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3/2014

『佔中』事件,有何哲學意義?


. .
V

  『佔中』是两種文化的衝突。第一種是迷失的西方文化,第二種是迷惘的中國文化。

  迷失和迷惘不同。迷失是走錯路,而迷惘則仍是在摸索之中:是可前可後,可西可東的一種狀態。

  此刻,中國人仍在摸索自己的路,尚未走出鄧小平摸著石頭過河的基本範疇。中國人可能摔倒,但亦可能前進。

  但西方文化,特别是美國文化,却是在迷失階段。他們的内在外在結構己經定型,道路既定,更改不易。物質主義,已把美國推往急劇下滑的陡坡。

  文化的衝突,是一種内在衝突。佔中事件,也如同南中國海事件,或西藏事件,台獨事件等等事件的政治化表現而己。

  說起來也是很微妙的。文化是高尚的,而政治却是骯髒的。文化衝突,高尚者勝。而政治衝突,却是骯髒者勝。大家鬥卑鄙,誰更卑鄙,誰就勝利。

  但最後勝利,却必定是政治與文化真正結合的一方。

  換言之,卑鄙只能換來一時意氣之勝。以妖魔化為手段,控制輿論,鼓吹仇恨,無窮指責,都只能得勝於一時。

  美國的人權外交,香港的議會鬧劇,以至佔中事件,都是道德低地的爭奪戰。

  他們根本不知道何謂道德高地。

  今日明報,以大篇幅刊登中文大學講師蔡子强等等幾篇文章,催促特首辭職,就是只見政治,不見文化的例子。

  為甚麼都是只能看見道德低地,看不見文化形勢呢?

  自從特區政府上台以來,輿論、學者、政客的指責,無窮無盡。從董建華時代迄今,事無大小,都是臭罵。

  或者臭罵也是有效的。

  仇恨己經製成了。

  最近收到一張宣傳單張,列舉很多指責,而標題則是: 「點解你要嬲?」

  這不就是鼓吹仇恨了嗎?

  學者們與只知照抄美國政治结構的民主派們,甚至漫畫家們,真心希望你們可以站高一個層次,擺脱卑鄙政治的羈絆。


???




4 則留言:

Chaucer Chang 說...

Richard你好,

中央政府要一個可以操控的結果,而部分香港人期許一個不可操控結果的選舉制度。
可以操控結果的是選舉嗎?說委派好了。
問題是:為何中央政府不能堂堂正正委派?

Thanks & Regards,
Chaucer

Leechard 李察 說...

你的意見很好。

倘若當年說明是委派,就好像英國人委任港督那樣,今日的爭論,可能少些。

Chaucer Chang 說...

不能堂堂正正委派,那就非不得偽普選嗎?說這欺世盗名不是不合理吧。
害的不只700萬人,還有13億,及13億700萬的子子孫孫。

Leechard 李察 說...

從高一層次的角度看,問題會有另外的呈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