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2012



罵人的風氣, 是從那裡來的?

..............李察..............




小事化大, 盡量擴大。罵人的風氣, 本來並非中國的傳統, 也不是香港的傳統。

在這一塊地方, 罵人是沒有禁忌的, 有甚麼滿意的地方, 一句多謝的話也不會說, 但如有小小不滿,就用盡一切可以用的方式發出來。

罵人最初是少數專欄作家的專業 。日日罵, 天天罵, 居然得到大老闆支持,升職加薪, 可以長期罵下去。

後來, 罵人就變成傳媒的主要著力。頭版新聞舖天蓋地的聲勢, 絕對不是小市民隨口罵的小意思, 已經成為一種龐大動力。由傳媒帶動的負面潮流, 亦開始形成。

香港的負面潮流, 是由幾種力量組成的。

一種是美式的物質享受思想。追求快樂, 就是吃喝玩樂。香港傳媒加上廣告商的支持, 在文化上圍堵中國, 香港是橋頭堡。

另一種就是儒家聽命權威的無奈思想。教會學校推廣背誦儒書, 駭人聽聞, 居然也在香港發生。

還有第三種就是 罵人。批評一下, 本來沒有甚麼。但是, 千夫手指,卻是迷失方向的。不斷高呼打倒, 其實質是爭權 。

香港前途甚至中國前途、 世界前途的關鍵在那裡?

香港天主教會的大幅廣告提醒了我們:

到底關鍵是甚麼「政制」,還是以愛心和智慧帶動的「文化」?






(問到底 No. 8323 2012.2.28 )


特區政府是否施政失當?

.............李察..............



香港天主教會在2012年2 月 19 日刊登在香港報章上的全版廣告中,結論說: 「特區政府近年施政失當, 間接或直接使本港貧富懸殊問題惡化, 在房屋、醫療、教育及退休保障等問題上百病叢生, 弱勢社群更首當其衝。」

這是很嚴厲的指責 。

欠缺寬容與愛心的潮流, 已經把香港社會推到了危險的邊緣。注重靈性的教會, 想不到也會這樣說話。

平情而論, 香港政府未必是最好, 也不能說是極壞。至於是有多好, 有多壞, 是另外的問題。大多數的人, 都心理有數。亦不妨比較一下鄰近地區, 看看香港人的生活, 是過得去, 還是過不去。

但更重要的問題是整個的社會風氣。我們對於這一個政府, 有沒有一丁點愛護的心思?還是事事都痛斥怒罵, 盡量打擊, 讓辦事的官員都變得神經緊張, 動輒得咎?

當社會風氣變得惡劣的時候, 似乎, 冷靜一些是需要的。 尾隨負面潮流, 未必有益。


(問到底 No. 8322 2012.2.27 )

2/26/2012

「愛情」是自私的嗎?

............李察...............



「愛」和「愛情」是不同的。

正如左手和右手是一對的。

但左手卻未必和右耳是一對呢。

手和腳,眼和耳,都是屬於同一個生命體,他們彼此相愛,卻不是相配。

愛和愛情的微妙分別在此。


很有趣,是不是?

( 問到底 2012.2.26)

愛就是犧牲嗎?

.............李察...............



所謂「犧牲」,或者不是最好的字眼。

「犧牲」是本來不用這樣做的。

但天下一體的感覺,卻是本來就是這樣做的。

手和足兩者之間,有甚麼犧牲之可言?你的腳,每天承受全身的重量,會不會覺得自己特別「偉大」?做了太多的犧牲?沒有這種「犧牲」的感覺,才是正常的。

真心相愛的人之間,那種的愛,不是犧牲。正如一枝燒著的燭,本來就是預備了要燒的。那只是「使用」,而不是「犧牲」。

(問到底 2012.2.25)

2/25/2012

甚麼是「愛」?

............李察.............



