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8/2009

戴安娜的悲劇,是甚麼悲劇?

 
戴安娜的悲劇,是甚麼悲劇?
…………………………………………………*李察
(問到底 No.7420   2009 0608     Monday)
        *周一人物*
 
    最初,李察曾經想過,大約她的悲劇,是美貌與
智慧不可共存的悲劇。這個人,有天使般的顏容,但
她考試屢次不及格。一連兩次會考,都是全科無一及
格。她離婚之後,國際紅十字會曾經考慮請她出任顧
問委員會,但是,她的專注能力極低,怎能出席聆聽
那些重要而冗長的會議?(參考Tina Brown 著 the
Diana Chronicles)。李察相信,這一類型的人仕,
不會喜歡讀書,也不會擅長抽象思維,理論層面,必
定無法領會,如果她真的當了委員會的顧問,一定笑
話百出。她的「性向」是極其值得研究的。她身裁標
準勻稱,面貌對稱平衡,喜歡跳芭蕾舞和游泳,可能
是屬於體育型的人。而另外一方面,她溫柔待人,任
何人與她相處,如睦春風。這是天生的溝通特質:她
是溝通型的人。體育型加上溝通型,加上美貌,還有
一種似乎是甚麼都不懂的單純,是否就是她的魅力所
在?當然不是的。
 
  而另外一方面,也可能跟她的性生活有關。但這
方面的資料,幾乎是零。她後期的馬術教練男友說,
是她主動的。她第一次主動親吻了這教練,因而發展
了一段不尋常的羅曼史。而她的另一男友是巴基斯坦
籍的外科手術醫生。這醫生曾說:「戴安娜是這樣的
一個人:無論你把多少的「愛」給她,她都不足夠。」 
這樣的一句話,是可圈可點的。但是,無法進一步解
釋,只能猜想。如果再猜想多一些,她跟查理士王子
之間的性生活,也可能是極不協調的:雖然她跟他生
了兩個孩子。
 
  但是,以上兩種猜想,都未必跟她的悲劇相干。
她的悲劇,是在很遠很遠的,另外的地方。
 
  她的悲劇,也不是她自己的悲劇,而是我們的共
同悲劇。
 
  這話怎說?
 
  我們的二十世紀,是一個向下滑的墮落世紀。這
世紀的人,荒謬、反智,追求物質。六十年代,少女
們對著忽然出現的「貓王」皮禮士利尖叫。然後是對
著披圖四尖叫。然後是對著米高積遜尖叫。尖叫過後,
就是倫理的全面修改:少女墮胎、吸毒、酗酒,離婚
案全球激增,單親家庭愈來愈多,罪案愈來愈嚴重。
人口老化,人與人之間愈來愈不信任,家庭解體,人
的疏離感覺無法擺脫,惶惶不可終日。
 
  就是在這樣的氣氛底下,忽然出現了白馬王子與
白雪公主的、童話般的,幾乎是超現實的「婚姻」。
一切群眾對美好生活的憧憬,都在兩人身上了。她的
魅力,不是由於她的「單純」,而是由於她代表了群
眾的「希望」。
 
  所以,她結婚之日,百萬群眾聚集倫敦街頭,不
是為了「看熱鬧」,而是為了追求一種渺茫的想像。
他們以為,這是有希望的希望。
 
  只是,她和查理士,也是在這墮落文化的圈子裡
生活的。就算貴為王子公主,智力也無法擺脫俗世的
纏繞。她和他,也曾努力要想做一齣「好戲」,以娛
賓客大眾。但,好戲終於變成為醜劇了。
 
   她的死亡,更是震撼。本來,她死之前的各種醜
聞,已經無日無之。她的私生活,很難被大眾認同。
但是,大眾的選擇是:「忘掉」。大眾跟本記不起她的
醜惡一面。大眾永遠把她當作最清最純的偶象。她的
喪禮,跟她的婚禮同樣震撼。百萬群眾,再一次聚集
倫敦。送上的花朵,在廣場上堆積如山。有一位無聊
者企圖盜取一朵,幾乎被憤怒的群眾處死。後來被送
上法庭,被判監禁。
 
  戴安娜的悲劇,是甚麼悲劇?就是你和我的悲劇。
我們被迫接受社會日益物質化的墮落。我們的生活愈
來愈難過,人與人之間漠不關心,社會裡,愛的成份
愈來愈少,慾的成份愈來愈重。社會賢達只知道物質
著眼,政客與商人攜手催谷吃喝玩樂,不知道往何處
去。
 
 
 
李察顧問服務
查詢電話 2559-4690
★(寶貴意見,大家分享。請寫到以下電郵地址:
Academy2008@hotmail.com
★(或請直接鍵入以下的 "comments" 連結點:
(or, click the "comments" link below.)
(本文貼出日期: 2009.6.8. 香港時間: 9:30 pm)
(明天問題:)
 
 


您所有好友的近況, 在 Windows Live 裡一目了然。

1 則留言:

nightingale 說...

好多人都以為依個世界人類減少吃喝玩樂係會使人進步。
但是,我經常見到中國人吃喝玩樂得更多,甚至失控。中國人最講道德,但係周街都係妓院。中國人最識食,竟然為垃圾食物排長龍。中國人有儉德,但係我地就成日亂洗錢。

我地錯在用人為的手法,可以改變世界。竟然使人唔記得為真理付出都係使人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