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ters in Chinese

李察通訊 Letters in Chinese
https://leecha.blogspot.hk/

12/29/2019

12/14/2019

china trip

The writer will be going to Nanning, China for a week from today till December 20, 2019

12/10/2019

莊子兵法 第 七 章 知識 和智慧的形態

Zhuang Zi  Art of War,

Chapter 7
   Knowledge and
               Forms of  Wisdom

(  Chinese Translation )

(Detail Version)





莊子兵法  第 七 章
            知識 和 智慧的形態

 什麼是知識呢? 似乎這是很容易的問題。 在香港,有些中國人相信知識是可以創造出來的。這是 無知的論點,很難期望這樣的人還可以站出來作一點事情。

餵養出來的不是知識,追求得來的才是知識。 美國人的信念是要追求快樂,導致了今日 。如果所追求的是知識, 未來必定更加美好。

智慧不會存在於孤獨作家們所寫的書裡。真正的智慧必須要是民族全體的思想習慣。

有了知識和智慧, 國家才會真正站起來,並且幫助其他國家。如果要打仗, 也會勝利。

這一本書寫到這裏,暫時告一段落了。 錯漏當然是難免的, 但我想警告各位讀者, 這裏的錯漏未必是小錯漏,也可能是大錯漏 。因此請你非常小心的去看。 期望你百戰百勝 。更加期望你憑藉這一個錯漏,找到你自己的路。


12/09/2019

莊子兵法 第 六 章 形勢

Zhuang Zi  Art of War,

Chapter 6    Situation
(Chinese Translation)
(Detail Version)




莊子兵法   第 六 章    形勢

在金魚缸裏面活著, 是不會很愉快的 。上一層次的人能夠很清楚地看見你, 你卻覺得這一個小小的金魚缸, 好像是一個大森林。 你要從森林的這一頭走到另一頭,是很不容易的。 找尋道路非常困難 。你不知道應該怎樣做, 也不知道往何處去 。金魚缸裏面的形勢太複雜了,全不知道裏面的各種複雜,一點也不覺得安全。 有些人就選擇了好像蜆殼螺那樣的生活 。永遠都呆在相同的地方, 因為外面實在是太危險了。 直到有一天, 一條外來的魚 ,把他們吃掉為止。

當我們尚未能夠上升一個層次的時候,就必須謹慎審察形勢。

第一是要看到最主要的威脅在哪裏?

什麼是威脅? 威脅可能不只是敵人那樣簡單。 威脅可能是經濟 ,氣候 ,疾病 或任何危害生存的力量。而生存也不只是個人的生存,是國家和文化的生存。

所以應該用很清醒的心去了解威脅在那裡。羅馬帝國的凱撒大帝,最後一刻才發現威脅並非外面的敵人, 而是他最可信任的朋友,是他的親信。他的知己原來都是他的敵人。而第一把劍已經插進他的身體裏面 。莎士比亞曾經把這場面寫在劇本裡。 凱撒的最後一句說話是:

 Et tu, Brute?(還有你嗎,布鲁圖特斯?)

他簡直不能相信這是真的。

要知道誰是敵人,是絕不容易的。

大自然不會欺騙你 ,但你的敵人會騙你。所以研究形勢是很重要的。可以從形勢裏面看到真相。人類常常都會偽裝,他們會扮作友善, 給你最甜蜜的笑容, 說他是你的好朋友。 而最危險是集體欺騙者 。他們串好了來欺騙你 ,你是不會知道他們的真正意圖的。 直至有一天, 他們一起亮出劍來,同時插進你的身體裏面。

但大形勢 卻會讓你看到敵人的意圖。形勢永遠在等著你的研究----如果你能夠閱讀形勢的話。 你會知道 事情會怎樣走, 你會知道什麼事情一定會發生, 你會有所準備。 因為你是依著形勢行事的 ,你清楚形勢 ,你了解敵人的真正意圖 。你不需要等待看他的下一個表演姿態,就已經看到了他的想法。

有的時候你感覺軟弱, 覺得不夠強壯去應付敵人。 你選擇微笑 。那只能在短時間裏有效, 但基本形勢一點也沒有改變 。一旦對方看到了你的弱點, 他就會立即進攻。

所以不要對著敵人笑。 貓不會向著狂吠的狗笑。 發出笑容不會令你爭取到時間, 只能夠用鬥爭去爭取時間。

當然歷史也不會是絕對的。例如越王勾踐不就是利用笑容消滅了吳王夫差嗎 ?但請留意一點:   許多人永遠學不了越王勾踐 ,他們只是吳王夫差。 他們只是無原則地接受敵人的賄賂。