從前的人是不懂得愛的。當他們的智慧增長到了一定的時候, 他們最初只想到「法」:利用一些條文, 限制人的行為。不許這樣, 不許那樣。雖然這些條文 , 今天看來是很可笑的。例如有的條文說, 被強姦的婦女, 要跟強姦者結婚。又有的條文說, 月經的血是不潔的。在月經期間的女子, 也是不潔的。雖然是有點可笑, 但如果我們知道, 這仍然是古代的智慧 , 雖然有所不足,但已經離開動物境界很遠, 這是未必很可笑的。

要一直等到了公元兩千多年之前, 在西方是耶穌時代, 在中國是莊子時代, 另外的一種觀念, 才漸漸的在人心之中萌發。

莊子提出了天下一體的觀念, 而耶穌提出了愛的觀念。兩者雖然不同, 但卻是極端接近的。

甚麼是愛?

愛就是領悟。當一個人以為自己只是一個孤單無助的個體, 不會有愛的感覺。但一旦領悟到, 自己是天下一體的一份子, 亦即是大生命的一部份, 就會知道甚麼是愛。就會體會到那種漫天遍地的柔情蜜意。

愛不是止於兩個人之間的。雖然兩人之間的愛, 可以是良好的開始。儒家的不足, 就是只看到小群體之間的感覺, 而且儒家為這種感覺, 加上了很多條件, 愛變成了對權威的服從,對生命的無奈。

亦可以這樣想:愛是一種發展之中的感覺。動物心態中的愛, 只懂得食與色, 愛是有待發展的。到了人懂得建立家庭, 就有了親情之愛。到了人懂得建立民族, 就有了國族之愛。而無論是家庭還是國族, 都是小範圍的感受 。這一個家, 可以攻打那一個家。這一個國, 可以攻打那一個國。都是狹窄心態的小眼光。可以想像, 將來的人類, 真正把視野範圍開闊 , 心態改換了, 智慧必定大大增加,必定能夠看到, 此刻地球上的幾乎一切難題, 都是因為眼光狹窄而起的。

對於有心的人來說, 立刻就會有了問題:

那麼, 愛是應該從那裡開始的呢?

亦有人會說, 我想去愛人, 但是, 卻沒有人愛我呀, 怎辦?

(問到底 No. 8318 2012.2.24.)


李察直線電話:9186-4286
海外請撥: 852- 9186-4286


★Write to
Academy2008@hotmail.com

★Or, click the ‘comments’ links below.

2/24/2012


社會健全發展的關鍵是甚麼?

............李察.................



這個問題, 正好回答了關於「政治」和「文化」的問題。李察不久前寫過一篇小文, 提到中國人最熟悉的三國時代故事。三國眾多英雄之中, 沒有一個有好結果。而中國社會, 歷經多年政治動亂, 更加沒有好結果。是非成敗轉頭空, 青山依舊在, 幾度夕陽紅。這就是「政短文長」。政治都是短促的, 只有文化才是決定性的, 長遠的。原因十分簡單: 文化是人的內在靈性, 是人的思想。而政治只是人的外在工具, 好像一輛汽車那樣的工具。有了良好的內在靈性, 則無論工具是甚麼, 總可以一步一步抵達。 相反是欠缺了靈性,則無論是多麼精良的工具, 只會使人愈走愈錯。

所以, 如果問:社會健全發展、造福人民的關鍵是甚麼?就算不是宗教人仕, 答案可能仍是一個「愛」字。雖然, 單純的愛心, 是未必足夠的。 要加上智慧才夠 。有智慧的愛, 才是真的愛。人的內在靈性, 愛和智是兩者不可缺的。而這也是耶穌的主張:人是需要不斷的追求、探索、扣門( ask, seek, knock), 才會得著的。

香港天主教會, 最近(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九日)在香港報章刊登整版廣告, 提到一個觀點:認為

「社會是否健全發展、造福人民, 關鍵在於政制。」

李察相信, 這份廣告稿的起草人可能是錯了。而且, 這種想法, 也未必代表全港天主教徒的心聲。

作為教會人仕, 必定明白:政治只是從屬性的。人的內在心靈 ,是更加關鍵的地方。

正當無數社會大眾都在囂囂攘攘, 不知何往的時候, 宗教人仕, 其實很應該挺身而出, 為羊群指出一條靈性的出路。

關鍵不在於甚麼「政制」而在於人的靈性。心懷邪惡的人, 你給他甚麼樣的政治體制, 都是沒有好結果的。


(問到底 No. 8318 2012.2.20.)

