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ters in Chinese

李察通訊 Letters in Chinese
https://leecha.blogspot.hk/

12/09/2019

莊子兵法 第 六 章 形勢

Zhuang Zi  Art of War,

Chapter 6    Situation
(Chinese Translation)
(Detail Version)




莊子兵法   第 六 章    形勢

在金魚缸裏面活著, 是不會很愉快的 。上一層次的人能夠很清楚地看見你, 你卻覺得這一個小小的金魚缸, 好像是一個大森林。 你要從森林的這一頭走到另一頭,是很不容易的。 找尋道路非常困難 。你不知道應該怎樣做, 也不知道往何處去 。金魚缸裏面的形勢太複雜了,全不知道裏面的各種複雜,一點也不覺得安全。 有些人就選擇了好像蜆殼螺那樣的生活 。永遠都呆在相同的地方, 因為外面實在是太危險了。 直到有一天, 一條外來的魚 ,把他們吃掉為止。

當我們尚未能夠上升一個層次的時候,就必須謹慎審察形勢。

第一是要看到最主要的威脅在哪裏?

什麼是威脅? 威脅可能不只是敵人那樣簡單。 威脅可能是經濟 ,氣候 ,疾病 或任何危害生存的力量。而生存也不只是個人的生存,是國家和文化的生存。

所以應該用很清醒的心去了解威脅在那裡。羅馬帝國的凱撒大帝,最後一刻才發現威脅並非外面的敵人, 而是他最可信任的朋友,是他的親信。他的知己原來都是他的敵人。而第一把劍已經插進他的身體裏面 。莎士比亞曾經把這場面寫在劇本裡。 凱撒的最後一句說話是:

 Et tu, Brute?(還有你嗎,布鲁圖特斯?)

他簡直不能相信這是真的。

要知道誰是敵人,是絕不容易的。

大自然不會欺騙你 ,但你的敵人會騙你。所以研究形勢是很重要的。可以從形勢裏面看到真相。人類常常都會偽裝,他們會扮作友善, 給你最甜蜜的笑容, 說他是你的好朋友。 而最危險是集體欺騙者 。他們串好了來欺騙你 ,你是不會知道他們的真正意圖的。 直至有一天, 他們一起亮出劍來,同時插進你的身體裏面。

但大形勢 卻會讓你看到敵人的意圖。形勢永遠在等著你的研究----如果你能夠閱讀形勢的話。 你會知道 事情會怎樣走, 你會知道什麼事情一定會發生, 你會有所準備。 因為你是依著形勢行事的 ,你清楚形勢 ,你了解敵人的真正意圖 。你不需要等待看他的下一個表演姿態,就已經看到了他的想法。

有的時候你感覺軟弱, 覺得不夠強壯去應付敵人。 你選擇微笑 。那只能在短時間裏有效, 但基本形勢一點也沒有改變 。一旦對方看到了你的弱點, 他就會立即進攻。

所以不要對著敵人笑。 貓不會向著狂吠的狗笑。 發出笑容不會令你爭取到時間, 只能夠用鬥爭去爭取時間。

當然歷史也不會是絕對的。例如越王勾踐不就是利用笑容消滅了吳王夫差嗎 ?但請留意一點:   許多人永遠學不了越王勾踐 ,他們只是吳王夫差。 他們只是無原則地接受敵人的賄賂。


這裏所談到的所謂形勢, 意思是一種全面的形勢。由於種種原因,假設你已經忽略了內在形勢, 那就千萬不要再忽略外在形勢。這是生存的最後機會。


在海洋裏, 初初出生的小魚, 需要面對巨大的威脅。 只有少量的小魚能夠逃過威脅, 健康成長。 至於人類的形勢,其實是更加嚴重的。

有點好像一種特殊的細胞。這些細胞能夠隨處生長, 可能在任何地方出現 。發覺的時候 ,往往已經太遲, 已經來到了發展的最後階段。 所有的器官都被侵佔了,似乎你什麼都不可以做 ,只能夠投降。 你細心觀察這些特殊的細胞, 這些細胞不但只是外在的, 更可能是內在的。 他們到處都是, 而且他們和你的大腦相通。如果要保持健康 ,你可能需要格式化你的大腦 ,或者更換一個大腦。

