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ters in Chinese

李察通訊 Letters in Chinese
https://leecha.blogspot.hk/

3/04/2020

心 和 人 心




第二章    心 和 人心
           (莊子兵法    第二章)
                     (新內容)

第一節   兵法與心法
第二節   心的理論
第三節   領袖魅力
第四節   精神的循環






第一節    兵法與心法


戰爭中最重要的是心。

勝利並非由於武器, 而是人心。 

在物質世界中作戰的雙方,失敗的一方總是輸了人心。 他們以為作戰的勝利因素是物質和資源, 但這是不一定的。 物質和資源都很容易易手, 人心更加容易易手。 集體催眠時常發生。 其實這是很古老的教訓,可惜今天的人以為,大吃小是必然的。 如果真是這樣, 世界就是很簡單了。智慧就完全沒有用了。這是不符合進化原則的。 小勝大也是有可能的。 

第一重要是自己的心,第二重要是掌握人心。 

古往今來, 很多領袖都只看到「人心」,看不到自己的「心」。這是他們失敗的終極原因。 無數平庸之輩,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有心的。必先有心,後有人心。

另外一個問題是財富的副作用。本來財富只是資源,無所謂副作用的。 但是,當一個人的錢多了,他就很容易只顧管理金錢,看不到其他事情了。以為,生活問題解決,國家就穩定。 所以他們都會親自看管金錢,至於其他事項, 例如傳媒, 電台,電視,報章,雜誌,文章,小說、、、 ,完全不管 ,只讓隨便的人去管。 

國之重器,第一是自己的心,第二是人心。

人心是國之重器,完全不管一定出問題。 管理人心是很不容易的, 所以需要掌握哲學和歷史,還有文學和音樂。 至於其他科學、經濟、醫學等等, 雖然也很重要, 但那些都只是你的工具或者你的錢包,並非你的心。 心是被意識形態、理論、宗教還有哲學決定的。 第一流的領袖都喜歡這些方面。 心是有很多方面的, 有的心攜帶正能量, 也有的心攜帶負能量。 奇怪的是,正能量未必一定勝利 。因為勝敗和忠奸無關 。決定只在心的能量。

人心互相影響。最後集中為一個點。這一個點,就是領袖自己的心。在戰爭中,領袖是極端重要的。 沒有領袖就沒有勝利, 領袖通常都是眾人的燈塔。 眾人可以從領袖身上得到能源,得到力量。 不久的將來, 地球上是會有戰爭的。 也很難想像未來的戰爭是大戰還是小戰。 人是會犯錯的, 想錯了,就會發生大戰。 有人以為大戰不可能發生, 那是有前提的。 前題是要人不會犯錯。如果人會犯錯 ,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 所以不能盲目樂觀。 錯估形勢就會錯誤行動。

未來會有甚麼戰爭?

例如甲國可能和乙國開戰,丙國也可能和丁國開戰,都是人心之戰 。而且戰爭不是只有一種形態, 這一種不行, 就要採取另外一種,需要審慎判斷。 人心強弱是勝負的關鍵, 但注意不要看錯這一句話。人心強並不等於熱潮高漲,更不是仇恨爆發。強壯的心是以智慧為根基的。 面對強大的敵人,智者知道怎樣做。

對於中國人來說,春秋戰國的歷史是痛苦難忘的。 強大的秦國想要殲滅六國, 後來就把他們一個一個的吞掉了。 蘇洵曾經把這件痛苦的歷史總結為一句說話。他說,「 六國破滅, 弊在賂秦。」 六個國家都企圖討好秦國,都希望跟秦國保持友好關係。不斷奉贈昂貴的禮物和土地。他們希望跟秦國建立互信和友誼,卻得到徹底的滅亡。

問題在哪裏 ? 

