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0/2009




「為甚麼我有一百條腿」?

「為甚麼我有一百條腿」?
(莊式故事之二C)
…………………………………………………*李察
(問到底 No.7472   2009 0730     Thursday)
 
 
 
       當蜈蚣離開了獨腳獸的時候,心裡從此就多了一
個疙瘩了。蜈蚣是從來沒有想過,為甚麼自己有這樣
多腿的。
 
       「都是那天殺的獨腳怪物!」蜈蚣仍是在憤憤不
平。如果蜈蚣從來不曾遇見那獨腳獸,那該有多好。
蜈蚣可以永遠享受無知。「無知無累」,不是很多中國
人同樣羨慕的境界嗎?但此刻,蜈蚣已經失去了無知
的樂趣。蜈蚣的心裡,多了一條刺。蜈蚣想了三天三
夜,都想不到,為甚麼自己的腿,要這樣多。
 
  終於,蜈蚣想得累了,就想回家睡覺。蜈蚣的家,
在一棵枯樹的樹洞裡。這枯樹,已經死去很久。枯樹
的木,都開始腐敗了。蜈蚣就是喜歡這種腐敗的香氣。
蜈蚣覺得,世界一切,都是順理成章,沒有問題的。
蜈蚣需要這棵枯樹,蜈蚣需要這種腐敗,蜈蚣需要這
種氣味。
 
  但是,今天總是有點不同。都是那討厭而且無聊
透頂的獨腳獸!問甚麼問題!如果獨腳獸沒有提出問
題,那該多好!
 
       蜈蚣來到樹洞之前,還有三呎不到,就感覺環境
大大不同。蜈蚣感覺,這種腐敗的香氣,已經變了。
空氣中,瀰漫著一種比腐敗更腐敗的氣息。到底是甚
麼氣味呢?
 
        蜈蚣忽然警惕起來。蜈蚣的一百條腿,同時停止
了動作。其實,那絕對是不可以說是「同時」的。蜈
蚣一向對自己的動作自豪。蜈蚣的腦袋裡,只要出現
一個「停」的訊號,蜈蚣的一百條腿,就一條接一條
的,漸漸的,停住了。這真是太美麗的慢動作鏡頭。
每一條腿,都比前面的腿慢了千份之一秒。一條一條
地,所有的腿疊起來,擱好在地上,蜈蚣身上那重重
的殼甲,平均負擔,變得輕鬆極了。
 
  只有蜈蚣的鐵鉗子,在慢慢的張開。其實,這鐵
鉗子,也是蜈蚣的一條腿,只不過,不知從甚麼時候
開始,已經徵用作為攻擊武器了。
 
  只是,蜈蚣也從來沒有想過,自己這橫行天下、
威力無比的武器,在這樣緊要的時刻,竟會變得毫無
用處。
 
  蜈蚣緊張地看到,樹洞裡面,好像有東西在動。
好像有一團影子,在自己旋轉。那影子不絕的轉、轉,
忽然,影子的前端從洞裡轉著伸出來了。
 
  咦,是蚯蚓麼?
 
        蜈蚣的爸爸,當他還在世上的時候,曾經教導過:
要分別蚯蚓和一種很像蚯蚓的鐵線蛇,是很容易的。
只要看看他們的動作,就知道。蚯蚓像一團肉,總是
想塞進甚麼洞裡那樣,總是塞、塞、塞的。但鐵線蛇
是硬的。鐵線蛇也不用腳,就能在地上滑滑的溜動。
小心不要踩到鐵線蛇。鐵線蛇硬得好像鐵線一樣,是
踩不扁的。他會翻上來,咬你一口。
 
       蜈蚣倒抽了一口涼氣。蜈蚣是從來沒有試過,這
樣近距離跟一條蛇對峙的。蛇的嘴吧張開,那種比腐
敗更腐敗的氣息,正對著蜈蚣的臉噴發。
 
        蜈蚣想倒退。蜈蚣很想命令最後的一雙腿發動,
從尾巴開始後退,這樣,就可以離開蛇遠一點。但是,
在緊張之中,這最後的一雙腿,卻不聽使喚。蜈蚣忘
記了:在蜈蚣的動作程式之中,是沒有後退程式的。
蜈蚣是永遠只識前進的。到底,是蜈蚣真的沒有後退
程式,還是他此刻太過緊張,以至連怎樣後退也忘記
了?
 
        或者,蜈蚣之所以得救,也是因為他不能後退。
如果他稍一後退,蛇就會撲上來了。到底蜈蚣是怎樣
得救的呢?(請看明天的「問到底」)
 
 
 
 

李察顧問服務
查詢電話 2559-4690
★(寶貴意見,大家分享。請寫到以下電郵地址:
Academy2008@hotmail.com
★(或請直接鍵入以下的 "comments" 連結點:
(or, click the "comments" link below.)
(本文貼出日期: 2009.7.30. 香港時間: 4:45 pm)
(明天問題:)
 
 


朋友太多嗎?好友們的近況現在讓您 一目了然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