2/20/2012


利比亞事件的真相如何?











她說了只是十一分鐘,卻讓人看見事實的真相。

利比亞的所謂民主派,示威了不幾天,便立刻拿到大量武器了。而美國和北約便立即(!)表態支持,並且派軍了。真是使人想起八國聯軍的一幕。

而卡達菲並未好像其他貪污暴君那樣,帶了金銀珠寶逃亡。他的選擇是戰到最後一人。果然,他被虐殺了。捉到他的人,把一柄刀子,直插進他的肛門裡去----是在全世界觀看的鏡頭前面進行的。
(李察記於 2012.2.20)




何謂「金蟬脫殼」之計?

................李察.................




如果唐英年先生知道, 這數百部對正他瞄準的, 並不是攝影機, 而是致命的機關槍, 大約, 他不會再婉惜他的那一個金色的殼。

沒有殼的人, 當然不會知道, 這殼有多重要。只有有殼的朋友才知道。所以, 他格外珍惜, 連記者要求進去觀看, 都不許。

只有深深明白的朋友, 才可能知道,殼只是殼。脫掉了, 很快又能再長出來的。

要求進去參觀?踩平裡面?正是求之不得呢 。

「各位記者朋友, 你們的要求, 十分合理, 本人極度欣賞。因為, 這正好反映了你們那種鍥而不捨, 追求真相的崇高精神。


「本人現在正式宣佈, 不但只歡迎你們, 本人還要舉辦一場巨大的紅酒晚宴, 款待你們。不但只讓你們看, 還希望你們共同欣賞這最好的一切。本人對於擅自建造這樣規模的房屋, 深深後悔。亦因此, 本人打算把這房子送出來。送給代表全體市民耳目的你們! 讓我們一起共同見証, 我們的香港人 將會有一個多麼完美的未來!讓我們一起, 為建設一個美好的香港而努力!」

歷史, 必定會因此這一場肺腑之言而改寫。

而他的損失, 不過是一個殼而已。



(問到底 No. 8317 2012.2.20.)

2/19/2012


耶穌怎樣擺脫舊約?

................李察.................


如果從哲學而不是神學的角度, 就能看見, 耶穌的哲學觀點, 是跟舊約時代的哲學觀點, 完全不同的。而且要了解一點:舊約時代, 是沒有「舊約」的。現存的「舊約聖經」是羅馬教會在很後期才編訂出來的。耶穌時代的舊約經書到底有幾卷?相信已經不容易查証了。大約可以相信的是, 當時是有摩西五經, 或者還有一些詩篇之類:甚至可能相信, 當時所有的「書」, 都是「經書」。

耶穌觀點跟舊約觀點的差異, 其實是兩種不同的「思想典範」(paradigm)差異。換句話說, 就是兩種不同的思想網絡系統。而這些系統, 是可能從種種習俗, 甚至流傳下來的故事推想的。

舊約的思想典範, 基本的只有兩條。一條是「民族觀念」:一切思想,都是以民族利益為出發點的。亦可以說, 舊約時代的以色列文化, 是以民族觀點衡量一切的。外邦人的生死飢寒, 全非考慮之內。

而第二條是「法」。「法」是範圍和規章。在「法」之下,並非平等, 而是服從。

而耶穌的奇跡是, 他能以一種個體的力量, 在極短時間內, 把這整個 的舊思想體系扳倒了。

耶穌的思想體系,用了三年時間提出, 用了三百年時間, 到了君士但丁大帝之時才略具規模, 卻是到了兩千多年後的今天, 仍未確立。如果到了公元三千年之時, 耶穌的新思想典範能夠確立, 則人類才可以算是有福的。

問題是:耶穌的思想典範是甚麼?

