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6/2012

「哀莫大於心死」的故事




  在莊子外篇裡有一個故事,一向被儒家人仕奉為正統儒家著作,常加引述。

  故事出自莊子外篇「田子方」。裡面有兩個人物。一個是「顏回」,一個是「孔子」。自然,這是偽莊子虛構的兩個人,是跟《論語》中的顏回和孔子不同的。真實的顏回,是被孔子高度贊賞的儒家學生。而此處的「顏回」,則是一個擅長吹捧的馬屁精,而「孔子」,則是一個滿口莊子和老子名詞的假孔子。為了敘述的方便,把兩人暫名為「假顏回」和「假孔子」,以免混亂。


  故事如下:


  一天,假顏回對假孔子說:「老師您慢行,我也慢行。老師您快步,我也快步。老師您奔跑,我也奔跑。老師您高速飛馳,奔逸絕塵。我就只能瞪著眼睛,在後面跟不上了。」

  假孔子說:「回呀,你這是在說甚麼呢?」

  假顏回說:「老師您慢走,我也慢走。老師您講論,我也講論。老師您快步,我也快步。老師您言辯,我也言辯。老師您奔馳,我也奔馳,老師您談道,我也談道。但是,老師您高速飛馳,奔逸絕塵,我之所以只能瞪眼跟不上,就是因為老師您能夠不用說話,就得到人家的認同。您不用專注任何一方面,就全面兼顧了。老師您沒有甚麼權位,但人們卻專注於您,都擁上前來了。這是我最不明白的地方。」

  假孔子說:「哎呀,這是不可以不知道的。一個人最大的悲哀,是心的死亡。就算是人死,也沒有這個悲哀。就好像日出日落那樣。萬物都只是這一個道理。有眼有腳的,都是按照這道理而成功的。有這道理,就生存,沒有這道理,就死掉。萬物都是這樣。全憑著這道理,或者生,或者死。我一接受了形體,就不會消失,直到終結。就像萬物那樣的動,日夜不停,不知甚麼時候才休息。無形之中,我就接受了形體。我也知道命運不可拒絕,就只能這樣,漸漸的去了。
  我一向和你這樣接近,好像牽著手臂。但你仍是不明白,真悲哀。你只能看到我的表面,卻看不到我之所以這樣的地方。那道理已經說盡了,你卻還在死追。就好像去到空市場裡買馬那樣。我的信念,你已經忘了。你的信念,我也忘記了很多。但是,你又有甚麼可憂的呢?過去的我,雖然有很多都是已經忘記了。但仍有尚未忘記的地方。」


李察評論:

  儒家朋友通常欣賞假顏回的一番說話,以為求學就真是應該這樣,死命追隨老師,甚麼「夫子步亦步,夫子趨亦趨」,真是說到「老師宿儒」的心坎里去了。但他們不知道,這裡的「假孔子」,滿口莊子和老子的術語名詞,其實只是偽莊子心中的假莊子而已。至於假孔子口中的一番話,看似接近莊子理論,其實不是。莊子常說宇宙人生大道理,但是,莊子卻不會理會甚麼命運不命運。這是兩大哲學系統的區別。老子的哲學系統,出發點是個人命運,以為個人命運極端重要,而莊子的著眼點卻並非個人福祉。

  漢朝是一個並無學術自由的朝代。漢朝的統治者獨尊儒術,嚴禁儒家著作以外的其他著作。偽莊子的大部頭著作,相信就是漢朝統治者所組織的寫作班子作品。大約是他們獲得了真莊子的若干片段,就增刪改寫。他們嚴禁非儒家的作品,卻把偽莊子的作品放出來。

  以上故事,在兩千年的流傳中,道理並未受到重視。但故事中的幾個成語,卻大大流行。一句是「哀莫大於心死」,一句是「奔逸絕塵」,一句是「瞠乎其後」,還有一句是「失之交臂」。都是金光閃閃的好句。

  這些句子,是否都是垃圾中的鑽石,是真莊子的說話呢?

  在莊子的哲學系統中,人是可以分為「形」與「心」兩大部份的。「齊物論」中有一句:「其形化,其心與之然,可不謂大哀乎」(一個人的形體沒有了,心也跟著沒有了,真是大悲哀。)

  在莊子系統中,形死心不死,是可能的。一個人的肉身死去,心卻可能長存。而心死,才是最大的悲哀。所以,「哀莫大於心死」,完全可能是真莊子的本來意思。

  可以看到,一個隱隱存在的莊子幽靈,怎樣在虛空中微笑:

  「唉,我的道理,向你們說了這許多,你們卻一點都不明白。你們跟著我,跟得這樣迫貼,伸手都可以抓到,卻仍是失之交臂。大約你們的心,都已經死了。哀莫大於心死,最大的悲哀,也就是在這裡了。」

  至於「失之交臂」,尚有另外的解釋。好像有一桶黃金,就放在手臂可及的地方。你只要伸出手臂,就能得到。但是,你還是失去了這桶黃金。為甚麼呢?稍後再講。

附錄:

偽莊子作品:「田子方」原文 


顏 淵 問 於 仲 尼 曰 : 「 夫 子 步 亦 步 , 夫 子 趨 亦 趨 , 夫 子 馳 亦 馳 , 夫 子 奔 逸 絕 塵 , 而 回 瞠 若 乎 後 矣 ! 」

夫 子 曰 : 「 回 , 何 謂 邪 ? 」

曰 : 「 夫 子 步 , 亦 步 也 , 夫 子 言 , 亦 言 也 ﹔ 夫 子 趨 , 亦 趨 也 , 夫 子 辯 , 亦 辯 也 ﹔ 夫 子 馳 , 亦 馳 也 , 夫 子 言 道 , 回 亦 言 道 也 ﹔ 及 奔 逸 絕 塵 而 回 瞠 若 乎 後 者 , 夫 子 不 言 而 信 , 不 比 而 周 , 無 器 而 民 滔 乎 前 , 而 不 知 所 以 然 而 已 矣 。 」

仲 尼 曰 : 「 惡 ! 可 不 察 與 ! 夫 哀 莫 大 於 心 死 , 而 人 死 亦 次 之 。 日 出 東 方 而 入 於 西 極 , 萬 物 莫 不 比 方 , 有 首 有 趾 者 , 待 是 而 後 成 功 。 是 出 則 存 , 是 入 則 亡 。 萬 物 亦 然 , 有 待 也 而 死 , 有 待 也 而 生 。 吾 一 受 其 成 形 , 而 不 化 以 待 盡 。 效 物 而 動 , 日 夜 無 隙 , 而 不 知 其 所 終 。 薰 然 其 成 形 , 知 命 不 能 規 乎 其 前 。 丘 以 是 日 徂 。

吾 終 身 與 汝 交 一 臂 而 失 之 , 可 不 哀 與 ? 女 殆 著 乎 吾 所 以 著 也 。 彼 已 盡 矣 , 而 女 求 之 以 為 有 , 是 求 馬 於 唐 肆 也 。 吾 服 , 女 也 甚 忘 ﹔ 女 服 , 吾 也 甚 忘 。 雖 然 , 女 奚 患 焉 ! 雖 忘 乎 故 吾 , 吾 有 不 忘 者 存 。 」


(8465 「哀莫大於心死」的故事20121106)


for more: leechardasks.blogspot.com


李察直線電話:2559-4690

海外請撥: 852- 2559-4690

★來信請寄GPO Box 4048, Hong Kong. 或電郵

Academy2008@hotmail.com

★Or,click the ‘comments’ links below.

沒有留言: