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8/2009




「我也可以發光嗎」?

「我也可以發光嗎」?
(莊式故事  之二    J )
…………………………………………………*李察
(問到底 No.7481   2009 0808     Saturday)
 
   蛇的憂鬱症,時好時愈。蛇的憂鬱發起來的時候,
是所謂「悲從中來,不可斷絕。」極端難受。
 
  蛇在午夜的黑森林裡巡航,並不是去遊玩,也不
是去找食物。蛇只是想找一點光。只要找到了光,蛇
的孤獨感覺,會忽然減少。那種無法喘氣的寂寞,可
以舒緩。
 
  對於一條孤獨的蛇來說,夜特別長。失眠的晚上,
黑夜好像永恆。黑夜永遠盤據大地,霸佔一切。
 
  有時,蛇會在地上找到光。黑森林的地上,偶然
有一塊小小空隙,上面有月色穿過層層的密林打下
來,地上出現一小塊不規則形狀的光。
 
  可惜蛇不知道,這光是從上面射下來的。蛇只以
為,是這一小塊地方,自己會發光。所以,蛇就會對
著這一小塊光發呆。有時,蛇也會對著光說話。蛇相
信,光也會像風那樣回答。
 
  蛇的午夜巡航,總算有了收穫。
 
  前面忽然發現光點。
 
  蛇發呆了。
 
  這是甚麼呢?不像動物的眼睛。眼睛是一對的。
但這裡卻只有一點。
 
  蛇小心前行。光點好像會飛,而且漸漸升高。蛇
幾乎無法呼氣。到底是甚麼呢?光點又漸漸降落了。
就在蛇的鼻頭上一吋停住。蛇更加不敢呼氣。怕一點
點的氣,就會把這一點光吹走。
 
   蛇感覺極端的歡喜。光點是這樣近,而且這樣強
烈。蛇的眼睛,幾乎無法睜開。
 
   待到光點終於伸出六條腿,在蛇的頭頂降落了,
蛇才清楚看到,這是熒火蟲。螢火蟲以為蛇的頭部只
是伸出來的枯樹枝,就當作落腳休息的地方。冷冷的
熒火,落在冷冷的蛇頭上,彼此是很適應的。
 
   但螢火蟲降落了只很短時間,就又升起,打算飛
走。蛇怕螢火蟲不回來,便輕輕「嗨」了一聲。
 
  「是你叫我嗎?」
 
    「是的。我終於找到你了。」
 
     「你找我甚麼事呢?我好像以前沒見過你哦。」
 
     「其實我只是想找光。這森林裡太黑了。」
 
  「如果你需要,我可以多留一會,陪陪你的。」
 
  「噯,你真好。你就這樣,永遠把光帶在身邊
嗎?」
 
        「當然了,光是我的朋友,我也是光的朋友呢。」
 
  「光真的是你的朋友?」
 
       「光是我的一部份呢。你看,光就是這麼樣,
從我的肚子裡「發」出來的。」
 
         蛇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甚麼,你的肚子
竟然會發光?」
 
        「當然啦,每個人都可以發光的。你也可以嘛。」
 
         「別開玩笑了。我的肚子,只能用來走路呢。」
 
         當蛇終於告別熒火蟲的時候,也幾乎天亮了,光
也回來了。但可惜蛇連這一點也不知道。當蛇打著
呵欠回到樹洞裡睡覺的時候,並不知道, 太陽己經在
水平線的那面,等著上來了。

(李察按:明天周日,請看聖經筆記和星期天籟。後天請看周一人物。
星期二,請看蛇和光怎樣相逢。)

李察顧問服務
查詢電話 2559-4690
★(寶貴意見,大家分享。請寫到以下電郵地址:
Academy2008@hotmail.com
★(或請直接鍵入以下的 "comments" 連結點:
(or, click the "comments" link below.)
(本文貼出日期: 2009.8.8   香港時間: 6:00 pm)
(明天問題:)

 



朋友太多嗎?好友們的近況現在讓您 一目了然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