大約 是只有三條:

第一條是天下一體的全人觀點, 一切的思考出發點, 並不只從個體或家庭或民族出發, 而是從整個的大生命出發。

第二條是愛。天下一體, 就是互相之間的真正關懷與愛。

第三條是追求。而耶穌眼中的追求, 並不只是祈禱造物主施捨一切, 而是天人結合的無私努力。

李察相信, 這三大思想典範, 是與莊子體系相去不太遠的。

而有趣的問題只是, 耶穌並未批評舊約體系, 他是怎樣用一個全新的思想體系, 更換了這舊的思想體系的?

了解了箇中奧妙與玄機, 當代的最嚴重文化問題, 可以解決。


(問到底 No. 8316 2012.2.18.)

2/16/2012


台灣的選舉遊戲有多危險?

................李察...................



文化未定而奢談選舉, 是不智的。孫中山早已經看到了這種危機。他之所以提出建國三時期: 先軍政, 後訓政, 最後才是憲政; 就是看到了文化和政治的嚴重區別。

就猶如一群無知的羊, 以為生活安定無憂, 其實是在羊群中, 已經混入了大量假扮是羊的狼。等到狼在選舉中勝利了, 羊就只能做永遠的奴隸。為了更好地統治, 狼亦已準備好了吃喝玩樂的大計, 用好聽的說話, 略施恩惠,謀求 長期 統治 。

中國人已經在文化迷失中渡過了兩千年。嚴重的落後, 使中國人在兩千年的災荒中幾乎亡國。儒家教育使中國人聽教聽話, 以恐懼和無奈作為主要的指導思想, 只識背誦儒家的催眠經籍, 不知追求真理。孫中山深深明白這種情況, 可惜是孫中山早死, 未能以一介書生之力, 力挽狂瀾。

國民黨的軟弱, 就是軟弱在此。今日的國民黨, 已經偏離孫中山的思想體系, 以儒家的迂腐思想為主導 ,怎能在激流中挺立?

而更加難辦的是北京。北京當然不希望國民黨太強勢。但是, 又不想國民黨太弱勢。一旦國民黨人全面失勢(這日子是不會太長的), 局面就不容易收拾。

而北京頭痛的根本原因, 亦一樣 。未能在文化上真正找到出路, 只能盡力推動較短期的各種政策 。唯一慶幸是北京尚未被民主選舉的表面現象迷惑而已。

要想在目前局面中尋找出路, 文化上的強勢, 是絕對需要的。而文化強勢, 不能用陰謀和詭計推行。要這種文化本身, 有真正的能量, 才能夠成功。

到北京的真正文化強勢建成了, 台灣問題, 就必定順利解決。

(附註:關於民主問題,請參看拙文「天下為公與美式民主」)


(問到底 No. 8315 2012.2.16.)

2/14/2012


台灣的局勢有多危險?

..................李察...................



台灣的局勢, 今天已經到了路人皆見, 人人知道的危險 。國民黨險勝, 但是, 誰也不能保証, 這個政權還能保持多久。等到國民黨落台,親日勢力全面控制大局, 局面就不堪設想。天真的人以為, 民主選舉真的可能輪流換莊, 下台了還可能再上台, 只會是一場虛夢。這個「台」, 是有落無上的。下去了, 就極難再上。到了某種時刻, 路軌都鑄造好了, 這台國家機器, 就只能依固定軌跡行進。或者還有人以為, 不良政府是可以流血推翻的。但是, 台灣早已落入吃喝玩樂的反智情緒多時,逸樂亡國, 台灣的歷史學家, 只能憑空浩嘆。

問題是, 何以國民黨不能建立強大的思想優勢,把政府搞好。

主要原因是: 國民黨已經離開了孫中山的思想體系, 親附了儒家的偏私情結, 以畏懼和無奈作為指導思想, 頭痛醫頭, 腳痛只能走投 。

那邊廂, 大陸人還以為台灣政府可以扶植。到頭來, 只能是攬上了一個癌腫巨瘤而已。


李察附言,關於「民主」問題,自不能簡單解釋。請參看拙文 「天下為公的理想與美式民主」


(問到底 No.8314 2012.2.14)

2/12/2012

怎樣從內在去了解地球?

