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2009




為甚麼禮儀師是沒有出路的?

為甚麼禮儀師是沒有出路的?

…………………………………………………*李察

(問到底 No.7344    2009 0323     Tuesday)

 

 

     「禮儀師」這電影,肯定是很吸引人的。我們

永遠不可能了解,追求完美,可以達到這樣嚴格的地

步。小心翼翼,一絲不苟。

 

而當我們用這一種特殊方式來檢視生命的時候,

忽然,會看見了許多平時看不見的東西。生命的另

一面,會突如其來,以一個死人的臉孔,化了最好的

妝,用最完美的面相呈現。大惑不解的難題,似乎開

解。

 

   為一個死人淨身,妝臉,有甚麼特別?是有特別的。

未曾經歷的人,或者,就會因為這電影,明白了許多

向來不曾了解的道理。

 

   而從文化的角度鳥瞰,又是另一風景。 

 

  就好像那位洗廁所的日本女大學生一樣。她為了

追求完美,把廁所洗得異常地整潔。她洗完之後,還

要喝一杯廁水。因為,廁所是這樣乾淨,廁水也可以

喝了。

 

  而禮儀師洗的是屍體。是完美之上的完美。

 

  這電影,是要從高層一點的地方去看的。而導演

也無意讓觀眾停留在簡單的低層。那不是洗洗廁所,

甚至洗洗屍體,那樣普通的。

 

  那是一種文化使命。

 

所以,電影已經用一個隱喻說明了:西方文化是

沒有前途的。主角彈大提琴,表演甚麼貝多芬,是沒

有觀眾的。所以,他必須回歸。他必須回歸到日本文

化的正統去。在日本文化裡,無論做甚麼,無論是洗

屍,洗廁,甚至建造子彈火車、電子玩具、新型汽車,

都是用這種精神去做的。

 

  我們可以看到,遠古的武士道英靈,仍是隱隱存

在。

 

  日本公司的職工,是沒有人五時下班的。寧願工

作慢一點,也要盡力做到最好。一份文件,打出來,

要反覆檢視多次,保証絕無瑕疪。所以,他們都是晚

上九時、十時、十一時才下班的。回家洗一個澡,又

是明天了。他們是沒有多餘時間的。更不會讓空閒的

大腦,隨意飛馳。就好像一群有嚴格秩序的工蟻那樣。  

 

  追求完美,就不會容忍錯誤,也不會原諒弱者。

日本人的思想,是不許越軌的。日本人一向自認剛強。

日本的孩子,小小年紀,已經被擲進冰水裡鍛鍊。他

們以忍受痛楚為強者的表現。所以,就算是切腹,也

不會假手他人,更不會呻吟叫痛。

 

  日本人的界線,跟以色列人一樣。那是以民族為

界的一種思想體系。愛的界線,西方已經收到最狹窄

的地步。西方人只懂得愛自己。中國人的界線,略為

闊一些,懂得愛「自己人」。「自己人」比「自己」要

闊一些。而日本人愛的是國家。他們才是真正愛國的。

中國人的所謂「愛國」,在日本人看來,只是笑話。

中國人只愛自己人,那裡懂得愛國呢?朋黨,才是中

國歷史的真正特色。日本的孩子頑皮犯規,大人就會

問他:你是男人嗎?他必須立即挺直身子回答:

「是!」跟著,大人就會追問多一句:你是日本人嗎?

孩子會更加大聲,脊樑挺得更直,回答:「是!!」

 

    這樣,他就再不會犯規了。他就再不會離開日本

傳統的思想規範了。

 

    而我們的問題是:這樣的思想規範,能否帶領日

本人出埃及,離開金融危機?甚至離開地球人的根本

危機?

 

   錯誤的問題,只會引領思路進入岐途。就好像前

述的錯誤問題那樣:「應該愛爸爸多些,還是愛媽媽

多些?」現在,日本人的問題,或者更可以使人猛醒。

這一條問題是:「西方文化好些,還是日本文化好

些?」而這樣的問題,也許是錯的。

 

    而這問題的答案,千變萬化,有很多種類。只是,

你不會想得到,連洗廁所,洗屍體,也會有一條標準

的、富有思想網絡意義的答案。

 

 

 

 

 

李察顧問服務

查詢電話  2559-4690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寶貴意見,大家分享。請寫到以下電郵地址:

<A href="mail to: Academy2008@hotmail.com">

Academy2008@hotmail.com </A>

 

 

(或請直接鍵入以下的  "comments"  連結點:

(or, click the "comments" link below.)

 

 

(本文貼出日期: 2009.3.23.  香港時間: 8:30 pm)

(明天問題:)

 



利用 Windows Live™ Photos 輕鬆分享相片。 簡易上載及分享照片

2 則留言:

nightingale 說...

其實我認為現在"西方文化"無敢壞,其實佢地的中心思想都係來自東方。所以我住該區,有個白人西醫,走去學中醫我係支持。
我係唔鍾意憤青,佢地無鑑賞力,遲早俾佢地累死中國文化。將些中國文化同一些邪惡思想混合。培訓憤青的金錢可以省下,留給一些喜愛歐洲文化的人研究一下,話唔定可以使我地的鑑賞力更上一層樓,又學到一些新科技、小玩兒。然之後幫到中國文化走到出路。

市場維京人 說...

咦?有意思呢。文化這事宜,倒沒有說好還是壞之分,這點看李察的分析後更明確了。

說起一國之文化與他國文化的比較,又要想起國家的定義及起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