這裏所談到的所謂形勢, 意思是一種全面的形勢。由於種種原因,假設你已經忽略了內在形勢, 那就千萬不要再忽略外在形勢。這是生存的最後機會。


在海洋裏, 初初出生的小魚, 需要面對巨大的威脅。 只有少量的小魚能夠逃過威脅, 健康成長。 至於人類的形勢,其實是更加嚴重的。

有點好像一種特殊的細胞。這些細胞能夠隨處生長, 可能在任何地方出現 。發覺的時候 ,往往已經太遲, 已經來到了發展的最後階段。 所有的器官都被侵佔了,似乎你什麼都不可以做 ,只能夠投降。 你細心觀察這些特殊的細胞, 這些細胞不但只是外在的, 更可能是內在的。 他們到處都是, 而且他們和你的大腦相通。如果要保持健康 ,你可能需要格式化你的大腦 ,或者更換一個大腦。

在遠古的中國 ,曾經有一位英雄人物曹操。他患有頭風病 。一位醫生為他診治。 醫生說, 需要進行腦外科手術。 很少人想到這不是歷史 ,而是一個寓言。 曹操需要一種新的思路,不是一個新的策略。腦和心 是不同的,但他不可能明白。他更不知道,這些細胞,來自於「 心」。 曹操絕對不肯接受這一種治療方案 ,後來他就把醫生也殺掉了, 但這是毫無用處的。

所以提高警覺是非常重要的。有趣的是,你需要在一種寧靜放鬆的心情下提高警覺。

以下是形勢戰爭的一個 新的例子。

香港曾經是英國的殖民地。 後來中國人要求收回殖民地。英國人也並沒有拒絕, 大概是他們知道不可能 打勝中國。但中國人似乎從未曾觀看馬基維利的書。有一部分的中國領袖,不喜歡閱讀 。認為實際行動比理論更加重要。 他們寧願停留在舊的層次底下。 怎樣處理一個重新歸來的城市呢?  這些中國領袖們並不以為香港是一個城市, 他們以為香港只是一個商業機構。而這個商業機構 是可能 透過代理人去管理的。他們在香港 也建立了監察點。 這特殊的商業機構,是讓外人管理的。而這些外人 也並不需要忠於中國。 中國人幾乎是無條件信任他們。

歷史學家可能會大感詫異 ,這些代理人是用中國方法去秘密統治香港的。他們建立了一個特大的地下黨。這是一個在香港人人知道的秘密,但北京的領導人不知道。這地下黨用了不同的方法去招攬黨員 。沒有人可以拒絕他們的招攬。因為他們是用網絡的便利去做這件工作的。 這是你的生意,他們可以給你方便去賺錢 。這是你的前途 ,他們可以給你職位,放你去你喜歡做的崗位上。 他們甚至可以 為你安排婚姻 ,如果你需要配偶,就給你一個。 你唯一需要做的事,只是 自願接受催眠,放棄用腦 ,自願相信這一種西方的民主理論。 你必須相信中國人都是壞的 ,都是妖魔。中國一向都是被妖魔化的, 但奇怪中國人也很少採取什麼行動 去告訴這個世界,他們 不是妖魔, 而是很有文化的。 中國人很努力的去為世界和平努力, 也 盡量不去 刺激西方的官僚政客。在這種情況下,所有香港的重要機構, 就都被逐步接收了。 變成了打擊中國的機構 ,變成了在未來 重奪香港的工具 。這些機構 包括了幾乎全部的傳媒機構,幾乎全部的電台 全部的電視,幾乎所有的學校,所有的教會 ,所有的宗教 ,所有的出版機構 ,並且許多與文化無關的機構也同樣被接收了。 香港也是允許成立各種政黨和社團的。這些社團轉過頭來更加促使地下黨發展 。在香港,一個率真的青年人 很難找到出路 。思想一定是苦悶的 ,因為 連宗教的慰藉都不可能得到 。如果要看書也找不到 好書。因為都被出版機構把持了, 任何對抗地下黨統治的企圖, 都會消失 。這完全是西方式的獨裁統治 ,但是中國人一點也不知道 。這是一個很奇怪的問題, 也是一個很痛苦的問題。 為什麼他們不知道呢?

值得留意的是, 在戰爭之中, 有時你會打勝仗, 但那不是出於你自己的智慧,而是 出於敵人的愚蠢 。如果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請不要感覺得太高興。 悲劇是時常發生的。

有人以為這只是 中國和美國 在香港的戰爭。 但是領袖們依然感到力量不足 ,他們對於這一場戰爭可能打勝的信心不足 ,所以他們利用仇恨 去推動群眾。 因為提倡仇恨 很容易,而且收效也快 。所以你在香港 看到仇恨,  目標是要刺激青年人的情緒。

