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7/2009

一個人一生之中,只可能碰見一位美女

一個人一生之中,只可能碰見一位美女
 
 
蟑螂是有文化的嗎?之三十 (  大結局 )
…………………………………………………*李察
(問到底 No.7408   2009 0527     Wednesday)

   汽車終於漸漸慢起來,景物又再清楚。那是一條
林蔭大道。路上沒有車,也沒有人。汽車一直開到林
蔭大道的盡頭,是一間很古雅的房子。大閘自動打開。
當時李察的心中,完全沒有想過,到底這是那裡。是
在地球上?還是在另一個城市?只想到,即將見到登
布多法官,便十分興奮。問題有這許多,如果有機會
一一請教,無論如何都值得。
 
   相反是蟑螂乙。他好像不安起來。他甚至不敢下
車,只呆在車上。這是一部俗稱「架扎鬆翼」的跑車,
車門向上升高打開。車門升高很久,才見他好像腳軟
那樣,扶著門邊爬出來。
 
    李察也想到,或者,他真的是心裡觸動,有了甚
麼感覺,也說不定。只好拿說話逗他:「你的臉色很
白,是不是車開得太快了?」
 
    他沒有回答,眼前的景色,使他幾乎昏倒。蒼白
的臉色,更加刷的一下子,變得青青藍藍。李察趕忙
一下子挽住他。抬起頭來,才知道,到底是為甚麼他
會這樣。
 
  開門迎客的,是一個絕色美女。明顯,是一個雅
利安裔的印度美人。但見蟑螂乙雙目迷茫,口中喃喃
自語:「戴安娜、、、」
 
    李察這時,才正式看清楚了這美女。她的面容,
大約有百份之九十九,跟英國的戴安娜公主,完全一
樣。只有膚色,有很微小的區別。但區別雖然微少,
她是印度人,卻肯定沒錯。
 
   想不到,登布多法官會用這一樣一位美人,來接
待蟑螂乙。或者,他是有道理的。李察想,橫豎自己
也是旁觀,便樂得輕鬆,準備看戲了。
 
   美女遞上了兩杯清茶:「登布多法官請你們先坐一
會,他會很快出來。」
 
  美女說完,便進去了。
 
  蟑螂乙十分緊張,壓低了聲音說:「人家說,一
個人一生之中,只可能碰見一位美女,是不是?」
 
    李察不知怎樣回答,便模模糊糊地說,「或者是
吧。現在,你碰見兩位美女了,不是更好嗎?」
 
    蟑螂乙唉了一聲,便頹然坐倒了。
 
    客廳的另一扇大門,吱一聲打開。登布多步履輕
盈走了出來。李察這才想起,要看一看地板。看看這
裡的地板,是不是像天堂辯論會裡面的一樣。但地板
看來,是很結實的地板,也不像會隨時溶化。
 
      「聽說,你要脫離蟑螂國籍了?」
 
  「是的。」蟑螂乙的聲音,低得幾乎聽不見。他
好像竭力要把自己藏起來。或者,他正在悔恨,為甚
麼沒有穿上他的褐色絲袍了。那絲袍比較寬大,更加
能夠容納「他」在裡面。
 
  「很好很好。但你知道嗎?蟑螂是沒有國籍的,
你根本不用脫離。」
 
  「是嗎?」蟑螂乙看來,有點茫然。「你只需要
擺脫外在的文化枷鎖,做一個本來的人。」
 
  李察立刻記得,這句話,登布多曾經說過的。不
過,甚麼叫做「本來的人」,甚麼又叫做「文化枷鎖」,
也實在太抽象。難怪蟑螂雖然聽過,但一點印象都沒
有。
 
  「哈,我明白了。這就是你叫我脫掉衣服的理
由!」說完,蟑螂乙把雙手一掙,衣衫紐子全部爆裂,
他覺得,這一身蟑螂衣,再不可以穿上了。但是,他
畢竟感覺,此刻氣氛不同。他回過頭來,雅利安裔的
戴安娜,正在用同情的眼光看著他,使他的動作,不
能繼續下去。
 
