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1/2016

從蘇菲亞羅蘭觀察西方文化

當我外遊的時間, 常常都喜歡帶著小提琴的。 有一次在斯里蘭卡首都可倫波的火車站彈琴。那是一個好地方,警察對於外來的音樂演奏, 完全歡迎。彈倦了, 坐在地下的石階上休息,忽然背後有人用英語和我搭訕。回頭看, 原來是一對白人男女 。他們是來自意大利的。我順口問,意大利好不好。回答令我大出意外。他說, 意大利是 a country of shit. 我說,怎會呢,意大利不是音樂之都麼? 但他們全不同意。

大約是意大利的貧窮和罪案把他們弄苦了。

蘇菲亞羅蘭這首歌,代表第二次大戰後的氣氛。 今日看, 和昔日看, 感受完全不同。 年青人,自然是容易被吸引的。但現在是過來 人身份,便能夠看到,這首歌裡面, 主題其實是一個女人可以怎樣取媚男人而已。

但這樣的想法,當日的青年人是不會接受的。今日的青年人更加不會。

明明是很好看的。有甚麼問題麼?

西方文化的問題,完全不是道德問題,也不是信仰危機。今天的人,未必很了解二百年前的加爾文教。西方也曾經是嚴格的清教信仰主導的。道德的要求極端嚴格,那會跳這樣的舞。

若說西方無道德,是說不過去的。西方的道德,曾經是要求極高的。

今日的西方文化是反智和外在化思維的結果。 無法用心的人,就只看女人的外在胴體,就只會追逐聲色之娛。

而最難以解釋的問題只是:西方好像是全無前景, 但何以這樣的國家,又是非常富裕,而且科學發達,一般都是理性主導,好像不會亂來?

所以是需要全面觀察才能夠明白的。這全面包括了過去和今日,亦包括了不同層次的思考。例如漢堡包很好吃,西方女人很好看, 但當他們需要對付一個崛起中的國家,會威脅他們的地位與財富,你就會看見這一種文化,有另外的怎樣一種面目。

文化的趨勢,是高層次的。而女人怎樣取媚男人,是低層次的。不同的層次混合了,觀察點就要另外調校。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