在遠古的中國 ,曾經有一位英雄人物曹操。他患有頭風病 。一位醫生為他診治。 醫生說, 需要進行腦外科手術。 很少人想到這不是歷史 ,而是一個寓言。 曹操需要一種新的思路,不是一個新的策略。腦和心 是不同的,但他不可能明白。他更不知道,這些細胞,來自於「 心」。 曹操絕對不肯接受這一種治療方案 ,後來他就把醫生也殺掉了, 但這是毫無用處的。

所以提高警覺是非常重要的。有趣的是,你需要在一種寧靜放鬆的心情下提高警覺。

以下是形勢戰爭的一個 新的例子。

香港曾經是英國的殖民地。 後來中國人要求收回殖民地。英國人也並沒有拒絕, 大概是他們知道不可能 打勝中國。但中國人似乎從未曾觀看馬基維利的書。有一部分的中國領袖,不喜歡閱讀 。認為實際行動比理論更加重要。 他們寧願停留在舊的層次底下。 怎樣處理一個重新歸來的城市呢?  這些中國領袖們並不以為香港是一個城市, 他們以為香港只是一個商業機構。而這個商業機構 是可能 透過代理人去管理的。他們在香港 也建立了監察點。 這特殊的商業機構,是讓外人管理的。而這些外人 也並不需要忠於中國。 中國人幾乎是無條件信任他們。

歷史學家可能會大感詫異 ,這些代理人是用中國方法去秘密統治香港的。他們建立了一個特大的地下黨。這是一個在香港人人知道的秘密,但北京的領導人不知道。這地下黨用了不同的方法去招攬黨員 。沒有人可以拒絕他們的招攬。因為他們是用網絡的便利去做這件工作的。 這是你的生意,他們可以給你方便去賺錢 。這是你的前途 ,他們可以給你職位,放你去你喜歡做的崗位上。 他們甚至可以 為你安排婚姻 ,如果你需要配偶,就給你一個。 你唯一需要做的事,只是 自願接受催眠,放棄用腦 ,自願相信這一種西方的民主理論。 你必須相信中國人都是壞的 ,都是妖魔。中國一向都是被妖魔化的, 但奇怪中國人也很少採取什麼行動 去告訴這個世界,他們 不是妖魔, 而是很有文化的。 中國人很努力的去為世界和平努力, 也 盡量不去 刺激西方的官僚政客。在這種情況下,所有香港的重要機構, 就都被逐步接收了。 變成了打擊中國的機構 ,變成了在未來 重奪香港的工具 。這些機構 包括了幾乎全部的傳媒機構,幾乎全部的電台 全部的電視,幾乎所有的學校,所有的教會 ,所有的宗教 ,所有的出版機構 ,並且許多與文化無關的機構也同樣被接收了。 香港也是允許成立各種政黨和社團的。這些社團轉過頭來更加促使地下黨發展 。在香港,一個率真的青年人 很難找到出路 。思想一定是苦悶的 ,因為 連宗教的慰藉都不可能得到 。如果要看書也找不到 好書。因為都被出版機構把持了, 任何對抗地下黨統治的企圖, 都會消失 。這完全是西方式的獨裁統治 ,但是中國人一點也不知道 。這是一個很奇怪的問題, 也是一個很痛苦的問題。 為什麼他們不知道呢?

值得留意的是, 在戰爭之中, 有時你會打勝仗, 但那不是出於你自己的智慧,而是 出於敵人的愚蠢 。如果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請不要感覺得太高興。 悲劇是時常發生的。

有人以為這只是 中國和美國 在香港的戰爭。 但是領袖們依然感到力量不足 ,他們對於這一場戰爭可能打勝的信心不足 ,所以他們利用仇恨 去推動群眾。 因為提倡仇恨 很容易,而且收效也快 。所以你在香港 看到仇恨,  目標是要刺激青年人的情緒。

但是仇恨是理智和愛的相反。這是這一場運動的致命之處。

一個特大的地下黨 要擴充分佈是很正常的 ,連外來傭工 都組織起來了 。勢力也伸展到其他地區 。許多地區都可以發現他們的蹤影 ,包括了澳門和台灣,印尼,還有很多西方的大城市 。但最特別的是在中國大陸。 中國政府曾經給了他們很多方便, 綠燈對他們長期開放 。

這一件事將會有意料不到的發展,是一種不可不注意的形勢。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