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1/2009




獅子應該怎樣「愛」蠍子?

獅子應該怎樣「愛」蠍子?
…………………………………………………*李察
(問到底 No.7463 2009 0721 Tuesday)


這個故事,十年前李察已經講過。想不到,故事
的豐富喻意,到了今天,又有更深一層的理解。

蠍子有一次懇求獅子背負渡河。獅子答應了,但
要求蠍子保証,不要在河中用毒刺刺自己。蠍子也保
証了,不會在河中用毒刺刺獅子。不料,獅子背著蠍
子游泳到河的中心時,背部一陣麻痺劇痛。蠍子果然
就刺了獅子一下。垂死的獅子大惑不解,喘著氣詢問
也在垂死中的蠍子,為何要這樣做。蠍子在死亡之前
說:「真的十分抱歉,我實在不能控制自己。」

這就是「包容」裡的豐富含意。

所謂消弭仇恨,所謂「愛」你的敵人,是要從很
高的層次,才可能做得到的。

  如果獅子的頭腦簡單,看不到蠍子始終是要刺人
的,如果獅子只是一心想要愛蠍子,那麼,就是兩敗
俱亡的慘劇。獅子固然要死,蠍子也要死。

 這故事,許多人津津樂道。就好像那愛蛇的農夫一
樣:寒冷的冬天,農夫看到一條蛇凍僵了,就把蛇抱
到胸口裡去,給蛇一點溫暖。等到蛇從溫暖中醒來,
就咬了農夫一口。

  還要不要「愛」你的敵人?你的敵人,會趁你最
溫情的一刻,給你致命一擊。

蛇的故事,是很多人喜歡覆述的。記憶中,這是
五十年代蘇俄的幼稚園教材。蘇共教訓孩子:「對敵
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而唯一的結論是:「對
敵人不應該手軟。」至於潛在的教訓,就更加冰冷:
「愛是溫情,是無用的。只有恨才是有用的。」這是
蘇俄仇恨哲學的劣質課程。

  這就是包容的反面。就是完全取消了包容。

  蛇的故事,還略嫌簡單了一些。蠍子的故事,才
是最值得思索的。因為,蛇咬農夫,是正常反應。蛇
也不會因咬了農夫而死。但蠍子卻是不由自主的。蠍
子或者想不到,刺了獅子之後,蠍子自己也是要死的。
但蠍子無法控制自己的自殺行為。

  如果真的是這樣,還要不要「包容」蠍子?還要
不要「包容」毒蛇?

  高層次和低層次,分別就是在這裡。幼稚園學生
的答案,當然是異口同聲的。

  另一個問題是:如果真的仍然需要「包容」,那
麼,應該怎樣去「包容」對方?

  前文曾經講過,「愛」不等於投降。這是「愛」
的重大原則。「愛敵人」不等於放任魔鬼肆虐。「愛」
更不是無知的理想主義。

獅子應該怎樣協助蠍子渡河?

獅子總有其他方法,協助蠍子渡河的。而世界上,
也絕對沒有這樣愚蠢的農夫,把毒蛇抱到懷裡的。這
只是宣傳仇恨的哲學教授,「作」出來的騙人鬼話。
只有無知的幼稚園學生,才會輕易相信。

 「愛」是一種高層次的智慧。而懂得「愛」的智者,
從高層次的角度俯視,自然會看到了蠍子的不由自
主。蠍子的行為,是在預計之中的。

我們應該接受「愛」的哲學,還是「恨」的哲學?
這才是根本問題。如果因此而放棄了愛,而只是一味
的對敵人殘忍,那才是真正愚蠢。







李察顧問服務
查詢電話 2559-4690

★(寶貴意見,大家分享。請寫到以下電郵地址:

Academy2008@hotmail.com

★(或請直接鍵入以下的 "comments" 連結點:
(or, click the "comments" link below.)

(本文貼出日期: 2009.7.21. 香港時間: 4:45 pm)
(明天問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