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0/2009



墨子的辯論,何以不能得勝?

墨子的辯論,何以不能得勝?
…………………………………………………*李察
(問到底 No.7340    2009 0319     Friday)
 

    墨子是注定要輸的。「到底是自己人之愛好些,
還是兼愛好些?」「是不是要捐出所有的錢,連奉養
父母的錢都要捐出來?」「是不是要關心他人的父母
兒女,多於關心自己的父母兒女?」
 
  這一類的辯論,已經輸了兩千年。所以,墨子被
儒家攻擊得體無完膚。兩千年來,都是儒家大勝。亦 
因為這樣的原因,墨子一書才得被保存。因為,墨子
的理論,是沒有殺傷力的。剛剛好是作為儒家理論的
補充品,亦同時讓人以為,百家爭鳴的日子仍沒有過
去,以為思想是自由的。
 
  主要的原因是,墨子和儒家的辯論,是在相同層
面上的辯論。墨子的時代,還沒有人能夠在高層次上
看到私愛的禍害。要一直到了孫中山出現,才有更高
層次的「博愛」想法。
 
        從平面看,永遠看不見:儒家的自己人之愛,會
導致思想一尊,導致愚蠢,最後導致國家民族和文化
的全面落後。儒家思想以為:愛是有界線的。只能愛
自己系統範圍內的人,外人就只能冷淡一些。這種想
法,似乎不見害處,但實質上就是仇恨的伏線。
 
  表面上,儒家只是庸人心態:所謂「各家自掃門
前雪」,所謂「肥水不流外人田」,看不出甚麼大害。
但從高角度一看,反智心和仇恨心就此種下根苗。兩
者都是嚴重的文化致命因素。文化大革命為甚麼發生
在中國?儒家因子是重要因素。
 
  主張博愛,並不等於是不要父母。這只是儒家的
硬銷。「應該愛自己的父母多些嗎?」根本就是一個
錯誤的問題。如果答應了出席這一場辯論,反方是必
定無法勝利的。因為,這問題並不反映本質。這問題,
只能導致儒家勝利。
 
        辛亥革命前夕,革命烈士林覺民抽空回家,本來
想向新婚的妻子和家人道別。因為他自問必死,他不
是道別,而是永別。但他無法把要想說的話說出口,
最後只能寫了一信,這是流傳到今的「與妻訣別書」。
他應該愛自己人多些嗎?他應該為了中華民族和文
化,而義無反顧嗎?這本來是正常的智慧判斷。但是,
倘若把「愛」劃分了界線和範圍,就無法判斷了,如
果他愛自己人多些,林覺民也不是林覺民了。
 
  前文已經講過,愛的界線有多種。有儒家的自己
人之界,有西方個人主義的自己之界,有伊斯蘭的宗
教之界,有以色列和日本的民族之界。而博愛的目標,
是打破所有的界,並不是要放棄供養父母。
 
  墨子是注定要輸的。因為,他出席了一場錯誤問
題的辯論會。因為,他只能從平面看問題。而另一方
面,墨子的文筆差勁,文章令人無法卒讀。這樣,統
治者才容忍了他,讓他當垃圾似的存在。
 

李察顧問服務
查詢電話  2559-4690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寶貴意見,大家分享。請寫到以下電郵地址:
<A href="mail to: Academy2008@hotmail.com">
Academy2008@hotmail.com </A>

★(或請直接鍵入以下的  "comments"  連結點:
(or, click the "comments" link below.)

(本文貼出日期: 2009.3.20.  香港時間: 7:30 pm)
(明天問題:)
 


收發郵件以外 - 了解更多Windows Live™卓越功能 收發郵件以外更多功能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