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2/2016

怎知我是右腦傾向的?(修訂)

8939   怎知我是右腦傾向的?  20160710



不修篇幅,不刮鬍子,或者做事混亂,都只是右腦傾向的表面特徵。單憑這些特徵,是不全面的。右腦傾向的人,語言能力較差,學習一種語言,通常都需要加倍努力,花多幾倍的時間。但這亦不是右腦傾向的重點。

右腦傾向的重點是一種內在的綜合力量。當一個右腦傾向較重的人,遇到難題的時候,右腦中的一種無名力量,會找出資料的關聯處,掌握關鍵,解決問題。他是不依賴筆記本的。欠缺右腦能力的人,常常需要在資料庫中翻查,用各種外在的方法,比較,分析。但重點在那裡,資料庫不會告訴你,你必須使用自己的「感覺」。這所謂的「感覺」,是來自右腦的。

感覺自己頭腦空白一片,茫無頭緒,不知道如何判斷,那就是右腦的工作緩慢,甚至停滯了。左腦傾向強烈的人,常有這種感覺。

右腦工作的第一階段好像出牌。各種資料不斷自動湧上。所以,右腦傾向的第一表徵是做事混亂。常常不知道先做那一件事情好。早上出門的時候,是先穿褲子呢,還是先刮鬍子?或者是先穿鞋子?他常常只穿了一隻鞋,便忽然走去刷牙的。因為他的腦中忽然湧上了刷牙的意念。但刷牙未完,他可能想到還要帶甚麼東西,便又含著牙刷,單著腳,跳進房間去找了。為甚麼要跳呢?因為他的另一邊褲管,尚未穿好。而他在房間裡藏著的那件「東西」,則可能和他的工作大計有關,一定要迅速找出來的。而且這東西是如此重要,穿不穿褲子,都不是問題了。

這一種右腦出牌現象,就是創意。意念不斷湧上,新點子層出不窮,是有益的。但這亦只是右腦傾向的前期階段而已。

而且,但這也是不重要的。因為,右腦傾向的人,當他進入了右腦力量的旋渦深處時,就不再混亂了。你不可能在貝多芬的交響樂裡面發現混亂的。當他全神灌注,把樂曲譜出來的時候,外在的混亂階段已經消失。內在的秩序美,使他和宇宙溶合為一。

右腦中的綜合力量,好像一部辮子編織機。編織機會把各種材料組合,編成一條長長的辮子,那就是說,他的思想成型了。如果他是小說家,他就會把故事寫出。

但故事是需要條件的。不是說,你有了右腦的編織能力,就能織出小說。你的內在深處,需要另有動力。

動力才是決定勝負的重要因素。欠缺動力, 右腦能力會消失。

人的內在動力,有時來自外在環境。環境常常迫使人 「看」到他所需要看見的事情。例如一場車禍,險死還生,就會看到死生無常。又例如一個孤兒,遍歷艱苦,就明白了人生真諦。但動力亦可能來源於人對於宇宙和世界的主動深思。真正的天才,是主動的。

所以,未必是所有右腦傾向人士都聰明的。欠缺動力的,是右腦懶人。不讀書又無壓力的,則是右腦庸人。這樣的人很多。

甚麼是右腦傾向呢? 就是說:這個人的右腦能力發揮得很好。但世界上完全右腦的人是很少的。除非動手術把左腦切除,或是左腦中風。一般人都是左右腦並用的。如果沒有了左腦來的資料和語言,則右腦的功能亦不可能發揮。所以,左腦和右腦不是敵對的,亦不是各自孤立的,而是互相配合的。

未必是要用腦素描方法,才看得到腦傾向。觀察行為也可以看到。毋須要麻醉解剖,才知道自己是左還是右腦傾向。

左腦傾向的人,通常有秩序,做事有條有理,不會混亂。而且左腦傾向的人,通常勤快。左腦的工作,主要是為事物標簽、定名,然後加以分類和排列。這種定名能力,就是語言的來由。許多左腦傾向強烈的人,語言都是優秀的。一切事物,似乎都是有名字的。有了名字,就能夠運用語言。至於那種「說不出」的「感覺」之類,就不是左腦的工作範圍了。

所以,左腦的工作,以外在觀察為主。當資料都收集好了,標簽好了,就排列收藏。左腦傾向强烈的人,一般較難進入事情的核心内裡。

但奇妙的是,人的直覺,未必是需要用腦的。當一個人閉嘴不言,静觀默察,他就超越了腦的階段,直接用心了。而心是無分左右的。

大約這是好消息,也可能是壞消息。用心的人能夠直接抵達事情的深處。不用心的人,就只能停留在外在用腦的層次。亦因為這個緣故,某種腦傾向特別強烈的人,是可以使用寧靜的方法,喚起自己的另一邊大腦的。甘地規定自己,每周靜默一天,甚麼話都不說,是有道理的。

由於中文是右腦傾向的文字,所以中國文化是右腦優勢的。世界上只有中文一種文字,不用拼音,直接表達意念。中文符號的意念,在腦中組合運作,形成思路。從這個現象,亦可能看到文化發展的不平衡。西方文化是左腦優勢的,所以觀察研究外在事物有優勢,發明品亦很多。但長遠看,優勢其實仍是在中國文化的一邊。未來世界的真正大發展大發明,一定都是右腦優勢為主的。

小總結:

左腦:標簽和排列。語言。

右腦:創意、綜合、內在秩序。

心: 需要寧靜,超越於腦,溝通萬物。

人的整個思維系統,是要從整體去看才有意思的。所謂左右腦,只是目前我們所能夠觀察得到的大腦分工。而人是用整個的人去思考的。血液心臟、皮膚腸胃、骨骼肌肉,都是思維系統不可缺欠的部份。而且,人的思維系統也不是孤立的,是屬於整個人類文化系統的。

可以知道而且可以肯定的只有一點:我們的腦,是一個輸入和輸出的生產系統。如果把全部的傳統中國文化輸入進去,出來的便是一部〈紅樓夢〉;如果把所有的顏色輸入進去,出來的,便是一條貫通宇宙的彩虹。如果拒絕輸入,則輸出的便是零,亦即是一個蠢材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