..................李察....................


  (自甘為「潮人」,將來是會後悔的。)

     (2012.2.14 修改)



有一種另類興趣,是捕捉「意念」。李察在「問到底」之前, 也曾經寫過十幾年的散文。 散文的意念, 是跟詩的意念不同的。 詩的意念精練, 注重語言中的韻律美。「白髮一飄三千丈」, 幾隻字已經把完整意念送出。寫作散文的笨人, 常常需要用好幾百字, 才能夠把一個意念弄出來。

但是,「意念」卻未必只是文學工具,而是人類觀察大自然的窗口。

文人渴望看清楚一塊雲的樣子,但科學家卻會把一塊立體的雲畫出來。雲的掃描圖則,常是厚厚的一塊,像塊巨型鐵砧,又像倒放的一隻放大了數萬倍的航空母艦。誰人看過呢?幸運的李察在現場看過一次。那一次只是在香港一處高樓的天台, 藍色的天空, 忽然吹來一塊厚厚的雨雲。真的是好像一首巨型母艦那樣開過來 。母艦的艦首, 像十幾頭張牙舞爪的巨型怪獸, 向自己直撲。直到忽然大顆大顆的雨點射來,你會忽然間感覺人天相撞,驚悸不安。

當然也有人喜歡撥冷水的。那又怎樣?雲的樣子,你看過了, 又So What?

當然是有用的。如果我們能夠不但從外在面貌看到大自然,還能夠從內在看到其中的真相,那就是真的有用。文學和科學,不過是兩枝各具任務的偵察隊而已。到成功的時候, 人類就能真正和大自然溶合, 成為大自然的一部份, 而不是像今日那樣衝突不斷 。

同樣原理是: 誰看過地震? 誰看過海嘯? 誰看過地球在動? 外在的數據告訴你地球真的是在動。但只有親自看過了,內在外在的感覺都有了,才有那種天下一體的無與倫比感受。要應付未來的挑戰,內在和外在是同樣必須的。甚麼經濟崩潰或者環境變化的大問題,都是有希望解決的。

從前寫過一篇文章,描述在跑馬地的馬場草坪上躺了兩個小時的感覺。兩小時裡, 覺得自己是躺在一隻碗的碗底下, 上面的雲在幌動,碗底就好像是海底, 居然也有暈浪的感覺。

這一類散文,多年前常常在《星島日報》發表,此刻擱在儲物室裡, 要找出來也不容易。但這種經驗卻是生命中的寶藏,自己當然是不會忘記的。雖然這仍是無關痛癢,好像與一切無干。李察甚至被人因此痛斥是票房毒藥。但是,內在和外在,卻是兩種不可偏失的觀察,是要去嘗試的。吃喝玩樂潮流,才是真的毒藥。自甘為「潮人」,將來是會後悔的。





問到底No. 8313 2012.2.12.

2/11/2012


怎樣從內在去了解一隻橙?

...............李察..................




