線之前絕緣, 不要逾越。儒家常說知止,意思也接近。

錢是好東西, 是有用的, 但也是像電一樣, 是有毀滅力量的。如果不絕緣, 就會毀滅自己。

人不只是應該在金錢上絕緣自己,更應該在名譽上絕緣自己。還有就是在性慾上絕緣自己。人不可以無性慾。性慾是造物主的安排。但是, 性慾的界線, 就是人自己的抉擇了。性慾也如同錢一樣, 是好東西, 也同樣是有毀滅性的。

雨還是不停。天橋上, 人來人往。看見一夫婦, 抱著嬰孩, 卻沒有停步。原來, 下面是有人提供打傘服務的。那母親連著嬰孩, 就穩妥的離開了。

再回頭, 那女乞丐已經站起來。她拿著膠瓶, 在盛接雨水。雨下得很大, 可是, 能夠盛進瓶裡的卻不多。如果她不是在盛雨水,而是搯溝渠裡的水, 我就不知道我會怎樣了。事實上, 人每天都是被迫看見宇宙真相的。你是不可能看不見的。而看到真相的人, 應該知道怎樣做。眼前的事無法挽救, 就應該去做更加根本的事。

我可以怎樣做?

她還是在盛雨水, 並且嘴動動的, 好像在唱歌。

我的反應是把手機拿出來, 偷拍她。拍照是一種潛意識。我是想讓全世界看到她嗎?拍了一幀, 兩幀。她也好像知道了。

我索性把背囊裡的大相機也拿出來, 做了一個手勢, 問可以不可以拍照。料不到, 她不但不生氣, 還擺好姿勢, 裂開笑容讓我拍。我有點尷尬, 用手勢告訴她, 只想拍她盛雨水的樣子。她也明白了, 依舊去盛她的雨水。

就在我取景的時候, 偶然回頭, 才看到, 後面站滿了不少人, 都在看我拍照。大約是我拍照的時候, 後面來的人無法在窄窄的天橋上通過, 只好停下來, 看我怎樣為這一個性感的女乞丐拍照。當下, 好像非常的窘了, 只好住手不拍。這才忽然發覺, 原來雨已經停了。趕忙收拾相機, 好像逃走那樣, 離開現場。(為甚麼雨偏偏要這個時間停?如果雨仍是不停, 後面的一場逃亡戲, 就未必會上演。)

當時心裡想: 啊, 雨停了, 要快些走。其實是底下另有聲音, 敦促自己快逃。

後來才想到, 當她回身去再盛雨水的時候, 是沒有想到, 我已經不再存在的。她以為我仍是在為她拍照。當她再回頭, 看不見人影, 又會怎樣想?

為甚麼我連再見也沒有一聲, 便離開了?是不是心裡有邪念?如果真是光明正大的拍照, 需要這樣逃走嗎?我的絕緣理論, 可能只是一個笑話。但也因此看到了,所謂「知止」,不足在那裡。

這件事, 過去了兩天, 心也無法安定。好像有一隻小鳥, 不住的在心裡盤旋, 停不下 。文章也不想寫了。但預告已經發出, 我不是已經告訴全世界, 我要寫一篇名叫「一個性感的女乞丐」的大作嗎?我逃得了嗎?

終於, 兩天之後再去了那地方一次。其實, 去的時候, 自己已經很明確知道, 再不可能碰見她的。這樣的因緣, 只可能發生一次, 不會有第二次的。只是仍然不能安心。(噢, 真是找死了。因緣甚麼的, 不也是隱喻嗎?)

果然, 五十步天橋之上, 再看不見她了。又到附近的街道上走了兩圈, 仍是看不見。只見有人在附近玩猴子戲。猴子被縛上長長的鐵鍊, 向觀眾討錢。那是很窄的街道, 不給錢, 會被猴子 攔著, 過不去的。大約我也好像猴子, 被問題縛著了。我能夠想得通, 把這鐵鍊解除嗎?

我是否已經觸電?

是的, 我所觸及的, 可能是另外的一種正電。

絕緣理論, 只像一輛三隻輪子的車。當金錢、名譽、性慾三樣事情, 都絕緣好了, 人就站穩, 不會摔倒。

但也是不會前進的。因為,平衡是必須以動力帶動的。

舊式理論, 總是叫人不要這樣, 不要那樣。但要加上新式理論, 才是完全的。你總是要有所作為的。三輪車加上了動力, 人就能前進了。人才是有用的人。你被迫看到宇宙真相, 但怎樣做, 卻是自己的抉擇。你必須要是有真正的觸動,一切才是真的。

所謂「愛」,也不是一種空洞的聲音,而是一種抉擇,一種換取,一種決志。

我知道自己應該怎樣做嗎? 相信我已經知道了。






8501 一個性感的女乞丐 8499 20130314

3/12/2013

哲學是否有用?





