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6/2009

以為死了,其實未死

以為死了,其實未死

蟑螂是有文化的嗎?之二十九
…………………………………………………*李察
(問到底 No.7407 2009 0526 Tuesday)




  李察只好告訴他,電郵已經發出。

  「哦,這麼快?你已經約好登布多嗎?」

「不是約好了,我只是告訴了他。大約很快就會
有回覆了。我們還是稍為等一會吧。」

  此刻的蟑螂乙,神情輕鬆。大約他半生以來,所
有的鬱結,已經鬆開。人生就好像繩子,最怕是打錯
結。一結錯了,以後環環皆錯,解也難。只是無法想
像,他竟有這種意志的力量,能夠設法消解。大約他
也不用跳樓或者跳崖了。繩子是要解的。如果不解,
一刀切下去,鬆是鬆了,但那不是真的鬆。所有的結,
仍然存在。就好像跳崖的人。他以為自己是跳了下去,
其實是未跳的。以為自己死了,其實是未死的。這就
是生命的奧妙。

 就跟這個故事,完全一樣。我們不是明明看見,
蟑螂乙已經死了嗎?其實他是未死的。有甚麼比這更
真實的事呢?世間上,沒有比這更真實的事了。蟑螂
乙此刻,就非常鮮明的,坐在你和我的隔鄰。而唯一
的不同,是他此刻的手指,正在跟隨著車上的音樂,
輕輕的扣在車窗上打拍子。大約,他從未曾有過這種
輕鬆感覺的。那一刻,他喝令司機開快的那一刻,氣
氛絕對不同。因為,那是一個錯了的繩結。

  「真抱歉,車上也沒有甚麼東西招呼你呢,來一
杯橘子水怎樣?」

  「噢,不用了。你的音樂,就很不錯。如果我沒
有記錯,這應該是Toscanini 的Verdi 安魂曲,對
不對?」

 「哇,你也知道這曲子?」

「怎能不知道呢?我每一次聽,都哭的。」

  蟑螂乙忽然伸出一雙手來,跟李察緊緊相握:「我
真的謝謝你。」或者是因為提到了這音樂,他的情緒,
忽然又激烈了,好像想哭那樣。這是李察最怕的。一
個大男人當著你的面哭,很難為情的。也不知道怎樣
安慰才是。幸好是腕上的訊息忽然來了。

「噯,登布多法官有消息了。」
  
  「怎麼樣?他有空了嗎?」

「他說,要帶我們去一個地方。」

  「好呀,去那裡?我立刻開車。」

「他說,讓他來開車。」

  「哈,這更好。」蟑螂乙說完,就雙手放到腦後,
索性全盤放開,讓登布多的電郵,控制了車輛。小小
的電郵,有這許多功能,大約是從前的人,從未想過
的。這才是未來的電郵呢。

大約只有最初的幾秒鐘,這車是正常開動的。車
速非常快,兩旁的景物,一分鐘之後,就開始看不到
了。樹木和房屋,變成為一條線。到後來,就連線也
沒有了。只有影子。高速的影子,像是一堵有顏色的
牆。再後來,就連顏色也都沒有了。只有灰灰的一片。
完全無法判斷,這車是去了那裡。是上了天,入了海?
都不可能知道。素來愛開快車的蟑螂乙,喃喃地說:
「真想不到,真想不到。」  

  也是到了此刻,這車的奧妙,才漸漸的顯現。剛
剛的那種「貼」的感覺,現在發揮功效了。如果不是
身體都被「貼」好了,此刻的高速所帶來的壓力,就
不容易承受。此時,眼睛看不到東西,但耳鼓裡的感
覺,仍是有的。只有一種嗡嗡的震動。幸好是音樂仍
是開著的。李察和蟑螂乙兩人,不約而同,同時閉上
眼睛,就任由音樂帶引,俯仰上下,不知所之了。
 
 車駛去那裡,也不重要了。


李察顧問服務
查詢電話 2559-4690
★(寶貴意見,大家分享。請寫到以下電郵地址:
Academy2008@hotmail.com
★(或請直接鍵入以下的 "comments" 連結點:
(or, click the "comments" link below.)
(本文貼出日期: 2009.5.26. 香港時間: 10:00 pm)
(明天問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