問題在於他們自己的心。 他們早就在心的戰役中失敗了。歷史時常都會重複自己 。如果香港也是這樣被吞滅,中國人就會有一個大教訓。有人說, 香港是絕對不會被吞滅的。 但歷史不是絕對的。香港的問題在於人的思想。如果香港青少年的心沒有被催眠,如果中國沒有被不斷的妖魔化, 又怎會有這樣的動亂呢? 未來的歷史學家會告訴你: 人心失掉了, 土地也會跟著失去 。幸運是今日香港的人心未失。但這一條金律要切實記取:  土地是跟著人心走的。不斷有人聲稱中國不會滅亡。他們放心的說,國家不會亡,台灣不會失,香港也不可能獨立。但請留意一點,警惕不宜放鬆。國家不會亡,這很理想。但朝代會興替,領導人也會不斷更換。如果有人以為,國家是永遠安全的,是永無後顧之憂的。那就請他回答一句話 : 為什麼? 為什麼你要這樣想?

另外一條很重要的問題是: 我應該怎樣建設我自己的心。這就是莊子所說「成心」的原理 。很少人曾經這樣想。一般人都只想學點技術,技術可以賺錢。無數領袖都想著買多點武器,或者盡量跟各大勢力保持友好。

「成心」是莊子的重要思想,希望可以在這小篇幅裡說明一些。也想不到,原來兵法也即是心法。聰明人百戰百勝,心法是必須的。 能夠好好建設人心,那就意味著, 無論未來有何種大衝突,國家都是穩固和平安的。

這裡是兩個重要的分別。第一是你自己的「心」,第二是你的「人心」。這是重要的原則。第一是有自己的心。有了自己的心,才可能有人心。沒有心的領袖,是不可能有人心的。

「人心」的重要關鍵,並非教育,並非傳媒,並非軍隊,並非宗教。

「人心」的重要關鍵,第一在於領袖自己的心,第二在於內部的核心領導班子。

有了心之後,核心團隊就是決定一切的。

這是成功的最終決定因素。在很多國家,這是最弱的一環。如果核心成員被收買了,那麼,要更多的精良武器都沒有用了。這一個班子,就會變成國家的敵人。倘若核心團隊各懷異心,形勢會變得惡劣。所以領袖都必須保持純潔。但純潔也未能完全免除外來敗壞。連耶穌都是會被出賣的。

這是千古難題。有心人也只能盡一己之力,盡力去做。智者有心,是不足夠的。智者必須有擁護自己的核心團隊,才能夠把理想發揮出去。耶穌有十二門徒,但這十二門徒之中,有多少人真正了解耶穌?耶穌的基本思想,大約只有約翰較為接近。約翰後來寫成了一部約翰福音。耶穌終生傳揚愛的訊息,最後加多一點,他說需要再派一位聖靈來,傳揚智慧。沒有智慧的愛,是虛空的。西方文化兩千年來,並未真正接受這一訊息。耶穌表面上是被猶大出賣,但實質上,一群無法領會耶穌智慧的門徒,才是真正出賣耶穌的。他們根本不知道愛是甚麼。 西方文化多少年來的宗教逼害和教會醜聞,只是其中一小部份。

關於基督文化的大問題,目前只能在一兩千年的範圍內去估測。這其實是更大問題,很難預料一兩萬年以上的情况。話題扯得太遠,題外話本來不宜在此詳述。此刻我們只需要注意,我們需要一顆心,還需要一個心的核心團隊。僅此而已。層次是另類思考,但是,也有一個很顯淺的量度方法:那就是「時間」。能夠從一千年上下去觀察時局,是一種層次。唐朝的崔灝說,白雲千載空悠悠。他的心就不是只看眼前風景的。一千年很容易感受,因為有歷史。但一兩萬年之後的比對,就艱難了。兩萬年之後的中國和美國,回顧起來,你會大笑或者大哭。我們此刻無感覺,層次太低。

