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2015

為甚麼必須相信,我是自由的?


為甚麼必須相信,我是自由的
(問到底 No。7004      2008 0417 Thursday)

因為,如果沒有這樣的信念,一個人,就做不好
一個人。

莊子的「無待」原理,重要就是重要在這一個地
方。莊子原理以為,人的自由,是不必依靠任何外在力量的。人的自由,上天已經交給你。你的抉擇權力,是絕對的。

  太多人有錯覺。太多人以為,外在的阻礙,才是絕對的。他們絕對不敢穿越雷池半步。以為,自己存在的環境,四周全是地雷,一不小心,都會有災難。

  很多人埋怨:為甚麼上天不賜給我有一個富有的爸爸。為甚麼我的容顏不夠美麗,為甚麼我的身裁不夠勻稱,為甚麼我的頭腦不夠靈活。

  他們以為,外在的阻礙是絕對的。他們不敢相信,自己是自由的。他們不敢相信,自己是會飛的。

  李察十分喜歡巴哈的六首無伴奏大提琴組曲。多年來,聽過不少版本。只有一個版本是滿意的。那就是卡薩爾斯的版本。卡薩爾斯 (Pablo Casals)是世界上最好的大提琴家。迄今沒有人能夠超過他。所有其他的演奏者,不是太軟,就是太嫩,沒有人能夠抵達他那個高度。好像很簡單的旋律,但是,心志未曾抵達的人,永遠無法掌握。

  他小小年紀,已經在咖啡店裡拉琴,賺點小錢。他也不是甚麼著名音樂學院的學生,也沒有人教他。他時常去舊書店翻樂譜,只為了找多一些的演奏曲目。有一次,偶然發現了灰塵滿佈的一份樂譜。就是巴哈所寫六首無伴奏大提琴組曲。而奇跡就是這時發生的。不知如何,他忽然有一種感覺。覺得,一切都在這六首曲子裡。一切其他,全不重要了。或者,親愛的讀者們,會深深明白甚麼是「一切」的。那是許多成功人仕的唯一體會。他們一旦發現了,這就是「一
切」,就會不顧一切去幹的。

  卡薩爾斯發現這六首曲子的時候,只有十三歲。他把琴譜捧回家之後,就不停的練習。一直練了十二年。十二年,愛泡咖啡館的人,也是一幌就過去的呢。但他只是不停的練,不停的彈。忽然,平平無奇的樂句裡,一個全新的世界顯現了。這個世界,就是屬於他的。也是屬於他的聽眾,包括你和我的。他說,不斷練習之下,「一個美麗壯觀的、未被知曉的世界呈現,我陶醉了...」全曲反來覆去,篇幅甚長。當時人以為是冷僻的學術作品,從未引起注意。原來曲中卻有完整的另一個世界。他說,曲中那種內在的凝聚
力量,就在不能刪去的反覆之處!

  李察自己,時常有一件小小憾事。總以為,自己當年沒有機會學好小提琴。沒有人教,沒有那種環境,和氣氛。時常埋怨自己生不逢辰。到了最近,又發生了另一種很不好的可笑想法。有時自己想,幸好沒有學成小提琴,不然,就會被那提琴縛住了,一生都不會自由,只能作一個樂師。

但這種想法,是全錯的。卡薩爾斯有沒有被提琴
縛住?好像是的。你看那許多年紀小小的大提琴學生,出門的時候,有多狼狽。如果乘飛機,還要多買一條機票呢。因為,大提琴是不能寄存在行李倉的。大提琴只能坐在你的隔鄰。但你只要看到他們那喜孜孜的樣子,就知道,他們只是帶著一個情人出門。

人是自由的。如果你喜歡甚麼,就只管做去。就
像那推著石頭上山的薛西弗斯。如果他喜歡上了這一塊石頭,如果他愛上了這一塊石頭,如果他有機會逃也不走,那也是他的自由。這一件小事,李察已經記述在《莊子原理》「歸宿」的那一章裡。

有一個問題,是像小刀那樣的,是利的,是會割
人的,是會流血的。

問題就是:「你有甚麼?」

  「世界上,有甚麼是真正屬於你的?」

如果你深宵自思,無法回答這個問題,是非常難
過的。但請不要太難過。因為,世界上,是有一件東西,真正屬於你的。

  真正屬於你的,唯一只有一樣,那是造物主恩賜的,誰也拿不走的,那就是:你的自由!

抉擇的權力,永遠都是在你手上的。

  薛西弗斯永遠都沒有放棄他的石頭。不是因為他的「命」,而是,因為他的抉擇。

偽莊子說,這是命。而真莊子說,這是自由。

  而我們外面人,我們這些沒有石頭,也沒有提琴'的外面人,很難明白,他們怎麼可能這樣徹底地奉獻。「奉獻」?他們會啞然失笑的。因i為,他們已經獲得了全世界,他們的感覺,全部只是「收獲」,而不是「付出」呢。

  這就是自由的本質。人是自由的。這是造物主的獎賞。人有一種天生的抉擇本能。有的時候,人的外在自由可能失去。人的外在自由有待爭取。但是,人的內在自由是永遠不會消失的。人的內在自由,需要的只是你自己對自己的肯定。

  這就是莊子的「無待」原理。而「無待」原理最引人入勝的地方就是這裡。你是絕對毋須依賴任何外在援助的。當然更加不需要走後門。 

  想要燃燒的人,一定能夠燒著的。

  因為,意志是天然自燃的。是無法人為熄滅的。

  意志是不需要任何支持的。

  意志是不可毀滅的。

  或者,我們可以跑遠一些,回到五十萬年前,北京人居住的那個洞穴裡,訪問一下,正在燃燒的其中一根木柴。問問他:「你這樣燒,得到甚麼?」

他會哈哈大笑:「你看不見嗎?我得到的是光
呢。」

  是的,光明一到,世界就會在你跟前展開的。你得到的,是全世界。  

  還有一個小小問題:不是說「薪火相傳」嗎?不是說要「傳」嗎?如果我前面的火,都全熄了,我根本就看不到光,往何處點火去?

  這裡,就讓我們大膽為莊子作一點補充好了。其實,也不能算是甚麼補充的。因為,莊子的旨意,也是這樣的。這是莊子體系範圍裡的想法:

  想法就是:如果全世界都沒有了光明,那麼,我就是光明!每一根柴薪,都是光明。因為,意志是有天然自燃能力的呢。光是在宇宙深處的呢。光是遍佈天下的呢。不然,世界上,也沒有莊子了。他的那個時代,要獲取光明,不容易的。
  
(李察附言)

上文是七年前的舊作了。想不到的只是,李察以六十幾歲的人,居然有勇氣拿了提琴到街上彈。可惜的是,警察時來干擾。這也是香江一景呢。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