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3/2016

為何德國無法超越美國 (修訂)


8943 為何德國無法超越美國 ?  20160722

從經濟角度看,德國的確比美國落後。德國科技雖然優秀,但無法超越美國。不過,要觀察一種文化,單看數字是不夠的。美國先進,並不只是顯示在數字上。只看數字,就等於自殺,因為,表面上的數字有掩蔽性。必須全面觀察,才可能看到真正形勢。

德國經濟比不上美國,不是只看國民產值就夠的。

美國經濟是全面優越的。而這種形勢,從愛迪生時代就已經顯現。幾乎是生活中的一切產品,都是美國人發明的。從前是電燈留聲機,今日則是電動汽車和電腦。德國科技是先進的,但無法和美國相比。德國人的汽車,佔據世界市場已經不少時日,但是,美國人的電動車,還有即將出現的無人駕駛汽車,將會取代所有地球上的舊式汽車。至於其他電腦和電話之類,就更不必說了。就連你腳下的運動鞋,也是美國的。所有其他的國家,似乎是連鞋子也無法造得好。老實說,德國皮鞋其實是相當先進的。一雙名牌子的德國皮鞋,可以使你腳下舒服整天。但是,德國鞋子卻總是不能和美國競爭。

儘管德國人的文化水平是極高的。有三件事,使人不得不對德國另眼相看。

第一件:二次大戰後,德國人能夠真正反省。這是極不容易做到的。戰後的德國,走上和納粹完全不同的道路。德國人變得更有人性,智慧好像忽然提升了一個層次。和日本人相比,日本人就是無法翻身。日本人眼看就要再闖禍多一次。

第二件:東西德復合。兩種完全不同的政治心態,竟能在包容和維護之下完美結合。西德政府和民眾付出的,絕不只是金錢。柏林圍牆拆除的一刻,德國人演奏貝多芬第九交響曲慶祝。就是這一種有深厚潛力的文化,使德國人擺脫了西方文化只從外在處理事情的思維方式。他們完全不覺得貧窮的東德是一種負擔,或者甚麼「負累」。這一種情懷,使人激賞。從巴赫到貝多芬,德國先輩智者的努力,並無白費。

第三件:其實這是更加重要得多的。他們竟然可以開放門戶,放進了一百多萬難民(李察按:前作十一萬是错的。谨此致歉。至於德國有無能力消化這百萬人,是另一個大問題。)。

而這不止是愛心,更是智慧,是能夠從內在觀察形勢的智慧。恐怖主義,來自仇恨。此刻,德國人想用無比的愛心去接納不同種族的人。不明白的人,會覺得他們是太天真。收容一群完全不同文化的外人,想用「教育」去幫助他們?肯定這是天下間最困難的事情。登陸火星可能尚要容易一些。但德國人仍是義無反顧地去做了。這是英雄行為,值得全世界喝采。

相比之下,美國只會用無人機去對付恐怖主義,是外在化思考,是一點用都沒有的。美國人向來只會從外在的數目字看問題。國內發生嚴重的警民衝突,但很多人只看統計數字,說歷年來的開鎗數字並未急劇增加,以為事情仍然是和過去一樣。他們看不到, 仇恨的怒火,已在劇烈燃燒。激進勢力的根苗,正在迅速滋長。這是統計學不會告訴他們的。

雖然,全世界的人亦能夠看見,美國文化的潛在力量,正在漸漸抬頭。總是會有另外的總統,能夠更敏感地注意到形勢的。

但奇怪的是,如此優秀的德國文化,竟然無法支持德國經濟,全面落後於美國。何解?這是一個十分重要的問題。雖然迄今為止,仍是無法解釋。

暫時的解釋可能是:德國是西方文化的優秀成份,但是在本質上,仍然是外在的文化。德國雖然比較地能夠接納新教, 並未躺在舊約的陰影裡太久, 換句話說, 就是愛的精神,較好地得到了落實和體現。這是希臘文化和希伯來文化的優勢結合。本來,希臘文化是外在文化,而希伯來文化是有嚴重缺點的文化。舊約的仇殺精神, 迄今仍是以色列和激進回教勢力的動力。德國文化處在這樣的夾縫裡, 幸運是有一批智慧的文化先輩, 才得以有今天的成就。

而我們可以相信,未來的西方文化,一定是要內外全面發展,才有希望的。德國總理默克爾說, 恐怖主義的問題,要在源頭處加以解決才是根本之道。她的意思是要在中東敘利亞等地方消除了戰火,就不會有難民了。或者她亦已經知道,源頭是還有源頭的。其實源頭的源頭,同樣都是來自同一部舊約聖經。以色列和激進回教的思想根源是一樣的。而最不幸是耶穌的新約並未能夠影響他們。

今時今日, 最大的希望其實不是宗教,而是包含了宗教的哲學。當智慧被愈來愈多的人掌握, 世界才是有希望的。而我們亦可能相信, 德國人對十一萬難民所提供的「教育」, 是真正蘊含智慧的教育,而不是今日西方的向下潮流教育。

話說回來,美國的情況,又應該作何解釋呢? 他們完全就像古老的羅馬人一樣:經濟愈來愈發展,但智慧愈來愈落後。當希臘文化被完全掌握, 發展是迅速而且驚人的。因為,我們的世界是複雜的世界, 單單只是外在的研究, 千萬年亦未必可能完全。更說不上內在研究了。所以, 美國的外在科技, 仍有接近於無限的發展空間。

而且,美國的形勢不是單一的,而是複雜的。隨時可能有另外觀點的領袖人物出現,改換美國的方向。此刻, 一個完全不同的新領袖已經出現。他就是特朗普。全世界都可以看到,他是不同的。

他有點好像歷史上的拿破侖。他充滿魅力,完全不受傳統思想影響, 有機會開創新局。在美國的華人讀者,肯定都會注意到這一點。

雖然仍有人會有顧慮。拿破侖不錯是偉大的領袖,但當他犯錯的時候, 錯誤同樣是極大的。

但世人同樣不會忘記:當美國錯誤進攻越南和伊拉克,造成激進勢力坐大的局面, 同樣是大錯, 而大錯是被毫無魅力的庸人推出來的。

而世界是需要有拿破侖的。如果特朗普今次不能當選,美國就會再多落後八年。



4 則留言:

Joe Hwu 說...

李察,我讚好真不能讚同。雖說我讚同你說德國的愚勇也是一種大愛,但不能贊同你說美國為要走出困局就要接受一個思想奇特卻行徑令人覺得丢面的特朗普,如果說要等,那就唯有等了,嫁錯郎更加慘痛。

Leechard 李察 說...

特朗普就是美國的拿破侖。他是個偏锋之才。所以行事奇特。但二選一的形勢之下,選無可選。希拉利是毫無創見的。激進回教,即將在美國本土形成。只要有人稍加指點,美國會陷進火海。特朗普也可能犯错,甚至喪命。問題是,你寧願接受一個瘋子還是傻子领導美國?我寧願選擇瘋子。因為,瘋子可能是(顛唔晒)的。他未必是百分百瘋的。但傻子却是百分之二百傻的。

william 說...

i agree with joe analysis here. i do not think a crazy man like Trump can save America, even that Hilary Clinton, the elites, can not save America. A Crazy man can do things which normal person find it hard to predict, and find hard to understand, and sometimes do damages to others without knowing it. A elite, though following scripted policy for nearly all of her life, can know what she/ he chooses, and why he/she cannot choose. Of course it is better to choose the crazy over the elite in view of saving America. But if the question should be put into broader prospective, that if America should only be saved by the choice of presidents in executive, and not by hundred of millions of americans living in various part of country, then Americans should know how true is the word of Galileo. Unhappy the land that is in need of hero. i would rather choose Trump over Hilary if i have to vote as America, but if the election can be canceled, or some powerful figure emerge, i could rather want a third force, without any affiliation with any political party, corporations, that stand alone.

William

匿名 說...

德國近期接連發生恐怖襲擊,上周一個港人家庭在維爾茨堡火車上被一名男子用斧頭襲擊,其中兩人重傷,周五又有槍手在慕尼黑商場亂槍掃射,造成9死27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