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4/2016

[民主] 是怎樣變成[港獨]的?

許多自稱[民主派]的派系中人,滿口民主名詞,以西方知識份子自居,  一向自以為理智,但是,到了某種關頭,他們的民主名詞就變成為粗口,而理智也變成了暴力。當然這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他們連自己的民主理念也改變了,從搞民主變成為搞港獨。

有不少民主人仕,他們辛辛苦苦的經營,好不容易,得到一個報章地盤,就視為珍寶,從此一心一意,以保護自己的地盤為生存目標。

得到了一個地盤,或者一個甚麼大學裡的職位,就從此不再用腦。不必思考,一切以老細的指示行事。

本來很有希望的朋友,在這名利場裡打滾,十年十年的過去,卻是從未見突破, 也毫無建樹。成為名符其實的空頭藝術家。

文章、畫作、音樂,千篇一律。日月逝於上,品貎衰於下。產品空洞無物。有人寄情宗教,以為宗教門戶可以保祐他的地盤,更多人是寄情政治,成為了政治打手,下半世無憂。

但是,光陰仍是如飛過去。人老了,藝術生命也即將結束了 。

沒有任何其他原因,唯一的原因,是他們怕字當頭,怕沒有了地盤,老婆不要他。其實即是用金錢去思考。沒有腦的可憐蟲,就是這樣。

還不猛醒? 不會午夜夢迴的麼? 想想,自己不是要搞民主麼,為何變了搞港獨?變了美國對華政策的小卒?

今日是人人唾罵的港獨,明日會變成甚麼? 會用腦麼?想得到麼?

這麼些一批人,許多本來是李察的好朋友。但今日,李察再想和他們細談 一會,也不能夠了。他們總是盡量迴避,有甚麼聚會,也不會請。在街上碰到,也盡量側面走過, 裝作看不見。 何苦如此?

有一位藝術家, 從他老婆大肚生子那年開始,就迴避了。有一次在街上碰見,他帶著孩子等名校的校車,孩子竟然十多歲了。本來是時相過從的好朋友,卻從未會面。他的孩子,也根本不認識李察叔叔。十年十年的過去,他有進步嗎? 孩子長成,作品卻未見寸進。曹丕典論論文中說,斯志士之大痛也。 這句話,他應該讀過的。

醒來吧,我的好朋友們。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