其實問題不是一隻橙, 而是一切需要了解的事物。內和外, 是莊子啟示給我們的兩個觀察角度。而現代人的傾向, 是傾向於從外在觀察。

把一隻橙切開, 是外在觀察。 外在觀察的收穫是不全面的。至於內在觀察, 則要依靠內心。

其實橙是非常美麗的。李察曾經寫過多年的散文。躺臥在報副刊的一角, 每天觀察萬物眾生。有一次是描寫橙。當時的感喟是, 為甚麼造物主在創造一隻橙的時候, 會這樣的不厭其煩, 逐一粒的橙肉, 都用一塊極薄的外衣包起來。可有人曾經細看這橙肉的外衣嗎?如果你有一柄極薄極利的利刀,剖開橙子的時候,不會有橙汁濺出來。當你細檢視, 那一粒粒的橙肉, 怎樣被你的利刃剖開, 或者你會同時想到莊子的庖丁解牛。那當中的美, 未曾觀看過, 就太過可惜了。很多人吃橙, 但只有極少數的人, 能夠從內在去了解一隻橙。

不是說, 切割只是外在觀察嗎?或者是的。但內在觀察是不應該排除外在資料的。排除外在資料的, 都是傻瓜。就好比你有一隻壞牙那樣。有的讀書過份的人, 會相信內在的力量, 用氣功或者甚麼其他的內在方法, 把壞牙治好。其實, 排除了外在, 也同樣是不對的。壞牙應該拔掉, 就如同癌細胞應該切除一樣。西醫不應該拒絕中醫, 而中醫也同樣不應該拒絕西醫的。

從內在去了解一隻橙, 好像只是小兒科。其實不是的。內外兼視, 正是時代的要求。如果我們不但能夠從內在去觀察一隻水果, 更能從內在去了解地球, 那樣, 下次地震災禍的時候, 傷害可能減少些。

你曾經對地球有所感覺嗎?你曾經感覺地球在動嗎?

到了不久的將來,我們都有了這樣的自覺,不再麻木追求玩樂,都學會了內在觀察的好方法,就是真正的有希望了。









問到底No. 8312 2012.2.10.

2/08/2012



為甚麼不在場也是不要緊的?

..........李察............



不知何故,「空魚缸」一文是寫得很慢的。與李察的一向習慣很不相同。用了差不多四小時才寫完, 次日, 又用了兩小時去修改。終歸也是錯了。寫錯了歌曲的作者名字。幸好得到讀者David君的指正, 謝謝你了, David。寫完此文, 心情很不好受。一連兩天, 也好像沒有甚麼讀者反應。心想, 這類文章太悲觀, 或者讀者是不喜歡的。又想, 你喜歡也罷, 不喜歡也罷, 我的意見, 大約也是這樣了。今天看到Tony Taibi 君的回應, 真是十分高興的。他所提到的「火之鳥」故事, 一定要去找來一看 。

其實, 空魚缸的意念, 李察從前也寫過的。那是叫作「十七年蟬」的一種生物。卵要埋在土裡, 十七年之後才孵化。那次是在李察祖母的喪禮上, 這綠色的小蟲, 爬滿臉上, 但當時太過悲傷, 也沒有想到要撥走這小蟲。後來寫「莊子原理」的時候, 才想到這當中的意思。只是, 空魚缸中無端端爬出來幾隻螺, 卻是相當真實的經驗。造物主是真的讓我親眼見証了 。大約是因為那種「十七年蟬」也只是書上看到的, 未知是不是真的要等十七年。但這一種名叫作「闊口螺」的生物, 卻是廣東沿岸一帶十分普遍的。還有人檢來炒了吃呢。

從這一種體驗, 才又忽然想到, 地球到底也是有希望的。人類是沒有能力毀滅地球的, 所謂「毀滅地球」之類想法, 只是自大的人類自己以為吧了。造物主早已設計好了, 就算是地球被一萬個核子彈轟擊, 人類完全死光, 也必定有其他生命的預留卵子, 把生命延續下去的。

只是, 到時大約你和我也不在場了, 看不到了。

如果人間尚有遺憾, 相信這是一種遺憾 。 其實, 這卻是完全不必要的。如果我的信念更加堅強一些, 我就會知道, 我其實是在場的。因為, 我已經親眼看見了。我會對一切我的朋友, 我的兒女, 我的下一輩們說, 到了那天, 你們多麼的高興, 你上台領獎, 我也是在場的。我看得見的呢。因為, 我此刻就已經看見了。

這一種想法, 才是真正的莊子思想。而且這也不是甚麼思想, 因為, 這 是真的。所謂「永恆」意思就是這樣。



問到底No. 8311 2012.2.8.

