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1/2011



釋迦的容量,是那裡來的?

釋迦的容量,是那裡來的?
………………………………………………………李察
(問到底No.8160     2011 0620 Monday)
 
 
  以下是一個網上流傳的故事,或者不是真的釋迦故事,但亦不妨一聽:
 
  有一次,釋迦在路上遇見一個憤怒青年。憤怒青年向著釋迦大嚷:「你有甚麼資格傳教?」「你以為你真的是很聰明?」「你是假的。」
 
  釋迦向青年說:「可否請教你一個問題?」
 
  青年料不到釋迦的反應如此,只好說;「甚麼問題?」
  
  釋迦說:「如果你送一件禮物給人,但那人不受,那禮物是屬於誰的?」
 
  青年想了一想,說:「當然是屬於我的。因為禮物是我買的。」
 
  釋迦說:「你是對的。就好像你現在向我發怒,如果我不受影響,那怒氣,就仍然是屬於你的。受到傷害的人,只會是你自己呢。」
 
  故事的後半部,說青年人立刻明白了,釋迦於是乘機向他開導,說應該以愛對人,青年人也立刻明白了。雖然是有點虛假說教,但卻不是故事的趣味點。
 
  而趣味點也不在於釋迦的急才。能夠在瞬間反應,是一種急才,本來十分難得。但也不是最重要的趣味點。
 
  趣味點在於:為甚麼有的人能夠保持心境平和,不受他人的戾氣影響?
 
  就好像一個大海那樣。你投一塊石頭進去,沒聲沒影,甚麼都不見。但如果水量只有一個臉盆那樣多,投一塊石頭進去,就會濺濕一地。
 
  問題是:為甚麼有的人,水量特多?
 
  問題是:為甚麼有的人不受攻擊?他永遠都是一如故我?
 
  (有聰明的讀者回應:釋迦是沒有水的。任何臉盆,投石進去,也不會濺濕。)
 
  (有點好像「空中無一物,何處惹塵埃」的故事。)
 
  (但這仍是假的。空中無一物,只是個謊言。)
 
  (而這樣的思辨,可以永遠辯論下去。)
 
  (而問題永遠存在:為甚麼有人的容量大些?他的容量,是從那裡來的? 他的智慧,來自那裡?)
 
  (而蘇格拉底和莊子同樣提到「忘我」,又有何啟示?)




查詢電話 2559-4690

★(寶貴意見,大家分享。請寫到以下電郵地址:
Academy2008@hotmail.com
★(或請直接鍵入以下的 ‘comments’ 連結點:
(Or, click the ‘comments’ link below.)
(明天問題:

1 則留言:

nightingale 說...

佛教徒只識講輪迴轉世,好少會深入探討。有如命生得好,唔使併命。
依篇文章實屬難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