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1/2016

上海之行,有何收獲 ?



8942 上海之行,有何收獲 ?  20160721

來到上海,心情完全好像度假。行李雖然不輕,還是帶了三本厚厚的莎士比亞,以為可以趁假期看一點。想不到的是,忽然來了靈感,想通了一個問題,便連莎士比亞也拋開了。這問題就是,究竟歐洲文化和美國文化有甚麼不同。忽然間好像找到了開鎖的匙口,其中的歡喜是很難想像的。這一個假期,便完全貫注到問題中去,不斷的寫寫寫,不但無心看風景,連莎士比亞也忘記了。幾本書,原封不動的帶了回來。

上海之行,另外的一個收獲是拍了兩幀照片。自己似乎也覺得有八九分滿意了。第一幀是「輸了棋賽的人」。有一種感覺,覺得自己的心好像和他連上了。很有一種捨不得的感覺。那種感情,好像是連上了。覺得他好像就是自己的至親友好一樣。

第二幀是 「釣魚人」,雖然這是要打屁股的一幀,因為對焦有問題,人的臉孔有點模糊。但這漢子臉上的一股堅毅氣息,卻是很有意思的。這一種氣息,是很少在其他地方看到的。釣魚人和輸棋人,正好是一種強烈的對比。遺憾的只是,如果再去一次,相信肯定不會再碰到如此沉著堅定的人了。只能在自己的想像之中,加以補足而已。

關於歐洲文化,這兩天又再想到了一些。稍後再談。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