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1/2014

宗教人士可否搞政治?

..
V

本來不是問題。宗教人亦和其他人完全一樣,愛搞甚麼,都有自由。

之所以仍有問題,是因為在人的心裡,對於宗教,常常都有一種期望。

人都希望和超自然力量溝通。在溝通之中,常常感到寧靜清朗,心中存有愛意,對萬事萬物有同情的了解。

本來,人都是可能直接跟超自然力量溝通,不需要宗教人士作中間人。只是,有時群體也需要溝通,有人做些聯络,提供方便,自然是好的。

只是他們却往往以權威自居,牢牢掌握經典的解釋權,阻隔人與神之間的溝通。

更奇怪是連宗教人士也有很多是假的。不是一個假,而是許多許多的假。

碰口碰面,很少見到真心。

他們講究世俗享受,十分愛錢,層次低下,就算尚未觸犯清規,己是十分可厭。

相比之下,少數真心真意的宗教家,使人特别喜歡親近。因為他們是愛與智慧的典範。

香港有很多宗教搞手。就是通稱為神棍的那一批。

在他們的訊息裡,只有僵硬的教條。他們特别喜歡禮儀,细節一絲不苟。他們的訊息裡面没有愛,也沒有寧靜。本來這也是沒有甚麽的。如果你根本沒有期望,也就不會太失望了。

問題是:他們忽然一窩蜂的,同一時間,都搞起政治來了。

搞政治也不是問題。

問題是: 他們挑撥仇恨。而這是很難忍受的。

無休無止的攻擊,指責,混雜到政客群中,神棍與政棍,雙棍齊出,完全不理會違法不違法,好像武打影片。

可憐的只是無知者。

他們實在需要更清冷的寧靜,才能躲過這番熱洪洪的迷惘。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