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2/2009

是否可以用筆桿思考?

是否可以用筆桿思考?
…………………………………………………*李察
(問到底 No.7414 2009 0602 Tuesday)


李察寫稿多年,到了最近,才有一點體會。

原來,寫作也是一種思考的工具。這是很模糊的
想法。或者,寫出來之後,想法會清晰一些。

人是怎樣思考的?是不是抽一根香煙,或者喝一
杯甚麼,大腦便會自己轉動?

而李察的一種古怪經驗是:動筆之前,是沒有那
一種想法的。寫完,想法就忽然出來了。

兩本書,一本是「蟑螂的故事」(脫掉你的蟑螂衣),
一本是「頑童與祖母」,是幾乎同一時間完成的。而
兩本書的相同處都是這樣:思想是寫完才出現的,不
是事前想好了才寫的。

李察以前也寫過電視劇,也寫過話劇。那時,是必
須要先寫好大綱才動筆的。更要與導演先談妥主題,絕
不會像現在這樣,想要寫甚麼,連自己也不知道。

想也想不到,「頑童與祖母」還有一種副產品:忽
然發覺,原來五十年代的社會,跟現在是不同的。而
不同之處,並非甚麼「時代進步」「科技發達」那幾
句老套話。大約不同之處是:我們的時代正在迅速
下滑:世界是在堕落和解體之中:這一點,相信許
多人都是同時看到的。許多父母憂心非常。都怕子
女堕落。其實,堕落的不止是個人,而是社會整體。

更加可怕的是:若干政治力量和商業力量,正在
力圖加速社會堕落。幾乎是全方位大開堕落之門的綠
燈。每天都有令人震驚的青少年堕落新聞。報章的主
要篇幅,是吃喝玩樂。反智,荒唐,嬉遊,放縱,
減壓、、、

或者,李察仍是幸運的。有甚麼幸運?專欄被明報
腰斬,是一種幸運。如果不是腰斬了,每天被迫只寫
三百字,便不可能寫成這兩本書。而寫專欄,不但只
是文字約束,思想也規律化,沒有這樣自由。

另一種幸運是:李察的作品,被大陸封殺。讀者根
本不可能看到李察的想法。儒家?紅樓夢?莊子?稍為
不同的思想,不可能在大陸上出現。但這仍是一種幸運。
幸運是這種想法,仍可能被絕少數的海外人仕看到。真是
衷心感謝了。







李察顧問服務
查詢電話 2559-4690
★(寶貴意見,大家分享。請寫到以下電郵地址:
Academy2008@hotmail.com
★(或請直接鍵入以下的 "comments" 連結點:
(or, click the "comments" link below.)
(本文貼出日期: 2009.6.3. 香港時間: 12:30 am)
(明天問題:)

3 則留言:

匿名 說...

Dear Leechard,

I used to copy down many of your columns/essays onto my notebooks for my reference because my dad kept the newspapers. I kept your writings that way.

Cathy

Andrew 說...

而李察的一種古怪經驗是:動筆之前,是沒有那一種想法的。寫完,想法就忽然出來了。

I had a thought some years ago, thinking what we experienced are being stored at categorized "spaces" in the brain, like pockets, and how well we associate them together will enable use to think broader and deeper, that feeling came to me especially strong with some more serious works I had. Then today, read your article, reminded those, then I think, may that the writing process in a way reorganizing those "experiences" together in the mind and during such process they crossed each others again after all these time, then formed a picture, or an idea like you wrote, which we never had seen or thought of before.

Thanks Richard.

匿名 說...

長寫短寫,有目的寫又好,情感宣洩寫又好,「寫」就是一個思想重整過程。

「知」是不足夠,或說是第一步,第二步就是要令其他人知,因此要「寫」。沒有溝通,沒有交流,沒有應用,只是不斷讀,既「自私」,也不能令自己思想有突破。

所以,寫啊寫,既為了令其他人知(應用),也為了令自己不會固步自封。

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