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6/2009

希望他把全部衣裳都脫了、、、

蟑螂是有文化的嗎?之十五

希望他把全部衣裳都脫了、、、
…………………………………………………*李察
(問到底 No.7387 2009 0506 Wednesday)


「蟑螂和蝴蝶可以結婚?」蟑螂王子聽聞此語,
忽然就悲傷起來了。

「我以為,這裡是公平的地方,想不到,竟然也
跟下邊一樣。」蟑螂低下頭,看著那沒有地板的地板,
又不斷用腳擦拭那地板上的空氣,好像是有點不相
信,這是可以站立的地方。李察這才留意到了,蟑螂
腳上穿的,是一種意大利名廠皮鞋,鞋底極薄,鞋頭
很尖,跟他的棕啡絲絨長袍,十分相襯。忽然,他抬
起頭來,血紅了眼睛,嘶啞了嗓子:「為甚麼你們永
遠看不起我們蟑螂?」

  「噢,是嗎?你覺得,人們看不起你嗎?我正在
想告訴你,你們其實是完全可以結婚的呢。」

「可以,又不可能,你玩甚麼?我們蟑螂不喜歡
開玩笑。」

  看見他那憤憤不平的樣子,李察的惡作劇心思忽
起。就繞到了他的身後,執著他的絲絨長袍的領口向
下一扯。那絲絨的質料極滑,可能不是純粹的絲質,
必定是加進了甚麼奈米纖維之類,否則不可能這樣柔
軟。令所有的人都大感驚奇的是:李察竟可以一下子,
便把他的絲絨長袍脫下。

  這一下動作,令他驚愕不能置信,只追著李察,
不斷的嚷,「你這是侮辱我們蟑螂,給還我,給還我!」
李察本來想跟他玩拋捉拋的。只要把長袍拋給第三
者,他便會轉移追逐的方向。只是回心一想,也不能
玩得太盡,便站定了,兩個人,互相對峙著。

「為了証明你們可以結婚,我希望借用你的長袍,
當作一種證據。可以嗎?」李察說的時候,眼睛看著
登布多,其實,也是向登布多請求批准了。

  「你就借給他好了。」登布多開口,蟑螂王子只
好嘟嘟噥噥的,滿肚子不高興,也沒法了。

  李察拿著那長袍,順手一拋,本來想擱到一旁的。
但想不到,那沒有地板的地板,竟然不能負荷長袍的
重量,但見那長袍一點點的,竟慢慢沈下去了。那蟑
螂更加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一個箭步衝上前去,
栽了一個跟斗,追趕不及,只能看著那長袍,像沈船
似的,完全沉沒了。

  登布多微微的啍了一聲,也沒有說甚麼。

  「那下邊是甚麼地方?」蟑螂忽然驚覺到問題嚴
重。但是,對於這樣的一個重要問題,登布多卻沒有
回答:「請繼續你們的討論。」

  剛才這一下變故,只發生在電光火石一瞬間。到
了此刻,李察才稍有空閒,看清楚了蟑螂王子。原來,
他在裡面是穿了一件十分明亮的金黃色襯衣,下邊是
畢挺的黑色長西褲。

  李察好像很熟悉舞台運作,但見他左手向上一
揚,就引來了一道射燈,只是這射燈的光線,雖然極
其明亮,但好像很柔軟,光色裡還有些微細的質點,
射燈打向蟑螂的金黃色襯衣上,閃閃生輝。

  李察朗聲道:「法官大人,我想他連這襯衣也脫
了。」看來,登布多好像跟李察串同了似的,興緻也
很高,就點了點頭。

蟑螂王子無奈,便脫下襯衣,往李察一拋。李察
接過了,順手又放到地上,也沈進下面了。蟑螂王子
的上身,還有一件夾衣。也是黃澄澄的,像是金屬。
李察打趣說,「怎麼,還有一件避彈衣嗎?」

  想不到,卻是登布多為他答了:「那是他的腰封。」

「甚麼?你腰骨痛嗎?要戴腰封?」

蟑螂此刻,吶吶地說,「不是的,僅是好看一點。
要不要也脫了?」其實,他也覺得,這腰封是有點不
妥的。好像有點不好意思那樣。於是,他也自動把腰
封解下,一下子便也沈沒了。沒有了腰封的蟑螂王子,
肚皮鬆鬆的,這才使人想起,他一向挺得很直的腰板
子,原來是假的。歲月不給人面子,連蟑螂也不例外。

  這一位億萬家財的花花公子,此刻,已經把外在
的裝飾品,去除了一半。李察忽然想起,在他們撞車
意外的調查報告上,有一處描述他死時的樣子。由於
當時車速太高,他又沒有戴安全帶,死時仰面向天,
褲子撕裂,露出了陰莖。不知狗仔隊有沒有為他拍照,
正好也作為呈堂用途。就在李察沈思的時候,登布多
發言了:「你們的討論,可以開始了?」

「噢,不,不。法官大人。我希望他把全部衣裳
都脫了,否則,我無法証明,他們可以結婚呢。」










李察顧問服務
查詢電話 2559-4690

★(寶貴意見,大家分享。請寫到以下電郵地址:

Academy2008@hotmail.com

★(或請直接鍵入以下的 "comments" 連結點:
(or, click the "comments" link below.)

(本文貼出日期: 2009.5.6. 香港時間: 11:00 pm)
(明天問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