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2016

給一位癌症朋友







有一次看佛經,看到其中一句:「如取熒火,燒須彌山,終不能著。」忽然間心頭大震。

是的,如果我是火,最多也只是熒火,想焼著須彌山,是焼不着的。

問題是,要有這種劇烈的震撼。刺激使人徹底反省。領悟。覺悟。

最容易是聽天由命的傳統心態。隨波逐流是不行的。你知道那結果是甚麽嗎?並非死亡,而是生命的浪費。

熒火發光的一刻,是沒有想到甚麽命不命的。更無意去燒甚麽。

倘能有所震憾,有人立刻削髮,亦有人默默許願,願以殘生奉獻。

針刺入肉,猛醒吧。


自己先行削髮,勇敢面對吧。


如果說得不對,不要原諒我。請斥責。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