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8/2014

為甚麼不可以批評民主?

8726  --   2014 0907

  中國已經被妖魔化。連批評民主的人,也同樣被妖魔化。

  不止一次,相知多年的朋友,相逢詐作不相識。

  人與人交往多年,這個人怎樣,你有腦,你知道。但一句傳言,這人是妖魔,你就怕了。以為妖魔只要吹一口氣,自己就會被誘拐。還有絲毫的自信嗎?還會用腦嗎?

  有一次,在劇院的男尿廁裡小解放,忽然看見旁邊站著一個很孰絡的文化界老朋友,就「Hi」 了一聲。嚇得他應也不是,不應也不是。硬生生的把尿縮回去,抽著褲子,頭也不回的走了。不知有沒有裡外全濕。

  前文提到,印度人為甚麼特別鹹濕?魯迅說:「都是他們娘老子教的。」印度人是在一種特殊的文化系統裡面用腦的。他們有特殊的程式。中國人也一樣:阿爺說了算,自己不用想。

  這個人當然是不蠢的。但他的文化套子,已經把他套死了。回到家去,一五一十對著娘老子講清講楚。娘老子說,「應該先把尿都痾完吧。」下次,他不會再弄濕了。因為,他是中國人,他是按照特殊程式做事的。而所謂特殊思維,其實就是儒家教育,自己是不用腦的。

  為甚麼不可以批評民主呢?

  因為,傳媒已經把民主神聖化了。批評民主,就是支持妖魔。前面所講的哲學,是毫無用處的。他根本就沒有那樣的腦汁,不可能明白。甚麼內在外在,甚麼新皮舊皮,好像天方夜譚,如果他還有一口氣,呀的一聲呀了出來,中國人就有希望了。

  兩極化的平面思維,本來是印度人專利的。但是,就連BBC 那樣的西方傳媒,都一樣照傳不誤。好像衣波拉病毒,傳遍五大洲七大洋。

  BBC說,主張佔中的人,都是支持民主的。而反對佔中的人,是不想得罪北京。

  高度概括,而且簡單,一分為二:

        佔中神聖,反佔中是不想得罪妖魔。

  神聖化和妖魔化,就把中國人的前途,好像卡通畫那樣畫出來了。中國人的前途,就只有美式民主一條路。

  而世界上的事情,最奇怪是這一點:如果西方真是以為民主是神聖的,堅持民主就可能解決所有不可解決的難題,那麼,西方就會好像台灣民主那樣,是沒有前途的。


(請把訊息App出去 。 或者,比我們更聰明的人,會告訴我們,甚麼是「神聖化和妖魔化」。)




8726  為甚麼不可以批評民主   2014 0907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