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7/2016

歐洲往何處去?



這一個問題,是一切關切世情者的共同問題。也是無數經濟學家,政治學家和思想家的考驗。而這是不能不想的,亦是必須想通的。

一個問題是:歐洲也是西方文化的先進地區,為何這許多年來,發展緩慢?

當初組織歐盟的時候,以為一個大些的經濟體有利發展經濟。但數十年過去,証明了此路不通。經濟發展,未必是與大小相干的。當初英國人開拓了海外殖民市場,十分成功。帶來一種想法,以為有了市場就解決問題。

其實是未必的。

同樣原理可能適用於中國。開展了一帶一路,市場溝通好了,尚有其他影響發展的因素。

研究歐洲,是很有趣的。

最妙是葡萄牙。這一個早期的殖民大國,今日已經遲暮。連街上的行人,也是慢吞吞的。一份政府文件,常常要等六七年也未能處理。

隔鄰的西班牙,則是傲慢而且只會鬥牛。遠一些的意大利,則黑手黨橫行,肉慾與享樂情懷,使文藝復興的光輝,完全消失。

這樣的一群西方國家,能夠靠一個大組織回復生命?

他們的活力在那裡?

究竟歐洲的西方文化,與美國的西方文化,有甚麼不同?

這些都是充滿困惑的大問題,而且是有益的問題。

而我們的慶幸是:有了問題,就有了工作的熱忱。開動腦筋,是最愉快的。


================================================

李察敬告讀者:

明天將赴上海寧波等地一行,七月中才回港。期間希望繼續供稿。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