    「知道你自己為甚麼痛苦嗎?」
 
  「知道的,我做錯了。」蟑螂乙說話的時候,頭
垂得低低的,跟他在巴黎城中的氣焰,完全不相稱。
 
     「也未必全是你的錯,你只是依著外在文化的
錯誤公式去做。」
 
   登布多這話,使蟑螂乙忽然抬起頭來。他的眼
睛裡,開始出現了一絲光芒。
 
   「你自己本來的心,埋沒了。」
 
      「你可曾經愛過她嗎?」登布多說的時候,手
指著雅利安裔的戴安娜。但蟑螂乙聽不明白。蟑螂乙
抬起頭來,看見眼前的美女,皮膚白裡帶青,明明是
另外一人。但此時,登布多用手一指,好像神仙棒發
揮效力,那雅利安裔的戴安娜,全身被一種金黃色光
茫染上,皮膚頓時變回雪白。她正正就是蝴蝶公主戴
安娜。
 
   所有的人,都驚愕不能言語。
 
   但登布多沒有停止:「她的衣服,她的行為,甚至
她皮膚的顏色,都只是外在的。但是,你可曾愛過
她?」
 
  「沒有,」蟑螂乙的口唇震動,兩手伸上,好像
要掩著面孔:「我只是想利用她、、、」
 
  「一個人一生之中,只可能遇見一位美女。」登
布多的語調輕鬆了一點:「但是,你錯過了。」
 
    「呃、、」蟑螂乙發出一聲慘慘的哀叫。
 
  「那你呢,」登布多轉向戴安娜:「你有愛過他
嗎?」
 
    此刻的戴安娜,洗淨鉛華,只穿一條樸素的裙子。
但美貌有過之而無不及,更加比從前美麗百倍。李察
簡直不忍心聽到她的答案。但見她垂首低聲說:「沒
有。」
 
    李察本來想插嘴說:「那你為甚麼又答應他」,但
轉頭一想,還是強行忍住了。
 
    「唉,」登布多嘆息一聲:「那是因為,你們的
文化之中,愛的成份已經很少了。蟑螂欠缺了愛,你
們蝴蝶,又何嘗不然?你們蝴蝶一族,也跟蟑螂相差
不了多少。你們愈來愈不懂得愛了。」
 
   李察忽然想起,讀者Cathy 提過,希望這故事有
大團圓結局的。便問道:「登布多大人,如果他們從
此一刻相愛,可能嗎?」
 
   兩人同時抬起頭來,都看著登布多。
 
   雖然登布多的言語,是很公式化的。但說故事的
李察,也不能不依書直說。但見那登布多抬起頭來,
輕鬆的說:「這問題,不用問我呢。你去問他們自己
吧。」
 
  窗外,忽然射進一線陽光。也不知道是朝霞還是
晚霞了。
 
 
   後記:
 
  故事本來已經完了。但尚未有交待蟑螂甲。李察
後來追問登布多,問他蟑螂甲怎麼辦。他只含糊地說,
這只是文化問題。文化發展的階段未到,大約還要再
等三百年云云。至於目前,還是讓他享受一下皇室生
活好了。
 
 
 
 

李察顧問服務
查詢電話 2559-4690
★(寶貴意見,大家分享。請寫到以下電郵地址:
Academy2008@hotmail.com
★(或請直接鍵入以下的 "comments" 連結點:
(or, click the "comments" link below.)
(本文貼出日期: 2009.5.27. 香港時間: 6:15 pm)
(明天問題:)
 



收發郵件以外 - 了解更多Windows Live™卓越功能 收發郵件以外更多功能

1 則留言:

匿名 說...

Leechard,

I like your ending very much. It is the best of all options you can choose and you have been suggested to choose, i think. May i ask what the butterfly would feel if she hear that she has become more like a cockroach? The reflection of butterfly, after hearing the judge remark, shall also be one of the main attraction of story, and would command the attention of the readers and your fans at this blog. I wish i can hear your reply very soon.

Best wishes,
Willi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