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2/2016

特朗普有甚麼兇險?

美國是一部接近完善的大機器。多年來,這部機器不斷改良,已經無懈可擊。在大多數人的腦中,已經接受了這機器植入的程式,都覺得,一切是如此合理,又如此順理成章。

但這部機器是機器,是沒有人性的。

這機器可以偷聽一切人的電話,亦可以推翻不滿意的政權。這機器有近乎絕對的意志,任何個體, 不能撼動分毫。

這機器有自己的方向。這方向能反映極小部份財團的短期利益。而財團也樂於為機器添加燃料和潤滑,使機器運作暢順。所以,機器的各種政策,包括了中東,亞洲, 甚至歐洲的政策,都是水到渠成,自動形成。

就好像韓國的情況差不多。你放進去一個潑婦也好,老婦也好,無知少女也好,機器運作不會改變。

希拉莉曾說,不能讓特朗普掌握核武器。其實, 像希拉莉那樣的女性, 或者連家中水籠頭壞了都無法處理的女性, 一樣可以操縱核武器的。因為,那是 一個完全自動化的系統。 只有朴瑾惠才會那麼傻,還要去徵詢密友的意見。 大約因為她只是一個人。

最近有人利用電腦洩密的機會,揭露了機器的部份機密。其實整個形勢已經非常清楚,有心人都可能觀察,並得出相同的結論。所披露的機密, 實質上都可以猜想得到。

問題是:為甚麼特朗普所提出的幾乎全部主張,是這樣不同 ?

評論家們喜歡把他歸類,說他只代表某種右派的利益。而華爾街和代表他們的大多數傳媒,則是自認為左派的。

但未必正確。

因為他只是一個人,並非機器的一部份, 所以,主張就跟機器不同了。

他一定正確?  未必一定。他只是不同。任何一個不是機器人的人,都是可能不同的。

而最大的凶險亦在此處。

他能否正確推動機器,往另一個比較合理的方向?

稍一不小心,他就會粉身碎骨。而他亦未必會像菲律賓總統杜特多那樣,早已作好犧牲的打算。

他極有可能像歷史上的拿破倫。有堅強的意志,有無限的傲氣,有極度的主觀,有高度的聰明,但是,亦有巨大的盲點。

拿破倫出兵俄國,滿心以為必勝,總總兆頭和蛛絲馬跡出現,他都視而不見。

他更加可能沒有滿肚子的歷史和文化觀念。

前途凶險,他知道嗎?

他未必完全知道。

而我們知道的只是,拿破倫有約瑟芬,而他也有一個漂亮的太太。僅此而已。

拿破倫在聖赫連拿弧島上,日夕呼喚約瑟芬的哀聲,不知他曾否聽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