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1/2016

造物主是否喜歡戰爭 ?


8949  造物主是否喜歡戰爭  20160821

其實這是很大的題目, 在拙著「中國精神」中卻只引述很少。(這書即將有新版)。

這是古希臘時代, 一個名叫克洛伊索斯(Croesus)的智者所說的。波斯王居魯士(Cyrus the Great)問他戰爭的道理何在。他說, 大約諸神是喜歡戰爭的。

他的名詞是「諸神」, 是古希臘時期的流行語。而今日的流行語是「造物主」(或「造物者」,你怎樣說都行, 大約他是不會介意的。)而這個詞是自從莊子時代已經有了的, 是與宗教無干的詞語。

問題是:「造物主是否曾經在人的內裡, 預設了一種戰爭的元素? 」這個問題, 亦可用另一方式說的, 就是:「戰爭是不是會令人類進步?」

以上的思辯, 李察本來是想極力迴避的。很多人, 一見即走, 完全不看。很多人無法進入這種思考的層次。這樣的人愈來愈多, 不是社會退化, 而是有人不斷提倡吃喝玩樂的結果。所以,只能憑著直覺去相信, 一定有層次高一些的讀者存在的。他們是渴欲知道真相的。

昨晚在網上看了一段刺蝟和獵豹大戰的影片。刺蝟在路上慢慢的走,伸著刺, 因為附近有獵豹在窺視。刺蝟的刺,每一枝都有十幾吋長, 其實是很可怕的。

但偏偏是這一隻獵豹不怕。進攻了好幾次。中了刺,  也不停,好像是忘記了痛。獵豹每次都是側身躺下來, 從刺蝟下邊柔軟的地方去咬。到最後, 獵豹滿身是刺, 但已經把刺蝟咬著了。好像一隻貓啣著一隻老鼠那樣。

他們是兩敗俱傷的。刺蝟死去, 不久, 獵豹也死了。拍攝的科學家解剖獵豹, 發覺, 其中一根刺貫穿了獵豹的肺部, 淺淺地插進了獵豹的心臟。而這隻獵豹, 是心臟中箭, 也不會停止的。

這不是十分老套的達爾文進化論嗎? 但只要你親自去看, 其中場面, 會令你在驚慄中反覆思量。

是的, 戰爭的場面不是更加殘暴嗎? 為甚麼人類仍是不斷戰爭?

問題不是戰爭是否預設, 而是戰爭有甚麼用?

如果戰爭有利於人的進步(不同於「進化」), 則戰爭是永遠都有的, 而世界和平亦只能是一種理想, 大約是不存在的。

但我們亦可能想到, 戰爭會迫到愚蠢的人類不得不進步, 但是, 總會有這樣的一天, 人會增長自己的智慧, 找到不用被迫的進步方法。

人會利用主動的方法, 去使自己進步, 而不是被動的進步。聰明學生是會主動讀書的, 而愚蠢學生要等到不及格或者找不到工作才發憤。

不久前寫過一文, 提到「中東大戰」的問題。有讀者來信追問, 那是甚麼樣的大戰, 是誰打誰。

或者這位讀者是過份思慮了。因為, 這篇文章也不是甚麼戰略預測, 而是一種文化上的觀察。

表面上看去, 戰爭好像是有兩種:一種是為金, 一種是為心。

所謂「金」, 是物質利益。而所謂「心」就是不相同的宗教和哲學。不同的政治體制爭辯,或者為了民主或者自由經濟之類,也可以歸入「心」這一類。

問題是你是否相信,義正辭嚴的人們, 不斷使用語言暴力的人們, 當他們盡力去提倡一種不同的政治經濟系統, 是不是真的為了心, 還是實質上是為了金,還是用假的心去遮蔽真的金。

人類是不是已經進化到了超越動物的階段, 單憑著不同的「心」就會進行慘苦的大戰? 當然不會。

中東大戰, 「心」的成份更重。宗教戰爭, 其實是和民主戰爭一樣的。如果真的是純粹心的戰爭, 是不會打得起來的。只有為金的戰爭,才會打得起來。這是肯定的, 因為, 人類進化尚未到達那種充份自覺的階段。非洲部落, 怎樣沒有民主, 殘暴不仁, 進步國家都不理會 。主持正義, 派幾萬部隊去?不會的。如果他要求你民主, 只是想要吃掉你。

還要請過份細心的讀者留意, 上文已經提到, 這只是一種「表面」觀察, 世界的事情, 不會這樣簡單二分。單純為金或者為心, 是沒有的。這裡面, 一定有比較複雜的混合成份。

而我們的願望, 不過是希望未來的人類更加自覺一些, 在悲劇來到之前, 主動迴避。又或者, 那些為了金而奮鬥的朋友, 聰明一些, 不要學那隻死去的獵豹。過份進取, 是無益的。

1 則留言:

Joe Hwu 說...

原來『中東大戰,為什麼沒有打起來?』並不是說中東會不會出現大戰,而是一個寓意,或者一個啟示。謝謝李察解說!
說到為何戰爭,雄性動物的其中兩個特質,不就是好色和好勇鬥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