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9/2009

為甚麼偏偏是我?

蟑螂是有文化的嗎?之十七

蟑螂是有文化的嗎?之十七
…………………………………………………*李察
(問到底 No.7389 2009 0508 Friday)


已經完全脫光的蟑螂王子,發出一聲慘笑:「李
察先生,我知道你的企圖。你想証明,脫光了衣裳,
我就不是蟑螂了嗎?但你錯了,請看清楚,我每一吋,
都是蟑螂。是改不了的。」

「胡說,」登布多忽然插口:「如果你想扮演蟑螂,
當然可以。但你基本上,是一個人。」

「你可以脫去我的衣服,但你脫不去我的疤痕
呢?」蟑螂轉過身去,讓登布多看清楚,他的陰莖前
端,有白色的一道疤痕。大約是某種宗教的割禮儀式。
年深月久,這疤痕仍很清楚。

  「你當然有自由。你要紋甚麼上身,也可以。但
請不要誤會,你真的有蟑螂的那一雙翼,還有觸鬚,
還有六條腿,還有那種氣味!這些全都是你自己裝飾
出來的。你能否認,這些都是外在的嗎?你要做一個
外在的人,還是一個本來的人?」

說到這裡,登布多把手一揮。舞台外緣的梯口上,
走上來一串人。李察立刻認得,他們就是當晚出事的
有關人等。有幾位是攝影狗仔隊,還有駕車的司機,
保安員、警察、救護員,酒店的侍應生,廚師,等等。
最後面的一位,身穿華貴的錦袍,居然,就是英國宮
廷中的王子了。他的前前後後,有十幾個儀仗隊隨從。
那邊,蝴蝶裝扮的戴安娜公主,很不自然地「噢」了
一聲。大約她是想不到,會在這樣的地方,看見她的
前度夫君的。

看到此處,李察再也忍耐不住了。大聲對登布多
說:「法官大人,我想他們也全部脫去衣裳,好不好?」

「當然好極!但最好是由你開始。」

  「甚麼?我是證人,證人不是應該置身事外
嗎?」那李察一向過度自信,但此刻卻不由自主,變
得害臊。說時遲那時快,他身上的衣服,好像蒸氣那
樣,溶化不見了。

  音樂聲響起。仍舊是天鵝湖。那一列長長的人龍,
此刻,每人都是赤裸全身,再分不出,誰是攝影師,
誰是廚師,誰又是王子了。奇怪是每個人的臉上,不
由自主都露出歡欣神采。好像囚禁的罪人,忽然得到
赦免一樣。

  音樂愈來愈響。在響聲之中,眾所期待的蝴蝶公
主現身了。她在一連串的高速旋轉之中,來到了登布
多跟前。她也是全身裸露的。但她似乎全不介意,或
者,她簡直已經把衣服這回事,忘記了。

  沒有忘記的,或者是只有她的痛苦。

  「請告訴我,到底我是犯了甚麼?要落得這種痛
苦的下場?為甚麼上天沒有賜給我多一點的智慧?」

「為甚麼?」

  她一下子,又從登布多跟前滑過,來到英國王子
跟前。此刻的英國王子,彎腰弓背,白髮禿頂,已跟
倫敦街頭的一個普通老漢,相去不遠了。幸運是公主
並沒有在他的身前停住。或者,公主已經知道,再問
他,也是枉然。他能夠知道甚麼?物質是光線的障礙
物。物質豐盛的人,目光通常都限制在很短距離。

  「為甚麼?為甚麼?為甚麼?」

  她的聲音,在舞台的上空迴蕩,沒有人忍心告訴
她真相。最後,她回到了登布多跟前,泫然欲涕。

  「唉,」登布多嘆了一口氣:「李察先生,或者
你可以跟她講一點莊子哲學。」

  「不敢,不敢。」本來輕飄飄的李察,不知如何,
卻謙虛起來了。但是,登布多的眼光,卻教他無法拒
絕:「是這樣的,智慧是你自己的抉擇,甚麼東西,
上天都可以為你安排,但抉擇卻要靠自己呢。」

公主畢竟是聰明的。她一下子滑了開去,在一旁
若有所思。忽然又說:「那樣困難的抉擇,為甚麼偏
偏要落在我的頭上?」 

「唉,」李察充滿同情地說,「是的。不是每個人
都會碰到這種抉擇的。王子向你求婚?不是每個人都
遇到的啦。如果你不是這樣美麗,又怎麼需要這樣重
大的抉擇呢?你願意矮一些嗎?你願意醜一些嗎?你
願意胖得好像美國老太婆那樣嗎?她們是毋須抉擇的
呢。」



李察顧問服務
查詢電話 2559-4690

★(寶貴意見,大家分享。請寫到以下電郵地址:

Academy2008@hotmail.com

★(或請直接鍵入以下的 "comments" 連結點:
(or, click the "comments" link below.)

(本文貼出日期: 2009.5.8. 香港時間: 12:00 am)
(明天問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