心的力量是非常大的。心是氣聚的地方。此消彼長,也不必憂心邪氣壓正氣,劣幣逐良幣。邪氣是必然存在的,正氣旺,邪氣就餒了,難以作為。這是基本的,雖然也會使人誤會。文天祥的正氣夠多了,但他不能挽救國家。這是因為,正氣是要和智慧結合才有用的。

高層次的思考會看到事情的規律。低層次的思考,會注意剔除壞份子,但他們看不見大勢。高層次看到遠處,低層次只看目前。具備智慧的心,高低層次都照顧,會主動採取措施,推動社會和國家。動作一出,訊息就會傳播於有形與無形。所有的人,都會看到。人心是和智慧相溝通的。人心是有智慧基因的。所以,傳媒是不可能完全操縱的。策略施展,全局波動。一燭之火,一心之力,可以照耀世界。這是人類文化之所以有希望的地方。

以美國的兩黨政治為例,另外的黨,不會同一心思。但當你在全國範圍建立了强大的心,另外的黨,就別無選擇,只能追隨。

美國的問題,跟美國文化的基本設計有關。一部份人以物質為上,不理一切道德倫理,絕對為利是圖,唯一目標是享樂。這一部份人,正在帶領美國以至世界,走上極端危險的境界。但是,美國人之中,仍有很多是不同意這種想法的。他們以原始的基督精神作為生命的目標,並不以為物質化的世界能夠解決問題。美國的兩黨制,目前並未完全反映這種基本形勢。美國人的思想是這兩大趨勢,但黨派的權力,並不一定如此走向。到有一天,其中一個黨走上了徹底物質化的道路,另一個黨就會徹底的心靈化。但這是不良趨勢。因為,完全的物質化和完全的心靈化,都是錯誤的。問題是要找到其中的平衡點。能夠分清主次的一個黨,會得到最後的勝利。因為只有這樣,美國的長遠利益和短期利益,都會照顧得到。因為真正的問題並不在於物質還是心靈,而是找著了前進的目標和方向。

至於一黨制,原理大約相同。領導機制內部必定會按照思想的不同而分為不同的秘密派系。因此,心就更加重要。路綫決定了,分裂也必定遲早出現。黨內有黨,敵人會充份利用,無可避免。沒有人知道,敵人投放了多少力量和資源去作這件事。有心的地方,就會有敵人存在。心是保護國家最重要的防衛力量,也是對抗敵人的主要戰場。

政治家不會忘記孫子的一句話。他說,知己知彼,百戰不殆。而所謂「知己知彼」,不但只是要知道自己和對方的實力,還要知道雙方的「心」。對方的基本設想,圖謀,層次,敵心我心,必須清楚。 

另外,還必須看到孫子隱藏著沒有說的一句話: 「沒有人可能做到徹底的知己知彼,所以,戰爭是凶險的。」打算開戰的人,往往失諸魯莽。除非不開戰,一開戰,你自己的實力就會暴露,讓被你打的人,看得一清二楚。時間會顯露一切。時間愈長久,你的真實情况,就被人看得愈清楚。知彼知己,要長期測量。戰爭一來,「彼」和「己」的底綫,都會呈現。戰爭會使人看清楚真相:這同樣是孫子智慧衍生的教訓。戰爭,是更加重要的思考時刻。戰場,是最寂靜的地方。智慧都是這樣走出來的。吃一虧,長一智。敵我雙方的本質,總算是在痛苦之中看到了。

孫子還有另外半句未說的話:「永遠不要低估謀略。」對方有了新謀略,而你不知道,還在憑著舊觀點判定對方,肯定要吃虧。所以不要低估敵心,不要低估謀略。所謂科技,也是謀略的一種。低估科技,以為人家的射程只有一百米,會小敗。但低估謀略,就會大敗。未曾知彼知己,當然不會知道人家的真正謀略。 吃虧之後,就知道了。吃虧之後仍不知道的,就滅亡。 知己知彼不容易做到,但對方的謀略,切勿低估。不要以為對方只是貪心和意氣用事,那種內在的心腸,是絕對需要知道的。

關於心和人心的道理,暫時說到這裡。

問題是:我們未必知道甚麼是心。



第二節  心的理論



甚麼是心?

目前的認識,是很不清楚的。

心不止是思考的工具。一顆比較好的心,可能有洞察力。也有語言以外的溝通能力,亦可能與大自然溝通。有時也可能預見災難,甚至預測地震。心的進化,肯定是有遲有早。有的人,表面上是聰明一些,其實可能是進化早了一點。有人相信,人是可能跟超自然力量溝通的。雖然這是充滿爭議的。但是,爭議不能阻止有心探索的人。因為,心的力量實在是太奇怪了。

心是會進化的。心可能是最重要的人類進化環節。當人類去除了尾巴,直立行走,所有外在的肢體進化,都似乎定形了。接下來的,就是心的進化。

未來的進化世界,人類可能毋須使用電話。所有訊息,都從腦電波直接收到。這樣的天方夜談,很難置信。但未來人類肯定會更多利用心靈溝通。未來世界,必定改進。所有人都有了洞察能力,都有了溝通能力,是毫不出奇的。

此刻,我們就是活在這樣的一個進化前夕。所以,需要知道多一點。

在進化的目前階段,我們需要知道「心」和「精神」的分別。

所謂精神,就是儲存在心裡的「內容」:你可以把「內容」放進心裡。你也可以把「內容」放進你的「人心」裡。甚至放進敵對者的心裡。

表面上好像是很容易。但其實,真正的精神,都是在心裡「生長」出來的,不是外來植入的。健壯的精神,需要千年以上的生長期。但許多時候,一種壞的教育制度,也可以在數年間,就把愚蠢的心態灌輸到學生心裡。

最壞的情況是,教育系統被敵方的秘密黨派控制了,天真的孩子,就會被訓練出來對抗國家。有天分的人,有自己學習的能力,他們會主動學習,廣讀群書,精神不受污染。但問題是大量平庸之輩。他們很容易就被秘密力量催眠的。他們不愛讀書,只聽朋輩唆使,只接受潮流觀點。所謂流行文化,其實是被利用的。當他們加入了秘密黨派,就是敵方的生力軍。在敵國內部建立秘密軍隊,容易之極。他們可以用磚塊和石頭,制造政變,把國家置於外國勢力控制之下。這是很便宜的戰爭,更是非常安全的戰爭。不是說戰爭凶險嗎?但這種戰爭,可把對方催毀於無形,並無凶險。

所以,精神是比軍隊更重要的。所有國家,都必須有屬於自己的精神。這是千古不敗的保証。沒有强健的精神,失敗轉瞬即至。



要說明甚麼是心不容易,但精神是却是可以看到的。精神並不只是在理論和文獻之中,而是在人們的實際行動。好的精神,存在於各種英雄人物之中。至於負面的精神,則會出現於不良的人物之中。檢視中國人遠古和近現代的各種英雄人物,就可以知道。

中國第一位英雄是夸父。他想知道,太陽晚上去了那裡。他奔跑追逐太陽。當他氣力不支而死的時候,把手杖插了在地上。手杖後來長成無窮盡的森林。夸父是以智慧追求知識的英雄。追尋知識,是中國文化的良好開始。

第二位英雄是女媧。她想到,天空一定是裂開了,她想到要用一塊石頭去修補天上的裂痕。她把石頭燒溶,再用來修補天空。她是第一位知道天是不平衡的,是有缺陷的哲學家。她想到要用人的力量去補足。這一點,是和世界上許多大型文化完全不同的。這是一種很實際的思想。人和大自然的關係,從此確定。

第三位英雄是卞和。他在深山發現了一塊蘊含美玉的璞石,冒死送給皇帝,被砍掉一條腿。其後他再次把璞石獻給皇帝的繼承者,又被砍掉另一條腿。最後,第三位皇帝登位,他在宮外抱石哀哭。這位皇帝命人剖開璞石,就是著名的和氏璧。卞和的目的,全是為了貢獻。生死早己不顧。