但是仇恨是理智和愛的相反。這是這一場運動的致命之處。

一個特大的地下黨 要擴充分佈是很正常的 ,連外來傭工 都組織起來了 。勢力也伸展到其他地區 。許多地區都可以發現他們的蹤影 ,包括了澳門和台灣,印尼,還有很多西方的大城市 。但最特別的是在中國大陸。 中國政府曾經給了他們很多方便, 綠燈對他們長期開放 。

這一件事將會有意料不到的發展,是一種不可不注意的形勢。

莊子兵法 第 五 章 層次

Zhuang Zi  Art of War,

Chapter 5   Level

(  Chinese Translation )

(Detail Version)




莊子兵法  第 五 章  層次

層次不容易瞭解。 層次之下是形勢。 形勢似乎容易一點。 但其實仍然是常常遭受忽略的。 忽略了形勢,就是失敗。在淺水的地方淹死, 是很不愉快的。

我們都是活在不同的層次裏面的。層次就好像一個小小的金魚缸 。金魚在水中活著, 水就是他的層次 。金魚是不能夠升上一個層次來到空氣中的。 你的層次可能比金魚高一級,金魚的一舉一動,你瞭如指掌。你完全明白。

這時,你的背部可能不由自主地出現一種寒意。能夠感到寒意是很好的。因為你知道, 你的上頭還有更加高的一個層次 。可能有人正在看著你, 好像你看金魚那樣。 他明白你 ,他比你自己更加明白你自己。 你簡直是無路可逃 ,如果這個人攻擊你 ,你會戰敗。

層次之上永遠有層次,總是有人比你高一層次的。 所以要謙虛一點,隨時準備學習新的事物, 開放心靈。 不要拒絕學習。 拒絕是失敗者的習慣 ,不是你的習慣。

此刻你是幸運的。因為在看著你的那個傢伙,他是跟你層次相同的。 可能他比你的層次還要低一級。 他只是用一個遙控攝影機來看你,用一個 連線的電話來聽你 。他是跟你相同層次的。雖然他還有秘密網絡,他能夠透過你的同伴和你的朋友去偵測你,你的資料,不絕流到他手上。

所以你此刻可以稍為放鬆一點了, 對方只是一個間諜,不是高層次的觀察者。

間諜是不能看清楚真相的。很多人都重視諜報,但不會依賴諜報。 報告不會是全面真相。 你只能夠把這些報告當做二手資源,只有你自己的資源才是最重要的第一手資源。

間諜無須畏懼,但高一層次的人,卻必須謹慎提防。

如果你自己是高層次,雖然你的敵人 不斷偵測你 ,但你卻了解他們更多一點 。因為你是從高層次觀察他們的。 你看他們就好像看金魚缸裏的魚一樣。 他們只能在相同層次裡觀察你。許多問題,他們不會明白。

怎樣才可以升高層次?

大學學位,只要花幾年時間, 就可以拿到手。但層次不是這樣提升的。 因為層次是你自己智慧和知識的總和。到了一種階段,提升了也不知道。

從一個孩子到一個成人, 是很明顯的兩種層次。 孩童世界不會了解成人世界。 孩子尚未達到你的層次, 他不會知道什麼事情正在你的身上發生。你需要完完全全地投入進去, 才知道自己現在是什麼層次。如果你願意保持這樣的信心, 知道你自己仍是一個孩子, 知道總是有一個更加高級更加複雜的層次, 是在你的理智範圍以外的 ,這樣 ,你就是已經預備好了, 你有升上層次的準備了。

對於一個高層次的人來說,你只是一個孩子。 如果你拒絕相信這一點, 你的戰爭一定失敗。

那麼我怎樣才能提升一個層次呢?

答案只有一句話:

「尋覓,你就會得到。」

 這句話是耶穌說的。他是對的。

提升層次是你的內在願望 。一般人是一生也不會想到這問題的, 他們也不會在高一層次的地方審察現在的情勢。內在的企圖是不容易的, 你需要尋找到一個突破點。 很多人是從來沒有問題的,當然他們也不會有答案 。在生死存亡的關頭,或者需要靜下來思考一會兒。

下降層次常常發生。 當人們不能選擇智慧的時候,他們就只會選擇愚蠢。

有一個賣糖果的小商人。他的生意時常都是差不多, 不太好也不太壞。 他就想,我怎樣才能多賺一點呢? 現在的情況太不滿意了。 他想到把糖果的製造方法修改一下。他用假糖去代替真的糖。 他的收入果然是好了一點, 但他的失敗卻是肯定的。 他太蠢了, 他無法躲過命運。 很多人都是這樣走向了毀滅之途, 總是向著下降的層次進發。  警告訊號曾經響起, 但他們聽不到。 更低的層次在等候他們。

這令人想到, 如果下降層次是這樣容易, 那麼上升難不難呢? 如果我也販賣糖果, 我怎樣才能上升一點?  我能否打開心扉 ?