2/07/2012

為甚麼不要崇拜偶像?

.............李察..............


(宗教問題,就和文化問題一樣重要。只是今日的宗教己經不同。)



李察這樣相信,崇拜偶像會導致與造物主的溝通失效。因為, 造物主是不會「居住」在特定的一個「點」裡面的。

那麼, 造物主是在那裡呢?

耶穌曾說, 他是在食物裡。如果按照莊子的啟發, 所有的食物都是生命。如果耶穌是在食物裡, 那麼,他就是在一切生命裡。

耶穌亦曾經說, 他是在遭受痛苦、需要幫助的人裡。幫助那樣的人, 就是幫助耶穌。

耶穌並未有說過, 他是在偶像裡面的。

問題是: 如果我企圖與造物主溝通, 我可以從那一種途徑去溝通?

我可以跪在偶像的前面祈禱嗎?李察相信,自然是可以的。但李察亦堅決相信:禱告必須透過這樣的一個中介點, 抵達於宇宙萬有的其他生命,禱告才是有效的。

我們飲食、呼吸、思索、研究、觀察,都是與造物主溝通。只是溝通有自覺不自覺之分。主動禱告, 就是自覺的溝通。

問到底No. 8310 2012.2.7.

Empty Chairs at Empty tables

2/05/2012

空魚缸裡面有甚麼?

.............李察.................




李察喜歡養魚,但卻被迫對著一個空的魚缸一個月。魚缸裡面有沙,有石頭, 有濾水器在空轉,還有打氣的氣泵,氣泡一個連著一個的出, 好像很 活動那樣,但卻一條魚都沒有。

這缸裡的沙和石頭,都是李察親自到海灘檢回來的,連水也是海裡的水。因為怕自己調校的鹽水不好, 所以, 連海水也抬回來了。第一次放進去四尾很好看的小丑魚, 明天便死了。上網一查, 才知道必須讓魚缸空置一個月, 才可以放魚進去。

每天面對著一個空魚缸, 有何感覺? 魚缸在空轉, 水在流, 氣泡不斷溢出,卻沒有生命在裡面。就好像你來到一個核污染的廢墟城市,交通燈不斷在轉, 卻沒有車, 也沒有人。

忽然想起死去多時的外父。他死之前, 醫生為他插上呼吸機器。一條很粗的膠喉管, 從嘴裡直接伸進肺部。機器開動,胸部好像一上一下的, 像個長跑選手在喘氣。其實是當時他 已經死了。這種沒有生命的動作, 是令人不好受的。

缸是空的,要不要讓燈也關了?或者感覺會好些?或者用一幅布或者報紙甚麼的,把魚缸圍著, 好不好呢?當然是不好的。又忽然想起那首歌。革命之後, 人都死光了。留下些甚麼?就是Empty Chairs, 那是 取自Les Miserables 的歌曲,是 Claude-Michel Schonberg 的作品, 是百聽不厭的。

如此這般, 對著一個空空的魚缸,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其實時間是飛快的, 但忽然間覺得時間太慢。要有多久, 才算是一個月?簡直是渡日如年, 這是從未曾有的感覺。太空虛了。

直到了有一天, 一個親戚來訪。她問, 你這魚缸裡養的是甚麼怪物?李察唯有苦笑。但她指著缸壁上的一個小點問:這是甚麼?

細心一看, 魚缸壁上吸著一個豆大的小黑點, 明明像是有生命的生物。趕忙拿來放大鏡, 赫然底下是有觸鬚的, 正在左右搖動, 探索海水。再看清楚, 一顆、 兩顆、 三顆, 石上、 沙上, 總共是有六顆之多。這些好像是螺的生物, 是從那裡來的?