第四位英雄是孫悟空。平庸的說書人,都把故事的第一章刪去。其實,動機是非常重要的。孫悟空周遊世界,到處尋訪老師。他渴想知道生命的終極意義。他終於找到一位老師。老師告訴他生命的一切秘密。當他全部明白的時候,忽然間發覺,他已經擁有了天賦。他能夠對抗任何敵人,也可以飛越任何地方。明白生命的人,是徹底自由的。這故事肯定是被封建勢力改寫的。孫悟空後來變了,不再是英雄,他變成了主人的奴隸,只會服從。看這樣的書,需要很清醒的心靈,從本源處找尋真相。

第五位英雄是總共一百零八位的好漢。 他們都是一本書裡的故事人物,但已經家傳戶曉,深受認同。這書名叫「水滸傳」。但這本書,亦逃不過被封建秘密勢力修改的命運。書的情節都被暗中修改了。一百零八位英雄,最後都向封建勢力投降。但奇特的是,儘管故事情節已經不可接受,但這些英雄的性格,却依然存在。都是肝膽照人的真英雄,是與春秋戰國以來的俠客精神一樣的。深受感動的讀書人,都同意,這樣的生活,才是最值得活著的。生活之中,如果可以交到像這樣的朋友,就是至高無上的快樂。所以讀書也即是讀人,所欣賞的是人的性格。相比之下,時下的一些名著,人物猥瑣卑劣,作者的心態,在不自覺中示現了。

第六位英雄是賈寶玉。他的形象,已經與中國人結合。他代表中國文化精神的尖銳反抗。而這本書,甚難了解。因為,書是在封建最高壓的環境中寫成的,作者想說的話,全部無法出口,只能以一種艱深的隱喻,希望未來的讀者明白,把中國文化的基本精神,傳承出去。書的作者,絕非胡適所認定的曹雪芹,而是一個完全隱去名字的人。胡適是親美文人,之後,這胡適觀點就被某些人真理化了。紅樓夢的作者深深知道,唯有隱去名字才是安全的,這書的內在訊息才有傳播的機會。賈寶玉的性格,是中國文化的純潔象徵。

中國文化中的英雄數之不清。每一挑戰,都產生大量英雄。從古到今,英雄人物此伏彼起。新中國建成之後,英雄人物更是百出不窮。各種領域都有,從各種建設到太空探索,英雄的心正在帶引中國。2020年的抗疫事件,其實質是一場戰爭。在戰爭之中,大量英雄人物顯現。他們的精神,就是中國精神。中國不是一天建成的。每一場戰役,每一次努力,都是中國精神的鍛煉。從眾多英雄人物的內心世界,就可以看到中國精神。

中國精神,是中國人放在心裡的內容。其中的意義,就是哲學。夸父代表中國人的探索精神,而女媧知道了大自然並非絕對完美,需要補足。所以需要奮鬥。卞和就是奮鬥精神的代表。從古今英雄,可以看見生命的意義。活著不是為了「健康」,更不是像某種外國邪教所主張的,只是為了死亡。只要看看英雄們就知道了。卞和並不是為了健康,更不是為了死亡而活著。英雄都有崇高理想,並非為了物慾。物慾是一條試煉的紅綫。過了界的人,一定失足。

精神是比軍事更重要的戰場。反對勢力竭力推廣孔子的儒家思想,沿用封建時代的「陽儒陰老」那一套。從鴉片戰爭以來,多少英雄人物努力奮鬥才有今天的成就,他們完全反對。 胡塗的人們永遠無法看到中國哲學的精髓。他們不可能明白夸父和女媧,更不可能明白為甚麼需要為人民服務。盲目推廣孔子的服從哲學,暗中套用老子的陰謀策略。這一套思想,也是此消彼長的。邪正不兩立,戰場就在身邊。