昨天是星期日, 到了市中心的一家大教堂做彌撒。跳上計程車的時候, 心中還想著, 會不會又再塞車幾個小時才去得到。雅加達的交通是出名 的擠塞, 要辦點甚麼事, 都不容易。但今天卻是例外, 不足半小時, 就看見教堂的尖頂了。

十一時才開的彌撒, 十時半已經坐滿。男女老幼,都是印尼人。外國人只有很少的幾個。全都是印尼語, 一句都聽不到。心裡只想著, 來到這裡是跟宇宙主宰溝通, 語言也不是太重要的。心下也就坦然了。可幸彌撒儀式是全世界一樣,只有唱的歌不同 。神父講的很簡短, 十分鐘已經講完。氣氛也很平靜, 沒有甚麼濃厚的宗教感覺。 但這仍是不重要的。在聆聽聖詩的時候, 我的心好像動了一下, 忽然來了一種很模糊的想法。最初還以為是那唱詩的女孩子唱得特別好,而她的確是唱得很好的。但其實, 心中的啟示才是最重要的。

從教堂出來,在附近找到了一家小店, 喝了一杯清茶,吃了一塊面包。問伙計, 到自由廣場應該怎樣走。但指劃了許久, 無法溝通。我帶的地圖, 又是全英文的。伙計不但無法看懂英文, 而且他也似乎完全不知地圖是甚麼。

只好出來胡亂走。又問了許多人,都不得要領。最後才有一個指著不遠處的一個高高的尖頂說, 那就是啦。跟著這指標, 很快就來到了。

來到門口的時候, 一對外國遊客夫婦剛好從計程車出來, 此外, 就沒有甚麼其他遊客了。這地方, 後來才查到, 原來是叫做 Monas 的。Mo代表monument 而 nas 代表 national 大約就是民族紀念館的意思。但是, 內裡卻是一間很大的清真廟。

清真廟的外面, 有一些學生模樣的青年在練習樂器, 有打鼓的, 有吹喇叭的, 還有木琴等等不同樂器。正在好奇張望, 忽然, 廟的其中一扇鐵門打開了, 裡面一個漢子, 招手讓我們進去。於是, 連那外國夫婦在內和我一共三個人, 就進去了。進門就是洗腳池。我們也沒有洗腳, 只是把鞋子 脫了, 擱在階前。漢子英語不錯, 一進門就不住口 介紹廟內的各種特色:廟裡有一所學校, 還有很大的圖書館。最後, 來到一處很大的大廳。或者這不是主要祈禱時間,只有一兩排人在跪拜祈禱,其他的人, 或站或躺臥, 好像都很放鬆自然。

忽然想到, 世界上所有的宗教,雖然初期都是互相隔絕, 但儀式卻很相似。例如都有祈禱, 都有神靈, 都會跪拜, 都會誦經 。為甚麼一定是要跪下來呢?難道人類文化的相通, 也會是預設的嗎?所有的人都有四肢五官並不奇怪, 奇怪是所有的人都以語言互相溝通,亦會用同樣的語言, 跟宇宙主宰溝通。不但只溝通, 還要用膝頭去跪拜。到底, 「膝拜」這一回事, 會是造物主所預設的嗎?又例如, 握手本來是人與人溝通的普通禮儀, 但卻並非所有民族共通。亦因此, 握手不算是預設的人類文化成份。那麼, 「膝拜」算是人類文化的成份嗎?是造物主預設 的嗎?

世界各大宗教, 不約而同, 都宣稱宇宙主宰是獨一無二的, 只除了佛教。(佛教的原旨不是多神, 而是無神。但佛教重視人的內心。而這一顆「心」, 其實亦蘊含宇宙中心之意了。)但是, 敬拜這回事, 卻是所有宗教都共通的。「膝拜」可算是人類文化的基本因子之一。甚至, 可以連這一「膝」字亦可去除。無法去除的, 是「拜」字。人類在宇宙主宰面前, 是要去禮拜的。

李察以為, 宗教與神是兩回事。宗教裡面, 有大量的人為成份: 其實即是人類文化成份。但亦不能否定, 人類文化之中, 亦有宇宙主宰預設的成份。例如, 語言即是預設的。並非人類特別聰明, 進化到了某一程度, 就自己創設了語言出來, 而是在人腦之中, 根本就預設 了語言的機制。(其實不只是語言機制, 人類的思維能力, 亦同樣是宇宙主宰預設的。)莊子說, 「非彼無我。」根本我就是從宇宙主宰來的。只除了抉擇是屬於自己的。其他一切, 不屬於自己。

以上這種想法, 也不是一天之中, 連跑兩大宗教教堂所想出來的,而是長期閱讀莊子的一點想法。

而莊子也並非宗教家。莊子是哲學家。

問題是, 宗教和哲學有甚麼不同?

大約宗教是在神那一端多一些, 而哲學是在人那一端多一些。宗教講究敬拜之道多些, 而哲學講究抉擇之道多些。

至於何謂「敬拜」?這方面, 耶穌有非常特別的啟示。敬拜不只是祭獻, 而是愛。無愛之祭獻, 是虛空的, 是假的。

從清真廟出來, 不見了自己的鞋子。奇怪是心中也無任何不高興或者焦慮的想法。那裡的鞋子, 多數是普通的涼鞋。李察的舊鞋, 想不到, 卻是異常突出的名廠運動鞋了。那響導漢子見我失去鞋子, 大為心急。只叫我等著, 四處跑去找。忽然, 旁邊另一漢子把附近的一扇側門打開, 原來是被收進去了。也不知道, 是甚麼動力, 使他把鞋子還我的。這也是哲學嗎?大約不是的。

來了印尼幾天, 看的不多, 想的卻多。另外的一個題目是:「一個性感的女乞丐」, 也是 李察的特殊遭遇, 稍後會寫一寫的。只是李察也同時寫歌, 寫了歌 , 精力就不夠用, 寫作進度也慢了 。



8500 哲學是否有用? 8499 20130312

3/09/2013

2013.3.9

聽來一個消息,說全個雅加達一所公共圖書館都沒有。消息說,印尼人是不愛看書的。 (?????)



傳聞是一個印尼朋友說的。其實不確 。雅加達有National Library, National library of education. 最少兩座。(2013.3.10)

3/08/2013

2013.3.8

昨天寫了奶粉問題,不知觸怒了誰,忽然就來了數十則垃圾留言。大約都是用電腦自動發出,不經人手的。亦大約這只是小小懲戒。他們隨時可以發來數萬則留言(流言?)把李察的小小網頁打爆的。所以,再一次謝謝你們了:電腦高手們。

但無論如何,只要心中有愛,舉措就會帶著智慧,是完全不同的。奶粉只是其中一次例子。

告讀者:
李察今天下午往印尼雅加達一行。三月底才返。希望能夠保持寫作。














..

3/07/2013

奶粉裡面有愛嗎?






有許多人跑來香港買奶粉。數量之多, 令香港的母親也忽然間買不到奶粉了。

怎辦?

心中有愛的人, 也許會想到:大約是那邊缺奶粉很厲害了。得趕緊想辦法了。

辦法當然有很多的。趕運幾噸過去, 讓那邊的嬰兒不致挨餓。也要趕運一兩噸來香港, 讓香港的母親也不至於太焦慮。

給這邊, 不給那邊, 是沒有愛的想法。

如果心中有愛, 所有的措施, 都會不同。

而更有問題的問題是:

到底中國人欠缺奶粉有多嚴重, 是真的嗎?

這些麼水貨客所販運的奶粉, 能夠滿足中國嬰兒的需要嗎?

本來, 這是簡單的推理問題, 為甚麼香港朋友想之不到?

如果不是真正的欠缺, 那麼,問題何來?

母乳不是最好的嗎?奶粉問題有這樣嚴重嗎?吃了外國奶粉的孩子, 真的聰明些?比吃母乳的孩子更聰明?

大約是那邊的母親, 都被這邊的奶粉廣告誤導了。以為, 只要吃了外國奶粉, 孩子就立刻聰明萬倍。

這是簡單的問題, 但是, 心中無愛的朋友, 是想之不到的。






8499奶粉裡面有愛嗎? 8499 20130306.doc

3/06/2013

2013. 3. 5 深夜


為甚麼要原諒?

這似乎是小題目,但卻是地球人迄今為止的大困惑。

魯迅就是不主張原諒的。他主張要痛打落水狗。

今日的人不說「痛打」

而說「嚴打」

或者「追擊」


為甚麼要原諒?

因為  愛

沒有愛,就不會原諒









..

3/05/2013




2013.3.4.深夜

李察近來也想減肥,但吃飽飯之後,卻老是想著要吃甜品。好像是一種很輕微的慾望,也沒有甚麼大不了。其實卻是一種很強烈的力,把人不自覺的推動。本來不想做的,也去做了。

大約是午飯的份量太多,也太咸了一些。想吃甜,其實是身體需要水份的訊號。喝了一杯綠茶,好像好了不少。想吃甜的慾望少了。但仍口渴。再多喝一杯水,果然,就忘記甜品了。其實是一種缺水的訊號而己。





..

3/03/2013





2013.3.3

餵飽五千人這件事情本身, 可能是個事實,也可能是一個比喻。

而尚未開發的人類智慧, 需要比喻:

是有一個超自然的力量, 適當的時候, 會干預人類的。


.......引自李察著: 論神跡



參閱

1 Corinthians 12:31—13:13 Or 13:4-13


Brothers and sisters:
Strive eagerly for the greatest spiritual gifts.
But I shall show you a still more excellent way.

If I speak in human and angelic tongues,
but do not have love,
I am a resounding gong or a clashing cymbal.
And if I have the gift of prophecy,
and comprehend all mysteries and all knowledge;
if I have all faith so as to move mountains,
but do not have love, I am nothing.
If I give away everything I own,
and if I hand my body over so that I may boast,
but do not have love, I gain nothing.

Love is patient, love is kind.
It is not jealous, it is not pompous,
It is not inflated, it is not rude,
it does not seek its own interests,
it is not quick-tempered, it does not brood over injury,
it does not rejoice over wrongdoing
but rejoices with the truth.
It bears all things, believes all things,
hopes all things, endures all things.

Love never fails.
If there are prophecies, they will be brought to nothing;
if tongues, they will cease;
if knowledge, it will be brought to nothing.
For we know partially and we prophesy partially,
but when the perfect comes, the partial will pass away.
When I was a child, I used to talk as a child,
think as a child, reason as a child;
when I became a man, I put aside childish things.
At present we see indistinctly, as in a mirror,
but then face to face.
At present I know partially;
then I shall know fully, as I am fully known.
So faith, hope, love remain, these three;
but the greatest of these is love.


Luke 4:21-30

Jesus began speaking in the synagogue, saying:
“Today this Scripture passage is fulfilled in your hearing.”
And all spoke highly of him
and were amazed at the gracious words that came from his mouth.
They also asked, “Isn’t this the son of Joseph?”
He said to them, “Surely you will quote me this proverb,
‘Physician, cure yourself,’ and say,
‘Do here in your native place
the things that we heard were done in Capernaum.’”
And he said, “Amen, I say to you,
no prophet is accepted in his own native place.
Indeed, I tell you,
there were many widows in Israel in the days of Elijah
when the sky was closed for three and a half years
and a severe famine spread over the entire land.
It was to none of these that Elijah was sent,
but only to a widow in Zarephath in the land of Sidon.
Again, there were many lepers in Israel
during the time of Elisha the prophet;
yet not one of them was cleansed, but only Naaman the Syrian.”
When the people in the synagogue heard this,
they were all filled with fury.
They rose up, drove him out of the town,
and led him to the brow of the hill
on which their town had been built,
to hurl him down headlong.
But Jesus passed through the midst of them and went away.
(問題:舊約先知只救活一個人,跟耶穌餵飽五千人的區別何在?)








,,

3/02/2013

何謂「真理」 ?





世界上, 是有真理的。如果沒有真理, 就是一切黑暗。

甚麼是真理? 真理是不是在某一部最重要的書本上?

當然不是的。權威並不是真理。權威之中, 可能蘊含真理, 亦可能蘊含錯誤。

真理是不是好像某種原理那樣?牛頓發現三大定律, 或者達爾文發現物競天擇, 都以為是找到了真理。那種狂喜的感覺, 使人類文明走了不少彎路。

而另外一個問題是, 真理能否用實驗証明?

例如, 牛頓力學, 在某種範圍裡, 是可能用實驗証明的。但今時今日, 大約只有很少人承認, 牛頓力學就是真理。

因為, 所有的實驗, 迄今為止, 都只能是部份範圍裡的實驗。而部份範圍, 是不包括未來的。今日為真的道理, 明日未必正確。而世界上, 也並無超越時空的實驗。

前文提到, 神和宗教是兩回事。

此刻, 我們能否同樣確定: 真理和經典是兩回事?

世界上 ,沒有任何一部經典, 能夠代表全部的真理。而這是很重要的。因為, 如果以為, 有一部像百科全書般的經典, 內容包含一切, 絕對正確, 則結果就是人不再需要努力了。只要打開經典, 就有了絕對的答案。

那麼, 到底真理在那裡?

第一, 真理是在人的心裡。每個人, 當他能夠摒除一切的私慾, 在不受干擾、甚至沒有偏見的寧靜境界中, 可能看見真理的閃光。而這閃光, 是在人類文化的發展過程中, 不斷出現的。這些閃光, 不斷帶領人類前進。

第二, 真理是在宇宙主宰的手上。所謂「宇宙主宰」, 大約就是等於世人心中的「神」了。到底神有沒有創造萬物?大約這是人類今日沒有資格回答的。但這不妨礙我們相信, 宇宙之間, 確有主宰存在。而且, 根據莊子萬物相通的原理, 亦可能知道, 宇宙主宰是和我們的內心相通的。



8498 何謂「真理」 8498 20130302.do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