好像是一點也不困難呢。



莊子兵法 第三章 方法



Zhuang Zi  Art of War,
Chapter 3   Method
(  Chinese Translation )
(Detail Version)



莊子兵法  第三章   方法

莊子曾經提到的方法只有兩個,這兩個方法是莊子觀察宇宙萬物的感悟。

第一個方法

請用你的心去看,不要用你的眼睛去看。

這是很簡單的方法,但難以了解 。軍事學家孫子曾經說過類似的話。 孫子說, 如果你看到太陽和月亮, 你未必就是有了很好的視覺。 孫子可能忽略了一點 :  有時,  戰爭的形勢是這樣明顯, 明顯到好像太陽和月亮, 但仍有很多人看不見。  因為他們不是用心去看,也不是用眼睛去看的。他們簡直是已經把眼睛蒙蔽起來,完全不看。 在民族存亡的生死關頭,一定要小心,更要謹慎 。最重要 一點是寧靜。當你寧靜的時候,你的心是清亮的。  當你時常都是覺得很忙, 那就要注意了。 警告訊號已經發出。 當你喜歡說話,總是滔滔不絕, 那就要小心了,失敗已經臨近。

 第二個方法

用一把沒有厚度的劍去刺中對方的縫隙。

這句說話的原文是 「以無厚入有間」。

 當你的寶劍是這樣的鋒利,似乎連厚度也沒有,不用放大鏡,幾乎看不到劍鋒。鋒利的劍,無影無形,一擊而中。

但對方的防守是這樣的嚴密,幾乎沒有縫隙,那麼你怎樣去刺? 如果從無厚的角度去看 ,形勢完全不同。

你根本沒有厚度 ,而對方的縫隙是從你自己的角度去決定的。是你自己決定對方縫隙的。 達到了無厚境界,你就找到縫隙,達到勝利。

如果真的找不到縫隙怎麼辦?總不成硬來吧?

如果不是無厚,就不要進入。

這是什麼意思? 為什麼莊子要這樣說? 這幾乎就是一切。所有的戰略;所有的技術;都在這一句說話裏面了 。不要用愚蠢的力量去進入對方。  絕不蠻來,永不盲動,就意味著你已經知到一切,徹底了解。 所謂一切,就是包括在所有範圍內的所有研究。

你是這樣鋒利, 這樣有天份 ,並且你還擁有了幸運,一切都知道了,你已經有所警惕 。但你並不是把自己看成是什麼都沒有。 你不是無我, 你只是無厚。你不是沒有意見, 你不是沒有選擇,你不是沒有角度,你不是沒有堅持, 你不是無我。你只是無厚。需要從較高的角度,才可以明白這一點。 虛無不等於無厚,無厚並不是無我。

當你發覺了對方的縫隙, 你就可以變成一把真的利劍刺進去。

宇宙是一種複雜的重疊層次。這種 情況遠比我們常說的多角度更加複雜。 有的人以為世界很簡單,只有兩個 方面,宇宙就是只有對立的雙方,宇宙只是我和我的敵人所組成的。 這樣就永遠無法了解層次或者縫隙之美。

最後,還要說一說,甚麼是幸運。  幸運其實即是智慧。路有一條,被你看到了,但你的敵人沒有看到。方法有一個,也被你看到了,你的敵人同樣看不到。  你可以說這是你的幸運,其實是你的智慧。 你只是謙虛,說是你的運氣,五福臨門。 謙虛,也是無厚之一。

有智慧才有幸運,沒有智慧,就一定沒有幸運。




12/06/2019

莊子兵法 第四章 基本原理1 2 3

Zhuang Zi Art of War,
Chapter 4   Basics 1,2,3
(  Chinese Translation )
(Detail Version)






莊子兵法  第四章    基本原理123



以下是莊子兵法的幾個基本原理



第一 :   「一」的原理



作為一個領袖, 一定要知道自己的真實處境:   「我和我的宇宙是一個整體,  我們是一起誕生的。」你不只是一個個體, 你能夠以整體的角度,看見全面形勢。因為你就是整體。畫面是這樣清晰,所以你很清楚知道應該怎樣做。 但是從全面觀察並不容易。很多領袖都失敗在這裏。感覺迷惑的時刻,一定要保持寧靜。 很多人都極力向你描述形勢,但只有自己才可能把真相繪畫出來。



來去匆匆的領袖都沒有整體觀念,只看到名譽和財富。是一定失敗的。但更嚴重在於有真正才能的領袖。 對於他們來說,物質影響不算一回事,但他們無法寧靜。工作過份忙碌或者過份集中,都是致命的。很多人嘆息:  我只有一雙手,怎能推動地球。 所以深層次觀察是必須的,請用你的心。一隻手也可以推動地球的。



要觀察層次, 需要有特殊的感覺, 艱辛勞動。沒有人像亞歷山大大帝那樣幸運了, 他的老師是亞里士多德。他在亞里士多德門下學習了七年 。他建立了橫跨亞洲非洲和歐洲的一個大帝國。但沒有人能夠繼承他, 因為要擁有一個像亞歷山大大帝那樣的心絕非簡單。他死後,繼承權力的人很快就在權力鬥爭之中消失。誰會是地球上的下一個天才領袖呢?  這是一個艱難而且痛苦的問題。上面說到亞歷山大大帝極端幸運,上一章我們說過什麼是幸運。 如果亞歷山大大帝欠缺智慧,他碰到了亞里士多德也沒用的。



怎樣繪畫全面形勢之圖?



 一個天生的領袖,一定喜歡宇宙間的萬事萬物 。太陽底下每一件事都是新鮮的。生命中每一個角落,都感覺興趣。每一項目都喜歡。他不是一個純粹的科學家,也不是一個世故的商人。他不是一個單一趣味的人。他是多角度的,多層次的。他不是單細胞,它是整株的植物。他比一株植物更加豐富。他不單是植物,還是土壤,不單是土壤,他是地球。不單是地球,他還是宇宙。並非個體的人,都是這樣。他的心中有圖。這一幅圖,就是全面真相。



秦始皇是極端勤奮的。他要求下屬呈交奏章。奏章來自四面八方。他每天晚上都要看到深夜。那時的奏章,都用竹簡寫成,他每晚都要看好幾大籮,直至深夜。人人稱都說他勤奮,但他的問題無法解決。



其中一個原因是,他是被餵養的,他不是主動吸收的。一流領袖都是主動吸收的,他們對一切趣味盎然。他知道甚麼該忽略,甚麼該堅持。他有敏銳的觸覺。每一次,他只要吸啜一點點,就知道什麼事情正在發生。他知道應該怎樣做。 如果碰到這樣的人,千萬不要向他挑戰。



這樣的高層次是不容易的。因為他不是無我的,因為 ,沒有整體,就沒有我。我是有來源的,也是有作為的。這是莊子哲學的精彩部份,他只是忘記了他自己,他只是忘我 。這本來只是一件小道理,忘我和無我也沒有什麼不同。但對一個真正的領袖來說,只有忘我能夠完成他的歷史使命。一個無我的人,還需要主動嗎?  地球上的事務,一寸也動不了。



這是哲學性的問題,好像是無關大旨。但這是戰爭。艱難的戰役,需要忘我的人去看顧大局。一個無我的人,心中是沒有全局的。他多半會是一個間接領袖。但只有直接領袖能夠戰勝。他是直接投入的,他不會完全依賴他人所提供的報告,他會親自嘗試那種味道。 據說現代的通訊技術已經這樣發達,醫生可以用電話為病人診病。但是請注意,這一種診治方式,可能有害。一個真正的醫生,一定會親自來到病床之前,他會親自感受所需要的資料,他會運用感覺,他會看,他會聽。他的心非常忙碌,他全神灌注。如果隔了一部電話,他就只能間接得到數據。電話中的電腦代替他思考。所以好領袖必定親自接觸對象 。如果你計劃太空遠征,你未必需要親自飛往太空,但你一定需要對於這一種太空遠征具有濃厚興趣。觸過,摸過,品味過,然後才把金錢和人材投進去。



 什麼叫做直接領袖呢 ?他是和整體在一起的,是整體的一部分。所以他不是無我的,他是有我的。



以下是小小結論。 作為一個好領袖,必需要是全心全意的。 他有兩個重要的內在特徵。 第一是興趣, 對所有事情都有興趣。第二是徹底的奉獻精神。 他的一切都已經拿出來了 ,在這兩點裏面, 沒有提到愛。 因為愛是興趣與奉獻的果實。 他是有趣的, 他是忘我的, 他是徹底奉獻的。他就是愛。







第二 :   「自由」的原理



自由原理是莊子的一個重要成分。 但是莊子的自由,並非一般概念的自由,而是一種我們稱之為絕對自由的自由。在絕對自由的心中,是沒有牽制的,思想騰空,任意飛翔。 一般概念的自由,只是一種有限制的自由。而很多時,這種普通的自由,只是一種帶有催眠性質的騙局。 每一個人都只能在文化或者法律的限制中有限活動。有些人以為神聖的自由, 事實上 ,所能夠做的事是很有限的 。傳統裏的一塊磚頭,你也無法挪動。這種自由是對無知者的欺騙。明明你是沒有自由的,但你以為自己是自由的。



作為生物中的一個份子,我們都被賦予了一種絕對的自由。可以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一點限制都沒有。你想飛? 第一是你可以想,想通了就可以做。 你可以從高空的飛機飛出來 ,你也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 這是人的天賦 。雖然你永遠不希望從一架飛機中飛出來, 因為你除了擁有這一種天賦,你還擁有另外的一種天賦:  你有抉擇的智慧。有了抉擇的智慧,你可以選擇去做或者不做。更重要是你可以選擇成功或者選擇失敗。都是你自己的神聖抉擇。



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 但能做或不能做則是另外一個問題。 只要

克服得了限制因素,你就可以飛得起來。 第二是抉擇能力。你可以決定做或不做,考慮清楚後果,可以一往無前。 掌握這一點, 思想就沒有限制,思想絕對自由,就是聰明智慧。



那麼絕對自由跟兵法有什麼關係?是否說在作戰的時候我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情?



請留意, 戰爭不是一種日常事務。戰爭是一種集體行為,關係到國家的生死,文化的興亡。 所以戰爭需要最高能力的人去處理。當你擁有了一種絕對自由的腦袋,你的思想就再不受限制 ,你是自由的, 你是有天份的。 你已經擁有了一種領導國家, 為人民服務的力量。絕對自由不是胡作非為,而是高瞻遠矚的能力。只希望,這意思不會被故意曲解。



很多人評論歷史領袖人物,時常都說他們是瘋子。 是不是他們真的瘋狂?還是只是有了絕對的思想自由?瘋狂與絕對自由是很接近的。 必須記著 ,每個人都擁有絕對自由。



他的選擇,沒有人可以阻止。



好像是有點不可思議。假定有一個人選擇去街上胡亂殺人,其實他是可以這樣做的,雖然效果會很嚴重,會被阻止。但他的心,你無法阻止。他的心阻不了。對於絕對自由的心來說,甚至大自然的定律也無法阻止。就是這一點,使人類越來越聰明,我們都有充滿天份的心, 我們會找到路。



所以現代戰爭常常是心的戰爭,對方會用盡力量,催眠你的青年,摧毀你的形象,全面控制你的傳媒、教育系統、宗教系統、電影系統和音樂系統。你的整個國家,也會被妖魔化。你以為對方只是竊聽你的電話,其實是竊取民心。思想上做了奴隸,危機嚴重。



還有一個問題 : 我怎樣才能夠做到思想上沒有限制呢?



這類問題,在激烈戰爭中更加清楚。戰爭會導致顛狂,亦會產生天才。



如果你具備了徹底的奉獻精神,你的思想就沒有再沒有任何限制了 。因為你是無所畏懼的。 你會把全部的精力, 奉献出來。



無所畏懼有很多種。 愚蠢的人也可能是無所畏懼的。 但是愚蠢的人永遠不可能像一個正常人那樣思考。充滿貪慾的人,也是無所畏懼的。 他會瘋狂的去搶錢, 他也會變成非常富有 。造物主創造這樣的人出來 ,也是很公平的 。太陽照在好人身上,也要照在壞人身上。他們共享陽光 。唯一的不同是,他是全心全意搶你的錢,而你卻是全心全意服務人民。到最後誰勝利呢?



請不用為這個問題操心。



因為一個真正的領袖並非一個個體。他的心是一個整體。 他能夠從一個更高的位置觀察全面形勢。他的動力是無限的。他當然比一個自私的可憐蟲更加優秀。 因為這是跟大腦的動力有關的。 自私鬼的動力只是一個人, 而他的動力來自整體。



什麼是自由思考呢?



就是說,  你是在你自己的腦裏面自由活動的。你的思想能夠從東方的最遠處去到西方的最遠處。 那麼還需要什麼呢? 你需要一份地圖或者你需要一種工具,你更加需要去除阻礙。但最後的一件是:  你需要動力推動思路。



什麼叫做思想自由? 你可以自由去任何地方, 沒有限制。但你還需要動力。動力是與自由無關的。動力來自上述第一點:  「  一  」。超凡動力來自個體與整體的奇妙結合。但這仍是不夠的。例如在花園裏的花,她就是同宇宙結合在一起的。 但作為一個領袖你需要更大的動力。 你需要一種力量推動你的腦袋去思考。 我們曾經提過有兩種動力, 一種是內在動力,另外一種是外在動力。你的內在動力會推動你的心去推動世界。 外在力量的作用相對是比較小的。







第三 :   「可能」的原理



對一個真的領袖來說, 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因為他有整體在心裏 ,也知道了自由的秘密, 他有能量,徹底奉獻自己。這些都是魅力領袖的必要條件。他會受到人民的擁護愛戴。



但這仍然不夠。



即使到了這一種階段,仍然只像一個盲人在森林裏面行走。 一定要從哲學的高度上去了解,到底這是什麼問題。要知道什麼是可能的和什麼是不可能的。



如果你堅持宣稱宇宙之中一切都是可能的,那樣那麼你就一定要回答為什麼。



莊子的答案是,你先要解答第一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是:   了解宇宙是可能的嗎?