部份人抱著儒家思想不放,原因複雜。但儒家思想只能反映封建的社會經濟,儒家是小家庭制度的個體眼光,根本與社會主義的一心為公精神絕對不同。長遠看去,儒家勢力不可能永遠把持中國。未來的中國,也可能繞多一些圈子,走上痛苦的回頭路,但大公無私的大路,是不可能回頭的。無論多麼久,中國人的路只有一條。




第三節   領袖魅力


歷史上,很多領袖都深刻知道心和精神的道理。表面上,都說是一種領袖的「魅力」在起作用。實際上,他們都是思想領先的領袖。

什麼是魅力?

魅力是優秀領導者最重要的本性。 有魅力的領導者有影響力。 因為他思想領先。

歷史上最具魅力的領導人之一是君士坦丁大帝。 他是公元306-337年間的羅馬皇帝。 那時他已經被敵人壓得透氣不得了。 故事說他在一夜之間突然改變。 他為帝國選擇了基督教,並命令士兵們在盾牌上劃一個十字架以進行戰鬥。 從此,勝利就是屬於他的。他贏得了戰鬥,使羅馬成為一個龐大的帝國。 許多宗教人士認為這是宗教的神秘力量。但實質問題並非宗教,而是他利用了整套的宗教哲學,控制了人心。人心不是說來便來的,更不是三言兩語可以扭轉大局的。但宗教哲學是完整的思維系統,掌握在他的手上,施政就得心應手了。他運用心的力量團結了人民,贏得了戰鬥。 向來,他的帝國缺乏精神。 現在,他找到了一種精神,並將這種精神融入了帝國。 這就是他的魅力之所在。

誇張的歷史傳說,說他是在一個晚上改變的。 那真是太棒了。 沒有人像他這樣勇敢。 許多人會遲疑許久。

下一位具有超凡魅力的領導人是俄羅斯的彼得大帝(Peter the Great)(AD1672-1725)。 他發現西方啟蒙運動非常有用,並為自己的帝國選擇了它。 他的帝國也發生了同樣的事情。 他在那個時代創造了一個巨大的俄羅斯。

具有超凡魅力的領導者最重要的功能是善長於解釋。 他可以告訴追隨者,事情的本質是什麼。 他的腦海中有了全貌,可與追隨者分享。 他無需了解宇宙和地球的所有知識。 但是他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這意味著他所確定的是未來。 未來就是國家之路。 他擁有堅強的精神。 憑藉強大的精神能量,與所有人分享。

一整套的哲學系統在他手上,他其實是毋須多費唇舌的。全部系統,都在支持他。

一本好小說必須有一個好主題。 一個好的領導者也必須有一個好的主題。 當主題與系統結合,被所有人接受並相信時,成功就在不遠的地方等著了。








第四節   精神的循環

精神的發展,有時會以循環的形態出現。 

美國精神是從幾百年前的清教壓迫之中醒過來的。他們宣布擁有追求快樂的權利,於是,清教吃苦精神的過去就變成了金錢和享受導向的今日。 自從美國人建立國家以來,這個週期已有很長的歷史。

從文化大革命到現在的開放市場經濟,中國人經歷了類似的周期。 它要短得多,而且規模不同。

如果美國人民能夠從追求快樂的夢想變成追求智慧的夢想,他們將在世界上找不到敵人,真正快樂。 奧巴馬總統在就職演說中隻字未提一個「愛」字,當他發現有人對此評論時,他改變了。 自那以後,他在演講中一直是「愛」的熱情推動者。 其後的唐納德·特朗普總統從未在其推文中表現出對「愛」的任何興趣。

 美國人民不容易意識到自己處在精神發展的週期中。他們只會不斷宣稱他們最珍貴的「核心價值」。 如果他們了解自己的真實情況,將發現自己更加幸福。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