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7/2016

民主政治的威權從何而來?



8956  民主政治的威權從何而來   20161007

探索哲學和宗教的區別, 是很有意思的。因為,人類社會,已經從宗教祭師的威權中, 進入到科學祭師的威權中。又更從科學威權中, 進入到了民主政治的威權之中。

甚麽是哲學?

哲學是人自己對宇宙入生的探索和了解。所以,哲學是可以進化的, 是可以隨著人自己的眼光而變化的。從前看不到的事情, 如果今天看到了, 就要修正自己的想法。哲學也未必會否定造物主的。哲學家的其中一種工作, 就是要溝通人和大自然的關係, 更要溝通人和造物主的關係。例如莊子說: 「非彼無我, 非我無所取。」就明確地認定了人是被創造的,不過人是可以有抉擇能力的。當然亦有哲學完全否定造物主的想法,但辯論是自由的。

其實宗教也是人對宇宙人生的探索了解。不過, 宗教的主持人是祭師, 而祭師在自己的理論上加上了神的絕對權威, 因此, 宗教理論不容易修改,也不容辯論。所以, 宗教本身有兩部份。一部份是造物主的原來旨意, 另一部份是祭師的解釋條文。

關於宗教的一個大問題是:不同宗教, 是否相通? 是否宗教雖然很多, 但神卻只有一個?

有的宗教提倡愛, 有的宗教提倡仇恨。是否無論愛還是恨, 都是人自己決定的?造物主根本就是不管的?而另外一個問題是, 所有宗教都有神跡, 而許多神跡是不可否定的。各種祭師, 通常都會利用神跡加強自己的權威。這一方面,造物主好像是在默許他們?甚至可以說, 是在縱容?

以上的問題, 即使是在今天, 仍是屬於禁忌範疇。根本不可能向任何權威求証。

另一方面, 除了宗教祭師是一種絕對權威之外, 世界上亦有科學祭師。只不過, 宗教祭師是有形的, 而科學祭師卻是無形的。因為, 固定類型的學術見解, 已經形成了絕對的思想典範, 一般人都不敢逾越。不止是一般人不可逾越, 連法律都不可逾越,醫學更不可能例外。一個西方醫生如果掏出銀針為病人針刺, 就可能面對除牌的威脅。

科學無形祭師的權威是絕對的。有人敢挑戰地心吸力的學說嗎?

這意義不是說, 某種神跡能夠擺脫地心吸力, 可以在水面行走, 在空中飛翔。

而是說, 在一般人相信的科學規律之外, 可能尚有其他的規律。

科學祭師們通常都會否定其他的規律。只以為他們所熟悉的, 可以計算、操作利用的規律是唯一規律。但是, 倘若有人提出心的力量, 或者氣功之類想法, 傳統的科學祭師,就會要求他們用唯一的科學規律去証明。他們不同意, 規律不是唯一的。如果要証明甚麼,另外的規律亦是一條路。甚至, 連「規律」本身都未必是確定的。科學祭師所使用的是「規律」, 但在另外的範疇, 所使用的卻可能是「美」,或者另外的某種連名詞都叫不出的抽象事物。科學祭師以為, 只有「測量」才是真的。但另外的思想範疇卻可能認為, 「美」(或者XY?)才是真的。這是很難接受的。甚麼? 只要「好看」就是真的?

到底實驗才是真理, 還是美(XY?)才是真理?

談到這裡, 我們就會看到, 影響地球人類文化發展的, 有兩種祭師: 一種是有形的宗教祭師, 另一種是無形的科學祭師。而無形的科學祭師, 威權是比宗教祭師更大的。因為,他們主宰了人類文化的進展。

或者我們不會忘記林肯的例子。林肯還是一個小律師的時候, 有一次碰到一件老年夫妻打架的慘劇。老年的丈夫動手打老年的妻子。老婆婆用木柴還手, 打死了老公公。這案子如果審下去, 肯定會判老婆婆誤殺, 會製造多一宗悲劇。林肯就在法庭休息的時候, 利用外出和老婆婆談話的機會, 把老婆子釋放了。

這裡你可以看到, 法律是一條不可逾越的規律, 但人情是另外一條不被承認的規律。在林肯的心中, 是有兩種規律的。

到底問題何在?

問題就是: 人類文化迄今,是否已經脫離了祭師的威權?

上面所說的祭師威權, 包括了科學和宗教的威權。其實政治上的威權, 更是經常被使用和濫用。今時今日的世界, 所謂「民主政治」已經被徹底神化。不但是不可挑戰的政治威權, 更是濫用了的威權。

爭取政治民主的人, 忽然提出爭取割讓獨立,就是濫用。無端端要求把香港割讓獨立, 已經不再是民主討論了。到底人們是爭取民主還是爭取領土?

從這一種角度可以看到, 在政治威權的架構之下, 人們的智慧是被壓抑的。這種情況, 只有在反智社會才會出現。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