莊子的答案是肯定的。是一個率直的、直接的回答。



因為我們是一個整體, 我們是在同一個軀體裏面的。任何單位都是相通的, 都可能互相溝通。 所以我們是彼此互相認識的, 就好像你的手指知道你的腳趾,你的腳趾也知道你的手指。就是這樣簡單。 宇宙中的任何事物,都是可知的。 今天不能知道,總有一天會知道。 所有秘密,到了一定的時候, 都會徹底公開自己 。這是西方基督教教義中的主張,莊子的意思接近。



因此,互相了解的人就可以合作了, 所以你就可以說 ,在宇宙裏面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戰爭的一個基本原理是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 能夠在你的對手身上發生, 也能夠在你自己身上發生。



這是什麼意思呢?



意思就是:  你可能勝利, 你也可能失敗。一切都是可能的 ,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這是真的。 所以這就是需要保持謙虛的理由。





這是一個熱氣騰騰的社會。很多人說, 我能夠做一切事, 也有人說沒有事情是不可能的, 更有人說 ,你只要去做就是成功。說得很輕鬆 。或者你會發現,這樣的話語,已經變成口頭禪,已經失去本來的意思。但是,在探討軍事問題的時候,你也是這樣說。兩者有什麼分別呢?



分別就是:  你是從較高的哲學角度去探討的。這思想融入了你的血液 ,並非簡單的商業宣傳。 這就是膚淺和深刻的區別 。只有非常深刻的思考能夠令你戰勝。





12/04/2019

莊子兵法 第二章 心 和 人心

Art of War chapter 2 in Chinese
莊子兵法
第二章 心 和 人心
戰爭中最重要的是心。 勝利並非由於武器精良, 而是在爭取了人心。 雖然這是很普通的道理, 但是在物質世界中作戰的雙方,失敗的一方總是輸掉了人心。 他們以為作戰的勝利因素是物質和資源, 但這是不一定的。 物質和資源都很容易易手, 人心更加容易易手。 集體催眠的事情時常發生。 其實這是很古老的教訓,可惜今天的人未必相信。 他們以為,強弱懸殊,大吃小是必然的。 如果真是這樣, 世界就是很簡單了。智慧就完全沒有用了。這是不符合進化原則的。 小勝大也是有可能的。 重要是自問: 是否已經掌握了這一場戰役的規律,看不看得清楚。 第一重要是自己的心,第二重要是掌握人心。 古往今來, 很多領袖都只看到第二點,看不到第一點。這是他們失敗的終極原因。 另外一個問題是財富的副作用。本來財富只是資源,無所謂副作用的。 但是,當一個人的錢多了,他就很容易只顧管理金錢 ,守住地盤, 再看不到其他事情了。以為,生活問題解決了,國家就穩定了。 所以他們都會親自看管金錢,至於其他事項, 例如傳媒, 電台,電視, 報章,雜誌, 文章,小說、、、 ,完全不管 ,只讓隨便的人去管。 其實人心才是國之重器, 完全不管一定出問題。 管理人心是很不容易的, 所以需要掌握哲學和歷史,還有文學和音樂。 至於其他科學、經濟、醫學等等, 雖然也很重要, 但那些都只是你的工具或者你的錢包,並非你的心。 心是被意識形態、理論、宗教還有哲學決定的。 第一流的領袖都喜歡這些方面。 心是有很多方面的, 有的心攜帶正能量, 也有的心攜帶負能量。 奇怪的是,正能量未必一定勝利 。因為勝敗和忠奸無關 。決定只在心的能量。

人心都是互相影響的 ,所有人的心最後都會集中為一個點。這一個點,就是領袖點。在戰爭中, 領袖是極端重要的。 沒有領袖就沒有勝利, 領袖通常都是眾人的燈塔。 眾人可以從領袖身上得到能源,得到力量。 不久的將來, 地球上是會有戰爭的。 也很難想像未來的戰爭會是大戰還是小戰。 人是會犯錯的, 想錯了 ,就會發生大戰。 有人以為大戰不可能發生, 那是有前提的。 前題是要人不會犯錯。如果人會犯錯 ,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 所以不能夠盲目樂觀。 錯誤估計形勢就會 採取錯誤的行動。
未來會有甚麼戰爭呢?