莫不是他們的爸爸媽媽, 在石頭上產卵了?而這些卵, 被我從海灘帶回來了? 附在石上的卵, 要一個月才孵化?

一個月來的仿惶、困惑、疑慮, 全部一掃而空。那種死的寂寞感, 忽然消失。太高興了。

大約地球也會是這樣的。人的力量, 是不可能毀滅地球的。甚麼核子爆炸,地震海嘯, 天災人禍, 無論多長的日子總會過去 , 新的生命總會再來。核子廢墟, 也會長出青草的 。

這叫做甚麼呢?這就叫做「希望」。雖然, 到時你和我都或者不在場了, 但這是不要緊的呢, 總有人是在場的呢。

原來, 空是不存在的。 李察太糊塗了, 早該把顯微鏡拿出來, 海水裡的生物,總有一千幾百種吧?

甚麼空虛, 都是廢話一場。




問到底No. 8309 2012.2.5.

2/04/2012


日本人能否走出埃及?

...........李察..............


日本作家夏目漱石說過一句非常精彩的話。大意是說: 日本文化是人為的, 是在明治維新之後, 倉迫地用了政治的力量, 人為安排出來的。他說, 西方文化才是像花朵那樣,自然地「生長」出來的。西方要一百年才走完的路,日本人在十年就追上了。

本來,「人為」也是無可厚非的。此刻,日本人面臨即將到來的特大地震,再要等待一百年的天然發展,是完全不可能的。

一種文化的設計, 本來並非一個人或者一個黨、一個政府可能在短時間內達成。只是形勢實在太急了。

日本人的今日, 就是世界人的明天。而日本是不會毀滅的,只是要面臨特大災禍。世界人看見這樣的大災禍, 相信也是同樣的麻木。

日本人可以怎樣做?世界人又可以怎樣做?

李察絕對相信, 第一要務是擺脫那種以民族為單位的狹窄思維。就像西方人需要擺脫以個人為單位的狹窄思維、中國人需要擺脫以家族為單位的狹窄思維, 完全一樣。當所有人都能用一種天下一家的整體觀點審察形勢, 就肯定會看到新的道路。

日本人需要走出埃及, 世界人同樣需要。

日本人的難題, 說到底, 其實也是世界人的難題。

我們都同樣需要走出埃及。而這裡所謂的「埃及」就是狹窄的小單位心態。而我們都絕對需要迴避那種自私的、狹窄的操縱心思。這樣, 才能夠:



擴闊心胸, 迎接未來。



光明仍然是在前面的。










問到底No. 8308 2012.2.4.

2/02/2012



日本人可以做甚麼?

.............李察..............


日本真是災難深重的民族。海嘯剛剛過去,大地震又即將到臨。

其實相同的情況,日本人已經經歷過。不過那是歷史。歷史上, 日本人可以擴張解決問題。雖然是此路不通。現實上, 日本人可以怎麼辦?

日本人能否在短短時間之內, 以極速看到問題,採取果斷措施?

李察曾經寫過「日本人有個甚麼腦」一書, 不過此書已經絕版。亦寫好了此書的修訂版,不過卻是擱在書架上,從未面世。曾經托人輾轉送給一位日本朋友。此位日本朋友不識中文, 只看到書中的插畫,便極度憤怒, 把書稿撕得粉碎。

這就是一般人類的正常反應。對於陌生的文化觀點,絕對不容易接受。日本人是這樣,中國人何人嘗不然?

日本問題, 其實是世界問題的縮影。這縮影好像放電影那樣, 把極度真實的場面, 展開在世人眼前。日本人的今日, 就是世界人的明天。而日本問題, 也絕非天災問題, 而是文化的路向根本錯誤。今天的人, 如果要想對日本人說一點文化溝通的問題,固然是極不容易。如果要向日本人介紹一點莊子或者遠古中國的文化問題, 就更加會被懷疑和拒絕。好像有點遠水不救近火。不過李察想說: 遠處的水, 始終是水,是有用的。




問到底No. 8307 201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