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1/2016

人類的問題在那裡?

很多大科學家和大醫生,當他們努力辛勞了一生,有很大的貢獻,但環顧人類的境況,卻總是有點失望, 不能滿意。好辛苦的醫好了幾個 人,但那邊尚有成千上萬的痛苦呻吟。

或者這也是和人類文化根本處有關的。

人類文化的最重要問題是,迄今為止,尚未為自己的文化找到一種安全的更新機制。

人類只對政治架構設想了一些更新機制,例如遠古中國的革命思想,以為暴虐政權,人民有權力推翻。

但這只是外在的思維。政治只是人類的外在行為。以暴易暴,是沒有用的。

人類尚未找到一種更新文化的方法。

因為,遠古文化的一種重要機制,是禁止更新。

最遠古的埃及文化,是最明顯的例子。

古埃及人的一神教,要害處并不在於宗教。

要害處在於,這是一種禁止更新的文化。只是借助了一個唯一的神,固化了這種文化。強調神是唯一的,就是強調文化是唯一的。所有的異端,不許存在。這一點,中外相同。

恐怖主義的發源地, 人們以為是回教,其實是從遠古的舊約裡來的。

舊約所提倡的一神教,和古埃及的一神教,作用相同,都是維護文化的強力手段。

這樣的文化,是如此的強大有力,以至人類是想都不敢想的。思想已經自動設好了禁區,等閒不會超出範疇之外。

恐怖主義所激發的戰爭與流血,從這角度看,都是不重要的。

重要的是:人類迄今未能找到更新文化的文化。

如果找到了一種文化,大家都完全贊同,能夠引領人類走進共同富裕的道路,則人類就是有希望的。

或者以為,需要學者們窮畢生精力,寫成像浩如煙海舊經典那樣的,無窮無盡的新經典。

其實未必。

新文化也可以是很簡單的。幾條宗旨,幾個綱領,可能把人的思想,徹底解放。

而且,這些宗旨和綱領,是已經呼之欲出,  大家都知道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