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6/2016

韓國的未來怎樣?

其實,韓國的未來是早已經決定了的。在五百年前的世宗當政時期,已經決定了韓國的命運。

二次大戰以來,韓國的貪污問題從未解決。 幾乎每屆政府,都以貪污落台。

最近BBC 引述西方學者說,這是因為韓國崇尚儒家,而儒家精神講究報恩,受了恩惠就不得不報。

這是未必正確的。

儒家精神最主要的方面, 是把社會建構成家庭的小圈子。 人不是獨立的人,而是在某種關係之中的人。 一切都講求關係。

從政的人, 未必都是貪心,但卻一定是生活在關係之中。上有老闆與權威,下有兒子媳婦孩兒一大串。行事為人,不得不事事都要照顧一點。所安所插,俱是血緣親屬。一事當前,都要講點人情世故。

這不但是貪污的根源,更使人目光只顧近前,無法以公心看視天下。胸懷狹窄,自然會膽小怕事,怕得罪人,畏首畏尾。偶然得志發財,便是自卑感的相反擴大,若有人稍不尊重,便大發脾氣。

韓國儒家,比台灣大陸更甚。或者可算是更純粹的儒家。大陸港台,有大量其他因素滲雜,儒家未必有這樣的純粹。所以韓國老百姓都是禮義周周的,而街頭罪案也很少。唯一問題是近年的流行文化滲透了色情文化,青年人都講求外在美,男士纖纖文弱,女士則紅唇白面染髮,探索精神和追求真理的精神,在流行文化中極少。

韓國的今天,路向是五百年前的世宗大王制定的。英文是 Sejong the Great 。到今天,韓國人還是很喜歡他。

世宗大王是文字學的高手。他頒布了韓文字母,取代漢字。本來這是正常的政治行為,他想離開中國的影響遠一點,是完全合理的。

但他絕對未有想到, 這樣使用拼音文字,便把一種視覺為主的文字,變成為聽覺為主。用腦的方法,也使本來的右腦傾向取消,變為簡單的數字化的左腦。綜合思維和創意思維的能力, 亦會因此而減少。這方面,韓文比日文走得更遠。 日文還可以把字母還原為漢字,或者是漢字與字母夾雜。 但韓文幾乎是全字母的。 普通人都不能找出原來的方塊字是甚麼。

日本人與韓國人的文字取向相同,但哲學取向相反。韓國十分欣賞儒家的忍讓和服從權威,但日本人則對腐儒精神反感,以武士精神取代。所以日本人凶狠得多, 也從來看不起韓國人。

所以韓國人的命運是五百年前早定的。

一方面取消了語言思維的利器, 另方面頭腦中又太多謙讓忠君服從權威的思想。再加上西方流行文化薰浸,後果完全可以預料。 前年有江南風的庸俗歌舞得到世界第一,有十億以上的網上點撃率。韓國朝野歡喜若狂, 以為是國家之光。

以恥辱為光榮,是重大的警告訊號。但韓國人自己未必知道。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