例如韓國人可能和日本人開戰, 這就要看他們誰能夠更好地團結自己, 並且催眠對方。 俄羅斯也可能和北約國家開戰, 中國也可能和美國開戰。 還有中東, 雖然複雜一點 , 但打起來是一樣的。 都是人心之戰 。而且戰爭不是只有一種形態, 這一種不行, 就要採取另外的一種,需要很審慎的去判斷。 人心強弱是勝負的關鍵, 但注意不要看錯這一句話。人心強並不等於熱潮高漲,更不是憤怒加上仇恨爆發。強壯的心是以智慧為根基的。 面對強大的敵人, 只有智者知道應該怎樣做。

對於中國人來說,春秋戰國的歷史是痛苦難忘的。 強大的秦國想要殲滅六國, 後來就把他們 一個一個的吞掉了。 蘇洵曾經把這件痛苦的歷史總結為一句說話。他說,「 六國破滅, 弊在賂秦。」 六個國家都企圖討好秦國,都希望跟秦國保持友好關係。不斷奉贈昂貴的禮物和土地。他們希望跟秦國建立互信和友誼,卻得到徹底的滅亡。

問題在哪裏呢 ? 問題在於他們自己的心。 他們早就在心的戰役中失敗了。歷史時常都會重複自己 。如果香港也是這樣被吞滅,中國人就會有一個大教訓。有人說, 香港是絕對不會被吞滅的。 但歷史不是絕對的。香港的問題在於人的思想。如果香港青少年的心沒有被催眠,如果中國沒有被不斷的妖魔化, 又怎會有這樣的動亂呢? 未來的歷史學家會告訴你: 人心失掉了, 土地也會跟著失去 。幸運是今日香港的人心未失。但這一條金律要切實記取:  土地是跟著人心走的。不斷有人聲稱中國是不會滅亡的。但請留意一點,警惕是絕對不宜放鬆的。國家不會亡,這很理想。但朝代會興替,領導人也會不斷更換。如果有人以為,國家是永遠安全的,是永無後顧之憂的。那就請他回答一句話 : 為什麼? 為什麼會這樣想呢?

另外一條很重要的問題是: 我應該怎樣建設我自己的心。這就是莊子所說「成心」的原理 。很少人曾經這樣想。一 般人都只想學點技術,技術可以賺錢。無數領袖都想著買多點武器,或者盡量跟各大勢力保持友好。

「成心」是莊子的重要思想,希望可以在這小篇幅裡說明一些。也想不到,原來兵法也即是心法。聰明人百戰百勝,心法是必須的。 能夠好好建設人心,那就意味著, 無論未來有何種大衝突,國家都是穩固和平安的。

12/01/2019

莊子兵法 第一章

(A note by the writer)

I planned to translate the "Art of War" into Chinese quickly,  however, My computers were hacked by the underground party people.  They have sophistical tools supplied by the US agents,  they can listen to any phones and enter any computers. My several computers were all hacked suddenly.  But my book had already been published,  of what use was their action?


莊子兵法

第一章   進攻
第二章   心
第三章   方法
第四章   本質
第五章   層次
第六章   形勢
第七章   知識與
               智慧的形式


第一章  進攻

兵法之美在於進攻。 生命是一連串的 進攻過程。 從出生到死亡,每一階段都是進攻。 好像一隻剛剛出生的小鳥,如果要從殼裏面出來, 他必需要進攻他自己的蛋殼。 這就是生命的第一階段。 終生採取防衛策略的人 是一定輸的。 進攻是生命的基本態度。 進攻不止於是戰爭策略 ,也不止於是作戰的技術名詞。 進攻是一種積極的行動態度。 一株小草必須要從泥土裡攻打出來, 而這是和火山一樣的 。火山需要 爆破泥土, 兩者都是正面的丶積極的。 你有選擇權利, 你永遠都可以選擇 行動 或者不行動。 一株小草是一種行動, 一朵花也是一種行動。 她正在努力奮鬥,她要打進你的眼球裏去。 進攻的態度 是宇宙的 基本設計。 勝利的人 就是 採取正確態 度的人。 所有的勝利者心中記著這一個事實: 四周都是有敵人的,  敵人會把你推進另外一個世界。 這是很古老的教訓, 但很多人不願意相信。 他們以為 他們可以無條件的享受生命。 四周的都是好心人。 這種思想是一定會輸的。 而失敗者 會提供很好的 教訓給未來的戰爭。 沒有人想打仗 ,人人都希望和平。 但是戰爭會把人類推向前進,保證人類文明的進化。未來世界會有和平嗎? 當然是有的,只是有一個條件,就是要大多數國家都有自覺的智慧,知道甚麼是和平競爭。本來是不會太難的。
 愛好和平是很好的, 但必須要有一點智慧, 知道今天的世界上仍是有戰爭的。 只有 準備好了的人能夠活下去。準備不足或者欠缺智慧的國家,是很難活下去的。

我應該愛我的敵人嗎? 當然是愛的。我愛他們, 他們是跟你和我一樣的。 他們也曾經接受一種選擇的權利, 他們可以選擇和平地跟我們生活在一起, 但是如果他們選擇戰爭 ,那麼我可以告訴他們, 我是有所準備的。 我愛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