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2/2015

一個哲學寓言: 蠍子是否可能改變自己?

美國是否可能放棄對華四大策略?



其實這也是一個哲學問題。李察最近時常思索:到底心和智有何不同。如果根據莊子原理, 心在智先。智慧只不過是心的運用而已。

古代希臘有一個很不容易了解的故事:

蠍子有一次懇求獅子背負渡河。獅子答應了,但要求蠍子保証,不要在河中用毒刺刺自己。蠍子也保証了。不料,獅子背著蠍子游泳到河的中心時,背部一陣麻痺劇痛。蠍子果然就刺了獅子一下。垂死的獅子大惑不解,喘著氣詢問也在垂死中的蠍子,為何要這樣做。蠍子說:「真的十分抱歉,我實在不能控制自己。」

曾經為文提到, 「中美之間,是完全沒有互信基礎的。

外在的原因是,美國其實是不斷的在挖中國的牆腳:

一,在世界範圍內,妖魔化中國。

二,不斷向中國輸出物質主義。

三,挑動其他國家,對抗中國。

四,在中國周邊策動獨立運動。西藏問題,新疆問題,台灣問題,香港問題,都是美國幕後力量在推動。台北佔據立法會,香港佔中,也是美國力量的顯現。」

而以上觀察, 是從智慧角度看的。如果有大智慧, 或者真心, 智慧就可能改變。蠍子渡河, 是完全可能的。


在莊子故子中, 有一則是「腳的故事」, 其中一個情節, 也有若干關係:蛇是邪惡不可接近的:這是傳統智慧。但是, 心是在智之上的。而智慧也不是絕對的。

問題只是: 如果你知道了蠍子為甚麼是蠍子,就會準確預測它的行為,更會準確預測它的改變。

智慧就是:不會根據名字去判斷,而是根據本質和形勢去判斷。

 下一步的觀察就是:美國會派船去南中國海挑動嗎? 

1 則留言:

匿名 說...

蠍子有其本性,獅子亦有其本性,由獅子和蠍子演渡河呢場戲,觀眾一定會問獅子本性去了那?這戲就爛了。
小弟反而聽過同一故事,但獅子角色換上得道高僧,蠍子要過河,高僧渡他往,蠍子本性蝥人,高僧本性渡人過河。角色都以本性為本,故事就連貫了。對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